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蓬莱修真录
字:
关灯 护眼
小小说文学 > 蓬莱修真录 > 第二章 茶馆

第二章 茶馆

        许济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本不久前在坊市里淘换到的《千娇百媚图》,他斜倚在床榻上百无聊赖地翻看着,渡入一丝法力书页上那些娇艳的女子开始翩翩起舞。

        经过上辈子互联网的锤炼,这场面实在是没法让许济什么提起兴趣,反而让他有种看春晚舞蹈节目的感觉,整个人开始昏昏欲睡起来。

        在这“助眠妙物”的帮助下,许济终于是在寅时睡了过去。

        他只睡了一个时辰就醒了过来,此时外面的天还没有亮。但许济还是决定出去走走,刚出屋门一阵十二月的寒风打在他身上吹得许济是一哆嗦。

        好在他现在的这副躯体是曾经有金丹修为,许济微微运功刚才入体体的寒毒就被他逼出了体外。现在这个季节这个时间,整个坊市里唯一能称得上热闹的地方就只有坊主经营的茶馆。

        这地方算是整个坊市里唯一一个娱乐场所,坊市里常驻的近千名修士闲的没事只能去这里消遣,说它是茶馆但其实这地方最主要的收入其实是赌博,许济到是不敢沾赌他身上这几分可怜的小钱可经不起他折腾。

        茶馆的门面颇为气派各种金石宝玉镶嵌其上,凡人王公大族的祖庙怕也比不了这一半辉煌,但这些都是些凡物在修真界没有什么价值。

        真正吸引他的是大门两侧的那两个红灯笼,这是两件黄阶中品法器比他手里的敕火珠都好上几分,每次看到这两件法器挂在大街上风吹日晒许济就忍不住在心里骂那坊主败家。

        法器灯笼撒发出的光驱散了周围的寒冷,许济站再门口只觉得是如沐春风,他掀开帘子径直走入了其中。茶馆中人声鼎沸热闹非凡,门两侧的侍女见许济进来赶忙行礼笑着行礼道“许前辈快请进,今日还是像往常一样?”

        许济点点头掏出一枚蕴灵丹递了过去,侍女满面春风的接下随机领着许济在戏台边找了个不起眼的单间坐下,戏台上的演员穿着浮夸的戏服在哪里上下翻飞演得很是卖力。

        许济前脚刚坐下就有一个身穿青衣的年轻小厮捧着一壶灵茶还有一盘五颜六色的豆子走了进来,小厮将灵茶与豆子放在许济身边的桌子上然后行弟子礼极为恭敬道“徒儿见过师傅。”

        许济无奈扶额,眼前这个小子名叫林端是他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见到的第一个人。

        三年前他在片湖边醒来后,就开始了一段荒野求生的艰辛生活,靠着钓鱼啃草才勉强活了下来。

        那一日许济遇到了一只已经开了灵智的野猪妖,一人一妖是以命相搏打得那叫一个惨烈。

        这时恰巧林端从那湖边经过,正好看见许济将那猪妖的脑袋给拧了下来。如此血腥的场面让林端以为陈济是什么化了形的金丹大妖正在捕食,给这小子吓得,差点没当场昏过去。

        许济在解决了野猪妖后见不远处站着一个人,他心中大喜赶忙上去搭讪。

        “太好了!太好了!终于见到人了!小哥请留步,在下许济,是....哎?你别跑啊!怎么跑了?””

        林端见许济浑身是血地向他走来当即撒丫子就跑,但无奈他修为低微很快便被许济追上。

        “大妖饶命小人骨瘦如柴一点都不好吃”

        许济这才明白自己竟是被当成吃人的妖物了,他赶忙编了个瞎话

        “在下之所以这般模样是在修炼功法,不是什么妖怪,小哥你家在那里啊?家里有几口人?好吃...不对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有吃的吗?”

        林端这傻小子就还真信了许济这番说辞,以为自己这是遇到了什么超尘脱凡的室外高人,于是他便将许济带到了寒山坊,还借钱给他交了第一个月的房租。

        许济感激他仁义,便时不时指点指点他修行,李宏的那些修行经验让许济眼界远高于一般炼气修士,就这样一来二去林端是越发佩服许济,最后甚至直接认他做了师傅。

        许济最开始是不想接受的,但后来他发现自从有了这个便宜徒弟他在寒山坊中行事竟是方便了许多。茶馆是整个坊市中情报最集中的地方,林端天天在这里做工平日听到的闲言碎语都会讲给许济听。

        有这样一个帮手许济总是能在第一时间知道一些要紧事,再加上每次他来喝茶林端总会多加一些小食点心。诸般好处许济也就默认了这样一个徒弟,时不时从李宏的记忆中翻出了几门有用的法术交给了他。

        得了这些术法林端对许济是更加尊重,他提起茶壶斟了一杯茶双手捧着送到许济面前恭敬道“师傅请喝茶。”

        许济接下茶杯抿了一口幽幽问道“最近可曾听到什么要紧事?特别是玉泉山的。”

        林端扶额绞尽脑汁回忆着最近在酒馆中听到的种种随后开口道“并没有什么大事,最近天寒大家都不爱出门。”

        听到这话许济兴致缺缺,抓起一把五彩豆塞到嘴里嘟囔道“我前些日子教你的那门《赤明九龙罩》你炼的怎么样了?”

