小小说文学

首页 蓬莱修真录
字:
关灯 护眼
小小说文学 > 蓬莱修真录 > 第一章 寒山坊

第一章 寒山坊

        十万大山中的冬天冷得能冻死企鹅,特别是像现在这种有风的阴天。从南极冰山上吹来的寒风将空气中的浓重水汽冻成无数细小冰针,只要往门外那么一站,随时随地都能体会到凌迟的痛苦。

        这样的天气不要说是修士,就连山里的老熊妖也不愿意出门,所以今天寒山坊格外的冷清,十里长街上一个行人也没有。

        唯独在大街中心有一个衣衫单薄的男人,正带着一顶破旧的斗笠盘膝而坐。他的面前摆着一块红布,上面是着各种奇形怪状的花花草草,一块牌子立在红布前上面用夸张的字体写着

        “清仓大甩卖清仓大甩卖,各种上品优质灵草仙药半价含泪出售。”

        这个男人名叫许济,三年前他因为癌症死在了病床上。在他弥留之际,一个自称混沌灵的诡异存在出现在了他的床边。

        “你想活着对吗?我可以让你再活一世,只要你答应帮我完成毕业设计。”

        垂死的许济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紧接着他便眼前一黑,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穿越到了异世,占据了一个金丹修士的躯体,夺舍重生。

        “神仙也要做毕业设计吗?真他妈的荒诞!”许济裹了裹身上单薄的衣服,用法力加热周遭的空气,防止这寒风将他冻结。

        “要是再没有客人,老子今天怕是要露宿街头了。人家是卖火柴的小女孩,我这是卖草药的小修士,也是够可怜的。”

        许济已经如今口袋空空,他已经欠了一个月的房租,房东威胁他要是再不交租就将他赶出坊市,被逼无奈许济只好在大冬天出门摆摊,眼前这些草药就是他仅剩的希望了。

        “火锅,好想吃火锅啊!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过上那种小说电影里呼风唤雨的日子。”

        就在他想入非非,神游天外的时候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这天星草怎么买阿?”

        “救星!”许济抬起头来,透过飘飞的大雪,他可以勉强看见似乎有一位身背宝剑的高挑女子正站在自己的摊位前。

        风雪实在是太大,许济根本看不清她的脸,他抖擞精神站起身来拱手道“五枚黄阶蕴灵丹。”

        所谓蕴灵丹就是这修真界用来交易的货币,由上自下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等级,黄阶蕴灵丹就是最低等的了,但其中灵气也足够许济修炼三天。

        “价格倒也公道。”

        女子拿起灵药,随后将五枚芝麻粒大小的闪烁晶体放在了红布上。

        买卖完成,许济大袖一挥将这来之不易的收入连带着木牌红布一并收回了自己的储物袋,房租已经有着落了,实在是没有必要再在这寒风中苦熬。

        “小哥且留步。”

        许济转过身来皱眉提防道“姑娘可是还有什么指教?”

        “道友卖的这些灵药种类繁多,应该是经常在这附近山中出入,不知你可见过一种名叫刚背鹰的妖兽?”

        嘶!许济倒吸一口凉气咳嗽了几声,钢背鹰可是有筑基修为的妖兽,其爪子足以开金裂石,这女人竟敢独自去找这种狠角色的麻烦,想来也是个修为深厚之辈。

        “见过。”许济只淡淡吐出这两个字接下来便一言不发。

        “道友请详细说说!”女子的语气中明显出现了几分喜悦,她伸出一手捻着两枚黄阶蕴灵丹到了许济的面前。

        许济也不与她客气,大大方方地伸出手来接下了这两枚蕴灵丹,他的手上布满了因火焰灼烧而产生的恐怖疤痕,在风雪中与女修那纤细白净的玉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本章未完,请翻页)

        “坊市西面一百里,有座山名叫清凉山,一年前我在山上遇到了钢背鹰,差点死在那畜生爪下。”许济将自己的经历和盘托出,女修听罢又取出来三枚黄阶蕴灵丹连带着一枚贝壳一并交到了许济手中。

        “小哥提供的消息对辛某来说至关重要,这是一盒疗伤的膏药,就当是辛某的谢礼了。”

        言罢女修拱手一礼,转身消失在了这风雪之中。

        许济握着那枚贝壳心中充满了惊愕,虽然没有见到这女子的脸,但现在许济觉得这位便是这世上最美的人。

        “修真界尔虞我诈,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善人,祝你一路顺风吧。”收好手中之物,许济转身向自己的洞府走去。

        说是洞府,其实就是一片低矮的小平房。寒山坊是个最低阶的坊市,平时出现在这里的修士筑基期就是巅峰了。

        不过好歹是给修士住的地方,每间屋子虽然不到五十平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其中装修还算精致。房间内还布置有阵法,夏天散热冬天驱寒,冬暖夏凉住的还算是舒适。

        输入密码打开门锁,屋内的气温几乎与屋外一样,因为欠费房东早就停了许济的供,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补齐房租,许济取出六枚黄阶蕴灵丹扔进了大厅中央的火盆里。

        蕴灵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盆熊熊燃烧的温暖碳火,屋内的气温迅速回升,许济活动了一下自己僵硬的四肢,从房间的犄角旮里里拖出了一个破旧的澡盆。

        他摘下草帽,褪去自己身上单薄的衣裳,露出了一副布满烧伤的狰狞躯体。

        “李宏啊李宏,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死的,这幅肉身也未免太惨了些。”

