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蓬莱修真录
字:
关灯 护眼
小小说文学 > 蓬莱修真录 > 第四章 尔虞我诈

第四章 尔虞我诈

        齐姓老者的修为是筑基期,那盗墓贼两兄弟都是炼器后期,三人在这冬日的寒风里前进那是相当地困难,没跑多远就得停下来运功驱散渗入体内的寒毒。

        这十二月的寒毒阴损无比,修为不到明台暴露在其中太久身体便会受到严重的损伤,三人跋涉了足足六个时辰才到了玉泉山脚下。

        齐姓老者冻得脸都白了,他颤抖地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酒壶往嘴中猛灌了几口,灵酒入腹驱散了体内寒气,老者长舒一口气将酒壶递给了另外二人。

        “这是老夫特地准备的天阳酒,饮下这灵酒就能够保证在接下来的一天之中不受寒毒侵扰,在路上可以走一段休息一段,干活的时候可不能断断续续的,二位小友快将这灵酒喝了吧。”

        阴手书生千恩万谢地接下酒壶,轻轻一掂量发现里面就剩了半口酒,气得他在心中大骂这齐老头抠门

        “该死的老东西!等找到那高人的墓葬,老子非得把你碎尸万段了不可!”

        心中愤懑,脸上谦恭。书生将壶中之酒一饮而尽,随后抱拳拱手谄媚笑道“谢前辈赐酒。”

        一旁的壮汉冻得是瑟瑟发抖“哥,那我的呢?”

        “吃你的驱寒丹去!你哪里配喝这种灵酒!”

        书生厉声呵斥,壮汉忙低头不敢言语,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他心有不服。

        老者见状微微一笑,从兜里有取出一壶酒递给了那壮汉

        “小友莫急,老夫这里还有,你慢慢喝。”

        壮汉大受感动,捧着酒壶眼泛泪光“前辈真是好人,王二以后一定上刀山下火海报答您!”

        言罢他打开酒壶抿了一口,随后傻笑着将剩下的酒递给了书生“大哥你喝,这里面还多着呢。”

        书生正要发作,但见那老者抚须微笑的样子又忍了下来

        “前辈赏赐,你就留着吧!”

        得了这灵酒这一行三人重新变得生龙活虎起来,壮汉随手捡起溪水边的一块石头用力将其掰开,粗糙的石壳下是晶莹的美玉他惊喜的向书生喊道“大哥快看,这有玉!”

        书生撇了他一眼冷哼一声道“不过是些凡物罢了,你竟也当成是宝贝。”言罢他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罗盘,开始估计那墓葬的位置。

        壮汉悻悻然将手上的玉石丢掉,他从自己的储物袋里取出两把铲子守在书生身边随时等着开挖。

        黑面老者无事可做,他不懂什么盗墓要不然他早就自己来了,肯定不会拉上这王氏二兄弟。

        “这阴手书生性子暴虐,钻地虎一定是怀恨在心,老夫只要稍加诱导,定能让这兄弟二人反目成仇,到时候既不废吹灰之力就打开了墓穴,还能将这两个憨货的家当拿到手,当真是一剑双雕,妙啊!妙啊!”

        三人各怀鬼胎,就是不知道最后会鹿死谁手。

        那白面书生折腾了半天,又是占卜祷告又是写写画画,老者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但他也没办法只能任由那书生在哪里神神叨叨。

        结果两个时辰过去,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小友怎么还未找到那墓穴?”老者面带不悦道

        “还请齐前辈相信在下,只是我王大挖坟掘墓五十年,从未见过像这玉泉山一般复杂的风水。”

        “山北藏风漏水,山南风藏聚水,似是不吉又似大利,这这这...怎么会如此混乱。”

        书生趴在地上急得是满头大汗“上下左右中,水土金木土,元君在上,冥帝在下,勘定吉凶,分理阴阳。”

        “噫!我找到了!我找到了!”又是半个时辰复杂的验算,书生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大叫一声从地上弹起,指着山中一处凹地激动道

        “就是在那里!这是整座玉泉山阴阳平衡的点!如果有墓葬绝对就在哪里!”

        言罢他领着壮汉火速向那凹地冲去,老者不敢怠慢紧紧跟在这二人身后。

        “当真是一处吉壤!葬在这里怕是能尸解登仙!长生不老!”

        书生装若疯魔,在这凹地中是左摇右晃,看得那老者后背一阵发毛。

        “难不成是中邪了?怎么表现得如此癫狂?”

        他清了清嗓子,柔声问道“小友可否歇停一会专心找墓?

        “就要找到了!就要找到了!向左两步,向前三步,向右两步,再向前两....诶呦我草!这里怎么有个洞!!!”

        只听得“扑通”一声阴手书生从原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黑漆漆的洞口,壮汉与老者面面相觑。

        “我大哥呢?”壮汉摸了摸脑袋疑惑道

        “掉洞里了!“老者一跺脚跳入洞中准备营救,墓穴还没找到呢,这阴手书生要是死了那可真就是前功尽弃了!

        许济正在白文果树打坐,忽听见门外有什么重物落水的声音,他心中大惊赶忙拿起敕火珠冲出去查看。

        在法器发出的红光照耀下,他能明确看到前面的积水中站着一老两少三个人。

        那老者面如黑炭,身形枯槁,整个人就如一枝朽木,令人望之生厌。

        余下两个年轻修士,一人身材高大,肌肉虬结,但是不知为何他的动作中总是带着一种刻意的卑微,十分不协调。

        至于这最后一人,浑身被被污水打湿,披头散发狼狈至极,嘴里还在骂骂咧咧

        “是哪个缺德的狗东西在这里挖了个洞!差点没将老子摔死!”