        听到师傅问自己功课林端有些紧张,他伸出左手运随后运转法力,一条弱小的红色蛇影在他手上出现散发出淡淡的热量

        林端头上冒汗,很显然是十分吃力。许济看着这场面表面上风轻云淡但实际上却暗自心惊“这小子的悟性倒是不错,十天就能入门了。”

        “不错,回去好好修炼,再过几个月等你真正凝出火蛇为师带你进山杀妖。”

        林端听罢大喜过望“徒儿谢过师尊。”

        “十日后我再来检查,今日你就先下去吧。”许济挥挥手示意他离开。

        林端恭敬行礼退出了房间,待他离开许济长叹一声随后感叹道“徒弟的修为怕是都快赶上我这个师傅了,这日子怎么过啊!”

        他又抓起一把五彩豆塞到嘴里,这东西是最低级的灵果对修为没有好处也没有坏处,但是口味丰富。许济一天天吃辟谷丹吃得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只能用这些小果子调剂调剂。

        戏台上场的这出戏名叫《蛊神传》讲得是南洲霸主蛊神教教主年轻时降妖除魔的故事,演员们闪转腾挪见还时不时放几个五光十色的小法术烘托一下气氛。

        热闹倒是很热闹,但许济现在满脑子都是怎么赚钱怎么提升修为根本没有什么心思看戏。灵茶喝完灵果吃净,许济起身离开了茶馆往家走去。

        后厨里林端在收拾食材他的表情有些落寞,他本来以为自己修炼有成师傅今天会夸奖他几句的,但没成想他老人家还是如往常一般古井无波。

        一旁的赵厨子看到他这样叹了口气埋怨道“林小哥你是不是又去找那许济献殷勤去了?我说你也是昏了头好端端跑去认一个采药的闲汉做师傅,他能教你什么本事?”

        听到这话林端也不恼,他指着刚做好的一盘菜问到“这盘红烧狮子鱼是哪间的客人点的?”

        林端没有将自己从许济哪里学到法术的事情告诉其他人。因为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他知道修士们大都生性贪婪,自己如果口无遮拦怕是会给许济和自己招惹不少麻烦。

        赵厨子见他依旧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便也不想再劝,他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二楼观海阁的客人点的,你娘临死前将你托付给我,结果你现在...”

        赵厨子又开始唠叨,林端熟练的无视。他捧起捧着盘子出了厨房上了茶馆二楼,这里的装修明显比一楼高档不少,特殊的法阵隔开了声音,所以即使一楼吵闹声不断这里也听不到半点响动。

        林端站在雅间听涛阁前,轻轻巧了三下门。他可不敢贸然进去,能在这里吃饭的客人修为一定在练气之上,要是唐突搅扰了贵客他怕是小命不保。

        等了片刻房门自动打开,林端躬身入内。他能问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幽香,这是茶馆老板特意点的清神香,能得到如此对待看来今天来的这些客人来头不小。

        “红烧狮子鱼,请诸位尊客慢用。”林端态度恭敬地放下盘子然后转身往物外退去,他甚至不看抬头看这屋里客人的脸,在这茶馆做事谨小慎微才是硬道理。

        “小子站住。”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林端心中一紧赶忙转过身行礼到“请尊客吩咐。”

        “你可是这寒山坊本地人?”

        “正是,小子从小便在这寒山坊长大。”林端不敢撒谎只能如实回答。

        “那你可听过这附近一处名叫玉泉山的地界。”

        林端心中大惊,许济曾经吩咐过他如果听到什么有关玉泉山的消息要在第一时间禀报与他,林端镇定心神思考片刻缓缓道“回尊客小子有点印象,那是一处已经荒废了十几年的玉矿。”

        听他这么回答,那问话的客人沉默片刻随后道“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下去吧。”

        林端听到此言如遭大赦,赶忙行礼退出了房间。他火急火燎地跑到茶馆后门,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玉瓶从中取出一枚避寒丹服了下去,随即他冲出门往许济的住处跑去。

        即使是吃了这避寒丹,这南洲十二月的寒气也不是他一个练气修士能够承受的,等他赶到许济住处的时候已经是冻了个半死。

        他此刻也顾不上什么礼数拍着门喊到“师傅,我是林端,快开门啊!”

        许济正在屋中打坐,突然听到林端在物外敲门,他心中也是咯噔一声心道不好“能让这小子这么大冷天跑过来,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他赶忙打开门将林端拉了进来,看着小子冻得嘴唇发紫许济将旁边炉子上温着的茶壶塞到了手里然后焦急道“可是和那玉泉山有关?”

        林端抱着茶壶灌了几口热茶颤抖道“正是那玉泉山。”他将刚才在酒馆中发生的事情全盘讲给了许济。

        许济是越听脸色越差他在心中骂道“淦,这是哪里跑来的一群闲人?怎么就打起了这荒山的主意!”许济之所以这么关注这玉泉山那是因为几个月前他在那山中发现了一颗结满果子的白文树。

        白文果是一种黄阶中品的灵药,那一树果子一但成熟的果子怎么也得值上百的黄阶蕴灵丹。自从许济发现了这宝贝他每隔几天就要去检查一番,生怕他人捷足先登或者被某些妖兽坏了收成。

        “那可是我最重要的家当,千万不能出了问题!”

        许济心中慌乱,嘱咐林端回茶馆好好待着,他吞下一枚驱寒的丹药冒着风雪向坊外奔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