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蓬莱修真录
字:
关灯 护眼
小小说文学 > 蓬莱修真录 > 第三章 玉泉山

第三章 玉泉山

        许济冲出门径直向寒山坊出口方向奔去,现在正是半夜,坊市中的灯火已经全部熄灭,配合上这呼啸的南风,颇有一种惊悚片片场的恐怖感。

        许济运起功法抵御寒毒入体,他远远的就看见了守门的老赵,这家伙穿着厚厚的棉衣里三层外三层把自己裹的和粽子一样,身上还贴满了御寒的符咒和玉佩,乍一看就像是从什么古墓里蹦出来的僵尸。

        “干他娘的坊主,这种天气还要老子出来守门,那西山的老熊精都冬眠了!这种破天气怎么可能有人。”

        老赵冻的直打哆嗦,在心里把坊主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他闭上眼睛尽全力运功驱散寒毒,以至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许济。

        “赵道友,烦请开下门。”许济礼貌道。

        老赵吓了一跳,他睁开眼睛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衣衫单薄的许济颤抖道“原来是许先生,这种天气急着出坊,您这不冷吗?”

        “我啊,在山里采药习惯了,身体比较抗冻。”许济赶忙随便编了个瞎话。

        老赵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看怪物一样,这小子的修为一只是个谜。虽然从未见过他在人前出手,但这家伙既然能天天在深山老林里乱逛还没受过几次伤,那身手定然不凡。

        冬天大半夜出门,显然十分可疑。但老赵并不打算深究许济要去干什么,在修真界好奇心太强是会害死人的,他麻利地打开了大门禁制把许济放了出去。

        许济到了声谢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神行符贴在身上,以自己最快向坊市北面的玉泉山赶去。

        风狂雪大,道路难行,即使许济贴着提高速度的神行符,也花了超过半个时辰才赶到目的地。

        这玉泉山山如其名,此山盛产玉石又有一条清泉山从山中流出。许济跪在溪水边喘着粗气,他现在有一种上辈子体测跑完一千米的感觉,整个嘴里是一股血腥味。

        玉泉山中曾经有黄玉精产出,山中随处都能见到采矿造成的巨大坑洞,许济注意着脚下提防着这些暗处的陷阱,他第一次来这山中的时候就掉进了坑里,炼气修士不会飞行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了出来。

        因祸得福,正是在那矿坑之中许济找到了那棵结满果子的白文树,正是这坑爹的地形让这灵药得以保全。

        按照以前做下的标记许济很快便找到了当初他失足掉下去的矿洞,给自己贴上一张轻身符,许济豪不犹豫就跳进了那漆黑的洞穴之中。

        这次的情况和以往有些不太一样,前几日下的一场冻使得洞穴中积水暴涨,平日最多把鞋打湿的水线今天却直接越过了许济的膝盖。

        污水混合着冰碴,恐怖的寒毒拼了命往许济的关节里钻,吓得他赶忙运起功法驱散寒气。

        掏出自己的法器敕火珠,往中渡入一丝法力,瞬间一道火红的光环自法器中扩散开来,逼退了周围的寒毒。

        许济周围一米内的温度极速升高,就连这身下的冰水都化作了春日里的温泉。

        许济长舒一口大气,举起泛着红光的敕火珠向洞穴深处走去。

        他自习端详了一下周遭的环境,混浊的水中掺杂着枯枝败叶,周围的石壁上有很明显的人工开凿痕迹,整个地洞里初了他淌水前进的声响外再无任何动静。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我这明明是来采药的,怎么有种盗墓的气氛?”许济摇了摇头运起法力分开了面前这污浊的积水,虽然已经不用怕被冻伤,但谁又能保证这水中会不会藏着什么阴毒的妖物呢?还是小心为妙。

        白文果树生长在一间废弃的房屋中,许济也想不明白这深埋地下的矿坑中为什么会突兀地建起一间房舍。

        他猜测可能是当初矿工的宿舍,最开始发现这里的时候他将整间屋子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结果除了那颗白文果树没有发现半个有价值的东西。

        幸好房间所处的地势较高,洞中的积水并没有将其淹没。许济走进屋中熄灭了敕火珠,这灵药生长在暗处不喜火光。

        破败的房间中一股暗香浮动,比前几天许济来检查的时候要浓郁了不少。顺着这股香味许济走进了里屋,只见一棵犹如白玉雕琢而成的奇树长在一方玉榻之上。

        果树散发出微弱的白光“好美啊!”许济不由得发出一声感慨,他走上前去轻轻抚摸着树干,这灵树给人的手感既不像是玉石也不像是木头,反而更像是某种骨骼。

        数十枚枣子般的果实正挂在枝头,果实是白玉般的乳白色看起来极为素雅,现在它们还没有完全成熟,仔细观察可以发现每颗果实上有些许淡色的花纹。

        李宏的记忆中有本杂书名唤《南寰灵妙录》里面记载了许多十万大山中常见的灵物草药。这白文果品级颇高属于黄阶上品,有伐毛洗髓清除淤毒的妙用。

        “等到这些青色退去这灵药就算是彻底成熟了。”许济在心中松了一口气,看着架势只要再等几个几天就能动手采摘了,这一路上他并没发现任何其他修士的的踪迹,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决定就在这里守着等这些灵果成熟。