        本来应该是无人之境的地窟中,竟突然蹦出三个奇形怪状的不速之客,许济提起十二分的警惕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扰本座清修!”

        壮汉这时才意识到洞中竟还有其他人,他看向许济所站的高地,只见一片红光之中一位身材高大满身烧伤的强壮修士正对着水中三人怒目而视。

        “诈诈诈尸了!!!那墓中的古尸竟然修成精怪活过来了!!!”

        壮汉抱起书生连退数丈,随后便躲在洞窟的角落之中瑟瑟发抖不敢再有任何动作。

        许济听得是云里雾里,他不知道这帮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玉泉山中,他只知道一定要保住身后的灵药,许济握紧了手中的敕火珠随时准备战斗。

        老者最开始也是一脸懵逼,不过他好歹是筑基修士,心性比那壮汉不知道坚定了多少,仔细端详了一番许济随后冷笑道

        “装神弄鬼的鼠辈!拿着一件黄阶下品的破烂还敢在老夫面前卖弄!识相的就快点让开!老夫心善说不定还能留你一条性命!”

        身家性命全在屋中的果树上挂着,许济怎么可能让步,他把心一横脸上杀机浮现。

        “此地乃是我的闭关修炼之所!诸位道友还是快快离开的好!要不然别怪许某心狠手辣!”

        “哈哈哈!”老者大笑三声指着许济嘲讽道“修为这么低,口气倒是不小,二位小友咱们一起上!先结果了这小辈再找那高人墓穴!”

        听到这话许济举起敕火珠,浑身气息暴涨,三条火蛇自那明珠之中冒出,缠绕在许济身上,吐着信子恶狠狠地盯着水中三人。

        这便是《赤明九龙罩》第一层大圆满的效果,这三条火蛇足以融化金石,许济济自信凭自己的实力收拾掉这三个小杂鱼还是绰绰有余的。

        那枯瘦老者

        (本章未完,请翻页)

        见许济使出的法术如此不凡,他也不敢怠慢,身上一道青光闪过,只见一把青色木锥凭空出现在了他的头顶。

        木锥灵光四溢,一看便知是件优秀法器。

        许济瞳孔微缩暗道不好“竟然是玄阶下品的法器!这老贼是筑基!看来这场仗不好打!”

        敌人修为数量远强于自己,但许济丝毫没有退缩的想法,他身上还有一道杀手锏没有展示,这张底牌能够保证他就算是赤手空拳也能将这三个贼人捶死。

        大战一触即发,老者与许济都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出手。

        “两位小友还等什么!难道要老夫一人来对付这厮吗!”老者低声怒吼催促钻地虎与阴手书生赶快过来协助,好速战速决。

        “前辈莫急,我来也!”阴手书生的声音从暗处传来。

        枯瘦老者得意一笑威胁许济道“你这小贼,老夫定要将你碎尸万段!三打一,还不是手到....呜啊”

        老者话为说完便呕出一口血来,他难以置信地看向自己的小腹,只见一只苍白纤细的手洞穿了他的身体,正拽着一节肠子向前突进。

        “你!你敢偷袭老夫!”枯瘦老者哀嚎一声倒在水中,殷红的鲜血瞬间染红了大片的污水。

        “比其他,还是您老更难对付些,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偷袭机会,我兄弟二人怎会放过呢?”拽着老者的一节肠子,阴手书生退回到壮汉身边邀功道

        “大哥!你看小弟得手了!”

        “好!王二你做的好啊!等回去大哥会好好奖励你的。”

        壮汉背着手从阴影中走出,再无半点谄媚与懦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霸道与从容。他撇了眼地上的老者,又看向高地上的许济,微微一笑拱手道

        “这位道友能否让开,我兄弟二人是来寻宝的,不是来结仇的,只要道友现在肯退去,我王大保证,绝对不会伤你半根毫毛!”

        这钻地虎与阴手书生兄第二人演了一路的戏,为得就是能让这齐老头放松警惕,给偷袭做准备。可惜遇到了许济这个变数二人原先的计划可以说是功亏一篑,现在只能见招拆招了。

        还没开始打架,敌人这边就自己内讧起来了,许济现在是丈二修士摸不着头脑,他退后两步警惕道

        “你们三个是什么关系啊?我瞅着怎么有点不正常呢?”

        “许某还是那句话,后面这屋子乃是我闭关之地!绝对不会让开!”

        言罢他伸出脚,在地上划出一道线来

        “二位要找东西大可以放心找,只要不越过这条线,许某绝对不会插手!”

        钻地虎微微皱眉“王二,你再来算算,看看那墓葬究竟在何处?是否与这位道友身后的屋子有关?”

        阴手书生又是一通装神弄鬼,最后他言之凿凿道“大哥!就在他身后!那阴阳调和之地就在他身后!”

        钻地虎面露难色再次拱手对许济道“还请道友先让开,我兄弟进去看一看,若是真没有,我二人转身就走。”

        许济哪里会相信这种鬼话,他大喝一声“冥顽不灵!那就别怪我下杀手了!”

        言罢许济操纵着身边三条火蛇,化作一道流光冲向了水中二人。

        两个个盗墓贼没想到许济会抢先出手,见他袭来二人纷纷运起遁术往旁边躲去,许济一击落空立刻调整方向,向着那阴手书生攻去。

        三条火蛇吐出数枚火球向书生袭来,这阴手书生不敢硬接,只能左右闪躲,但无奈许济的攻击实在是太过密集,他的左臂被火球击中,整个人倒飞出去砸在了石壁上不省人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