        微叹一声许济坐进澡盆,他抬手施了个简单的聚水术,瞬间一道清泉凭空出现,很快便将澡盆填满。

        盘膝端坐,许济微微运转法力,盆中凉水立刻被加热到合适的温度,此刻许济才真正放松下来,瘫在澡盆内享受这难得的休闲时光。

        半个时辰后许济从澡盆中坐起,他用法力烘干了自己身上的水,套上一身干净道袍,盘膝坐在火盆边开始今天的修炼。

        许济所修炼的功法名为《烈阳功》,他在穿越夺舍的时候,顺带获得了这具身体原本主人的些许记忆。

        原身名叫李宏,曾经是一位金丹期的大修士,可是不知道因为什么,他竟然修为散尽赤身裸体地死在了一片深山中的小湖边。

        可能是因为修士大部分时间都在修炼,所以这部分关于功法的记忆尤为完整清晰。

        许济收摄心神,慢慢运转功法。周围的火行灵气受到召唤,纷纷没入他周身的穴位之中,灵气经过锻炼最终通过经脉汇入丹田,化为他独有的法力。丝丝寒气被从许济体内逼出,这是他刚才摆摊时进入他体内的寒毒。

        就这样运转了十二个周天,丹田中隐隐传来灼烧之感。许济睁开眼睛,检查自己法力是否有长进。果然不出他所料和往常一样毫无寸进!

        许济睁开眼睛扶额无奈道“也不知道自己这具身体到底是有什么问题。这《烈阳功》好歹也是能修炼到金丹期的功法,每次修炼吸收的灵气也颇多,可这法力进步怎么就跟乌龟散步一样?”

        “就好像自己的丹田里有个黑洞,把这些灵力不知道运到什么地方去了,这得什么时候才能筑基啊。”

        在刚刚穿越过来的头两年里他可以称得上是进步神速,在灵气稀薄的野外没有任何外物的帮助下,他只花了两年就修炼到了炼气巅峰。

        就在许济为自己所展现出来的天资狂喜时,命运又跟他开了个无情的玩笑。

        (本章未完,请翻页)

        莫名其妙的,许济的修为在到达炼气巅峰后就彻底停滞了,不管他如何努力如何废寝忘食如何打坐练气始终是无法筑基。

        许济猜测可能是自己现在这幅躯体有内伤,才导致他的修行出现了如此大的障碍。

        证据就是他每天在修炼的时候都能感到丹田之中有一种火烧般的痛感,这种感觉虽然并不强烈,但依照常识只要是疼那肯定就是有问题。

        外加李宏的这幅身躯从上到下布满了严重的烧伤,整个人从远处看去就像一坨融化的蜡烛,如此严重的外伤,要说体内没有什么毛病那也没人信。

        此界的很多设定和前世的那些修真小说非常相似,许济对此很是不解,难不成他前世那些网文作者一个个都是神人先知能知道其他世界的事情?

        此界修士修炼境界从低到高分别是:练气、筑基、明台、金丹、元婴、神通、还真。他现在有李宏的修炼经验做铺垫,按道理来讲修为进步应该比其他人快。

        但他却在这炼气后期硬生生卡了一年,他为此想了很多办法,各种补充元气修复伤势的丹药加在一起吃了能有十多斤,但问题还是没有解决,他的修为进步还是这么缓慢。

        “自己鼓捣看来是没有办法了,得攒点钱等冬天过去就去周围的大坊市里找医师彻底检查一下这具身体,看看到底是经络有问题还是丹田有缺损。”

        “上辈子因病而亡,这辈子五劳七伤,我许济怎么就没有其他那些前辈那样好运呢?”

        “咕咕咕”腹中的饥饿打断了许济的思维,他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瓶辟谷丹,倒出一粒吞了下去。辟谷丹入口即化,不到片刻就止住了饥饿。最开始吃到这东西许济还觉得新奇,但越到后面越觉得这玩意讨厌。半点滋味都没有,味同嚼蜡。

        “好想吃火锅啊。”许济咂咂嘴,可惜的是凡俗的食物对于修士来说有害无益而饱含灵气的食材他又买不起,他还要攒钱去看医生呢。

        “这怎么跟前世重病缠身筹医药费的样子如出一辙?”许济在心中苦笑着将储物袋中的所有东西都到了出来打算轻点一番。

        首先是他最近采到的各种灵药,大略估算了一下,要是全卖出去应该能能值15个蕴灵丹。再加上在不远处的山洞里有一树即将成熟的灵果,算到一起出行的路费应该是够了。

        然后就是各种黄符、丹药、玉盒、药锄之类平时在山里采药能用到的杂物,这些都是不值钱的小玩意,一枚黄阶蕴灵丹能买成千上万斤。

        最后是一个火红色的玉珠,这是许济唯一的法器,此宝名唤“敕火珠”激发之后可以照明、取暖顺便喷出火焰御敌,威力与坊市里的路灯不相上下。

        法器与蕴灵丹一样从上到下也是天地玄黄四个阶层。这枚敕火珠一件黄阶下品法器,算是法器中的最底层。谁叫许济法力低微,他只能用的了这种东西。

        许济看着这可怜的家底,他在思考要怎么才能赚一笔大的。修真界有修真四艺分别是丹器符阵,这四样是最赚钱的。可惜许济是一个散修他根本就没有传承,李宏的记忆里倒是有一点关于炼丹的部分,但每当他回忆起这些记忆的时候他都会觉得头疼欲裂。

        “也不知道这副身体到底有什么毛病?处处都是麻烦!哪有穿越者这么落魄的?那混沌灵也没给我加什么buff。”许济嘟囔一句,实在想出来什么一夜暴富的好办法,只能继续老老实实的采药买药了。

        夕阳西下许济现在无事可做只好坐在房间里发呆,修士在炼气中期之后就能逐渐摆脱睡眠,一天只要修行一两个时辰便够用了。

        漫漫长夜无事可做,许济只好取出一本《千娇百媚图》来打发时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