        许济盘膝坐在地上取出两个玉盒摆在身边,修士是最有耐心的生物,空气中那股淡淡香气更是似乎有安神定魂的效果,他很快就进入到了入定的状态,许济没有选择修炼一是怕灵力流动影响果子成熟,二是怕万一要是有修士袭击他能立刻做出反应。

        与此同时茶馆雅间观海阁中,三名修士正在推杯换盏,坐在首位的那人头发花白皮身材枯瘦,就如一棵死了多年的朽木看起来毫无生机。

        老者举起酒杯对桌上其余二人道“此次能不能取到宝物就全仰仗二位了!”

        “齐前辈抬举钻地虎了,您修为何其高深我兄弟不过区区炼气,怎么可能帮到您呢?。”坐在老者右手边之人体态雄壮相貌堂堂,可是此刻却偏偏做出一副极为谄媚的表情,看起来是别扭至极。

        “我这兄弟说的对,前辈是筑基,我们是炼气,怎么可能帮得到前辈什么忙呢?”另外一人面白无须,身着一身麻布长衫,看起来就像是凡人中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书生,似乎毫无威胁。

        见这二人似是有意拒绝,老者微微一笑道“这可是一笔大买卖,要是做成了,二位说不定就能攒够本钱去买那筑基丹了呢?”

        “筑基丹!到底是什么墓这么富?前辈快请说说。”壮汉似是受不住诱惑,“腾”地一声站起身来焦急道。

        “王二无礼!”白面书生面带怒意低声呵斥。

        那壮汉听到这话立刻低头坐好。

        书生举起酒杯淡然道“不知齐前辈唤我二人来此究竟是为何?那玉

        (本章未完,请翻页)

        泉山中到底有什么宝物值得您这般重视?既然要我二人出力还请前辈明言。”

        黑面老者捋了捋胡子微笑道“那是自然,不知二位可曾听过万年前天下第一散修玉凝仙子的名号?”

        听到“玉凝仙子”这四个字那壮汉就跟打了鸡血一样,他从座位上站起来手舞足蹈兴奋道

        “那是自然知道的,据说那女仙修为高深到足以跟四大门派掌门匹敌。齐前辈,难道咱们要盗的便是她的墓!”

        “还不坐下!有没有点规矩!竟敢在前辈面前如此失态!”书生拍了拍桌子高声怒斥,壮汉面对这书生就如如避猫之鼠,立刻闭上嘴坐好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展示完权威,白面书生看向那老者不解道“前辈为何提起这女仙,难不成那玉泉山竟然与此等高人有关?”

        老者郑重点头“确实有关,万年前那玉凝仙子突然失踪,她门下的弟子仆从没了主心骨也就各自离散四方,其中就有一个曾经为玉凝仙子打理庄园的仆从就流落到了咱们南洲,经过老夫多年的考察,这位的墓葬很可能就藏在玉泉山中!”

        书生眯起眼睛,举起酒杯抿了一口,不置可否道“竟有此事!给仙子扫院子的那起码也得是金丹吧?这种人物的墓葬,齐长老不知是如何查探出来的?”

        枯瘦老者哈哈一笑“早就听说银手书生才智过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他从储物袋中小心翼翼地捧出一本发黄的古书,将其轻轻放到了桌面上。

        壮汉实在是压制不住心中的好奇,他伸长了脖子低声问道“前辈,这是什么宝物?”

        老者捋了捋自己下巴上那三缕稀疏的黄须得意道“此乃老夫家传的秘典!据我祖父说里面记载着玉凝仙子的诸多密事。”

        言罢他站起身来,小心将这古书翻开。

        “此书由上古玄文写成,老夫费劲半生心血最终也只破解出这几个字。”

        “玉泉”

        “随从逃遁”

        “南洲坟”

        “不知阴手书生可还有疑问了?”

        看着桌上这本神秘的古书,白面书生眼中闪过一道贪婪的光,他思考片刻后站起身来对着老者恭恭敬敬拱手行礼道

        “小子当真是有眼无珠,前辈真乃神人也,有此秘典为证小子怎敢再说半句废话,从今以后我兄弟二人就唯您马首是瞻!任您调遣!”

        言罢他单膝跪地以表衷心,一旁的壮汉见大哥都已经臣服,自己也赶忙跪倒在地不停磕头。

        “前辈大德、前辈牛逼、前辈万岁万万岁!”

        枯瘦老者哈哈一笑,挥出两道清风将地上二人扶起。

        “阴手书生、钻地虎,有你们这两位卧龙凤雏相助,何愁破不开那玉泉山的古墓,老夫大事成矣!”

        “所谓择日不如撞日!今日虽有大风雪,但正好可以遮掩行迹,咱们三人今日便来闯一闯这玉泉山!挖出一场泼天的大富贵来!”

        “谨遵前辈谕令!”地上跪着的两人齐声高呼。

        枯瘦老者正忙着自己得意大笑,哪里能注意到这二人眼中藏匿的可怕贪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