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蓬莱修真录
字:
关灯 护眼
小小说文学 > 蓬莱修真录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天降横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天降横财

        思恩山百焱门,当真是这修真界中落魄小派的典范!

        四面八方蠢蠢欲动的敌人、日益严重的债务危机、混吃等死不求上进的年轻弟子、自私自利甚至于落井下石的长老前辈,再加上一个只管闭关不理俗事的元婴祖宗...

        如此多破事混合在一起,这百焱门早已经是病入膏肓!如果没有那金花魏梅梅苦心支持,这个南洲十万大山中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恐怕早就烟消云散了。

        今日,如往常一样,那金花上人依旧是独自一人在这掌门金殿之中处理事务。她面前那张老旧的案几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玉简书信,乍一看简直就像一座摇摇欲坠的小山,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倾覆崩溃。

        “又要钱!又要钱!都这个时候了,那群老东西还要从本座这里榨取油水!该死,要不是还用得着他们,我真想立刻这些蛀虫全部打死!”

        看着面前玉简上那些荒谬至极的过分要求,即便是金花上人经过这么多年的历练,还是不由得怒火中烧。她下意识祭出了陪伴自己多年的法器“苍蚺鞭”,刚想冲出金殿杀人泄愤。但还没等走出一步,心中的理智便强迫她坐下

        “魏梅梅!冷静!你要冷静!现在跟那帮老家伙翻脸,只能让事情变得更糟糕!随便丢些垃圾过去糊弄一下就可以了,不必跟那帮废人置气!”

        在这种看起来有些神经质的自我劝慰下,金花上人最终还是成功压下了心头的怒火。而后她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不情不愿地提笔写到

        “得知林长老喜得十代玄孙,师侄亦乐上眉梢。今特遣真传弟子李聪,送玄阶蕴灵丹一百、灵果十盘、黄阶上品法器一件到府上,礼物虽轻情意却重,还请您...”

        就在她想方设法糊弄下面那些贪心的长老之时,一道焦急的声音却突然在这金殿门口响起

        “启禀师傅!山门外有个古怪修士指名道姓要见您!弟子们摸不清那人的修为身份,害怕耽误了大事,所以特来向您禀报!”

        “摸不清修为身份?来者没有自报家门吗?”

        “那人只说自己是替什么黑山仙师来送信的,有重礼要送给师傅您!其余信息,一概没有透露!”

        “送礼?今儿太阳真是打西边出来了!”金花刚听到这个消息,第一反应就是又有人来上门讨债。但很快直觉就告诉她这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思来想去将近一炷香的时间,最终这女修还是决定亲自去会会那所谓的送礼之人。

        心思一动,她脚下当即升起一朵青云,整个人如急雨一般向那山门处飞去。

        这百焱门面积不大,以金丹修士的速度,一息时间便可环游。等到了那目的地,这金花上人没有急着直接露面,而是选择先在那云头上观望一段时间。

        她拨开浮云定睛向下看去,只见那老旧山门之外,此刻竟孤零零站着一个浑身被树皮包裹的奇怪修士。这家伙周身气机神秘,宛如一汪静谧至极的山中寒泉,让人根本分辨不出其修为高低。

        “嘶...以前从未见过这样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号人物。应该不是来讨债的,我且再仔细看看!”

        就在金花上人正准备运起神识,继续深入观望试探之时,那地上的怪人却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竟突然抬起头来,露出了一张五官扭曲的狰狞怪脸!

        此时此刻,它紧紧盯着金花上人所乘的那朵浮云,脸上的表情可谓是渗人至极。而后,只一眨眼的功夫,那怪人身上的粗糙树皮竟全部脱落,化作了无数木屑洒落四方。

        但其本体,却在金花上人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见!

        “这是什么法术,此人修为来历绝对不简单!不行,这事情有古怪,我得赶紧回宗门备战才是!”

        那神秘人的怪异举动,吓得金花出了一身冷汗。但就在她正准备返回金殿,启动那百焱门护山大阵之时。一道冷漠而又清脆的声音,却突然在其身后响起!

        “金花掌门好兴致,在这天上是在看风景吗?”

        “是谁!”

        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吓得金花当即抽出法器回身身就是一鞭,但奇怪的是她这一击只抽中了一道寻常的云雾,而后无论她用何种手段侦查也找不到任何敌人的踪迹!

        “来者若是朋友,就请快些现身,莫要再捉弄金花!但阁下若有敌意,还请掂量掂量!我这百焱门中也是有元婴修士坐镇的!”

        沉声说出这句不轻不重的威胁,那金花上人随即高举手中法器,神识外放数百米,摆出了一副随时准备战斗的严肃姿态!

        但随着她调动起全身法力,周身水波荡漾严阵以待之后。那个陌生的声音便再也没有响起,这样的尴尬场面一直持续了半个时辰,直到这金花上人耐心耗光,正打算返回掌门金殿之时,那冷漠的声音才再一次在其背后出现。

        “是敌是友,许婉说了不算,还得请金花掌门您自行抉择才是!”

        这一次,金花没有贸然出手,而是选择保持镇定缓缓地转过身去。然后她便看见了,此刻在不远处一片云朵上,正坐着一位神情娴静、举止高雅、貌若天人的陌生年轻女子!

        这般场面,让金花还以为自己是不是突然穿越到了仙界,不然怎么会有如此出尘脱俗的神女出现在她的面前。修行百年,这家伙还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觉得自惭形秽。

        强行压下心中的嫉妒,金花下意识与那云端上的女子拉开了一段距离,而后她才眉头紧皱,高声问道

        “许道友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让我抉择?”

        “暂时倒还不急得解释,还是先请金花掌门看完许婉带来的礼物,然后再问问题吧?”

        言语间,便见那女子翻手变出了一枚看起来颇为华贵的储物戒指,而后她便用一阵清风将其送到了金花面前。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所谓“礼物”,金花犹豫片刻,最终还是选择先接下再说。她小心翼翼的将神识探入那储物戒指,结果下一秒却被其中的事物震惊得差点从云上落下。

        “蕴灵丹!地阶蕴灵丹!一百地阶蕴灵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丹!这这这,这些当真是礼物?!”

        “正是!金花掌门感觉如何啊?”

        “我我我我,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对于一个快穷疯了的小宗派掌门,这一百地阶蕴灵丹简直比天降甘霖还要令人舒爽!此刻再看那金花脸上的表情,真就跟中了彩票一样激动。

        “许道友,还请快进来说话!您有什么要求,金花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一定帮您完成!”

        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世上没有任何人会跟财神爷过不去。此刻在金花眼中,那云端上的女子简直比祖宗还要亲切。她现在恨不得直接变成牛马,将其驮进金殿供起来。

        “啧,金花掌门不必着急,许婉只不过是个送快递的。这礼物是我家仙师送给您的,他有一笔大生意打算跟您做,这区区一百地阶蕴灵丹只是甜点,真正的大菜还在后面呢!只不过我家仙师说了...”

        云端女子的这几句话,撩拨得那金花是心花怒放。但正当说到要紧处时,那女子却突然闭嘴,摆出了一副犹豫不决的神情。金花见状,赶忙驾云上前焦急道

        “只不过仙师说什么?还请许道友快些直言!“

        见她如此急切,那云端女子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长叹一声,看着金花略带怜悯道

        “只不过,我家仙师说,这笔生意风险极大!若是成了,金花掌门您前途无量,但若是出了差错,恐怕这整个百焱门都会荡然无存!如此豪赌,恐怕掌门您不敢答应啊!”

        此刻这金花早已被蕴灵丹冲昏了头脑,全然不顾什么所谓的“风险”二字。那云端女子话音刚落,她便双眼放光迫不及待道

        “有何不敢?反正这百焱门早就是烂泥一滩,迟早会土崩瓦解!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赌上一赌!许道友,你家仙师现在何处?金花这就动身去见他!”

        听她这样说,那云端女子的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丝狡猾的微笑,而后便见其郑重其事道

        “这么说,金花掌门是有胆量见我家仙师咯?”

        “见!死也要见!”

        “您...不后悔?”

        “就是死,也不后悔!”

        见这家伙表现得如此决绝,那云端女子略带无奈地摇了摇头。而后只见其缓缓起身,对着百焱门山门外的方向深施一礼恭敬道

        “金花掌门已做决断,还请黑山仙师现身!”

        随即,那金花上人只觉一道寒流突然在身边升起,周围的温度霎时间低了几乎一半!而后,伴随着一阵虚无缥缈的古怪音乐,只见两条水桶粗的斑斓大蟒竟拖着一辆通体漆黑的宽大车撵,缓缓从不远处的云海中现身!

        “散人黑山,见过金花掌门!”

        (最近好像多了些新读者,作者在此谢谢大家了。各位要是有什么意见可以尽管在评论中提,如果合理我会尽量改的。

        求收藏,求投票,求阅读,谢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