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蓬莱修真录
字:
关灯 护眼
小小说文学 > 蓬莱修真录 > 第五章 实力为尊

第五章 实力为尊

        “休伤我二弟!”许济刚想上前补刀,就感受到身后有一阵劲风传来,他连忙弯腰闪躲,顺便向后一指。

        一条火蛇从他身上飞出,与身后的敌人缠斗在了一起,许济连忙趁此时机跳回高台,占据有利地形。

        借着火光向下望去,只见那条分出去的火蛇正在与一个土石巨人激战。这巨人身高一丈,通体暗青,一看便知是那钻地虎用了什么秘术将洞中石块裹在身上而成。

        在这狭小的洞窟之中,他庞大的身体显然极为碍事,闪转腾挪都成问题,只能硬吃火蛇的攻击。

        巨人怒吼一声一把捉住了那飘飞的火蛇,双臂用力将其撕成了两半。

        许济面色一凛,知道这厮绝对不好对付,自己不能再留手了!敕火珠高悬头顶红光大放,他整个人就如同燃烧了起来。

        带着熊熊烈焰举着砂锅大的拳头,许济再一次冲出,瞄准那土石巨人的脑袋一拳抡下。

        巨人躲闪不急,只能抬手拦截,只听“咣当”一声巨响,他整条右臂应声而碎,露出了里面已经被打折的胳膊。

        “嘶!”倒吸一口凉气,巨人捂住自己折断的右臂向后退去,许济哪里肯放过这种机会,抡起拳头继续攻了上去。

        巨人一跺脚,一道土墙啥呢升起将许济拦住,他趁此时间赶忙运转法力想要修补自己的右臂。

        身上的火蛇吐出数十枚火球,直接将土墙轰塌,许济没有给这钻地虎留下任何疗伤的时间,一拳挥出还是瞄准着巨人的脑袋。

        躲无可躲,防无可防,钻地虎只好褪去了这一身土石铠甲。许济一拳打在了这空壳上,没有对钻地虎本人造成任何伤害。

        “大哥我来助你!”此时被许济打昏的书生也已经醒来,他手持一把软剑,身形如鬼似媚,竟是化出三道分身幻影,想要借此迷惑许济。

        这等雕虫小技不足挂齿,许济根本懒得搭理搭理他,身上的火蛇吐出几枚火球将分身打破,许济抬脚侧踢,一脚便踹塌了这阴手书生的胸膛。

        “二弟啊!!!!”如此重伤岂有活命之理,钻地虎悲号一声,抽出一把玉刀朝着许济的脖颈砍去。

        此时的钻地虎因为心中悲痛,全身上下都是破绽,许济操纵剩余的两条火蛇至接缠到了这壮汉的身上。

        火蛇口吐烈焰灼烧这汉子,谁知钻地虎已经不惧生死,他用自己这辈子最快的速度最强的法力挥出一刀,直直砍在了许济的脖子上。

        “还我二弟命来!”

        “当啷”一声脆响,许济毫发无伤,钻地虎手中的黄阶上品法器直接断成两截。

        望着手中已经损坏的法器,钻地虎抖若筛糠“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练气修士的肉身怎么可能如此的坚固!”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许济表情复杂,认真道歉。他摇了摇头,缠绕在钻地虎身上的火蛇立刻消失。

        “什么?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钻地虎瘫坐在水中,他看向许济的双眼,能看到其中真诚的歉意。

        “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而且会死的相当惨,所以我很抱歉!”许济微叹一声随即闭上了眼睛,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身上的人性已经荡然无存。

        地上的钻地虎望着许济那双毫无半点情绪波动的双眼,人生中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恐惧,此刻的他再也生不出半点反抗的念头,只会跪地求饶

        “饶了我!求求您饶了我!前辈!不不不是神仙!神仙求你饶了我!”

        “许济”不与他废话,伸出一只手来将地上求饶的壮汉提起,微微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用力便拧断了钻地虎的脖子,轻松得就像掐死了一只蚊子。

        他将壮汉的尸身撕成两半,扔到了远处,随后“许济”便在原地盘膝而坐,不再发出半点声响。

        洞穴之中又恢复了往日的寂静,只不过现在的气氛更加诡异,浓重的血腥味配合上污水特有的臭气,嗅之令人作呕。

        “许济”对这一切毫不在乎,他就这样闭着眼睛盘膝坐在积水之中,连水中都寒毒都不在乎,任由它们入侵自己的身体。

        这样诡异的氛围持续了将近半个时辰,最终是由一道绿光打破了沉默。

        那枚本应该失去主人法器木锥竟从积水中浮起,化作一道流光直直向许济的太阳穴刺来。

        静坐中的“许济”睁开眼睛,一把攥住了这件玄阶上品的锐利法器,他站起身来环顾四周,似是在寻找到底是谁在攻击他。

        找寻了约有一炷香的时间,“许济”最终将目光锁定到了那早就已经“死去”的黑面老者身上,他微微抬起右手一条火蛇在指尖凝结,“腾”地一声火蛇激射而出,直朝老者尸身而去。

        只听得“哗啦”一声,老者从积水中冲出,避开了这次攻击,火蛇撞入水中激起一大片蒸汽,衬托得“许济”更似鬼怪。

        “道友当真是好本事!一个人解决掉了两个炼气大圆满的修士!就是让老夫动手,怕是也得耗一番功夫。”

        老者捂着肚子面色苍白苦笑道,他使用秘术假死脱身,就是向看许济与那两兄弟斗个两败俱伤,他好收渔翁之利。

        从这场战斗开始他就躲在水里用神识观察,结果是越看越不对劲,许济的战斗力实在是有些高的过分,一上来就先打昏那阴手书生,接下来甚至直接活活掐死了那钻地虎

        “这小子从那墓中出来,难不成他是从那里面得到了什么秘术不成?!”这个想法从老者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他看向许济的眼生中多出了几分贪婪。

        他匆忙从储物袋中抓出一把黄符,不管三七二十一将它们激发往许济丢了过去,五颜六色的法术打在许济身上将他撞得是青一块紫一块。

        “许济”吃痛,握着那木锥的力道轻了几分,老者趁此时机夺回了自己的法器,他鼓起全身法力极力催动这枚青色木锥。

        一变十,十变百!整个洞窟中一时间是青光大盛,老者一声令下数百木锥一齐飞出,向着身前的许济激射而去。

        这可不是什么幻术,这是实打实的法术攻击,老者对自己的这件法器很有信心,就算许济的肉体再坚固也不能承受得住这样的攻击。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很快就让他傻了眼,这些木锥根本不能对“许济”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只能勉强打得他后退几步。

        老者见状大惊失色,不敢再逗留片刻,他立刻跳起想要从头顶上的洞口逃脱。

        “许济”向前冲出,故技重施,他一把掐住了这老者的脖子将其从空中拽了下来,随后微微使劲,老者心中惊恐万分,操纵着木锥疯狂攻击许济的太阳穴。

        可惜于事无补,“许济”手下毫不留情,足足掐了一炷香的时间,直到这老者身首分离他才作罢。

        至此整个洞窟中就只剩下一个活人了,“许济”闭目继续盘膝静坐。

        一个时辰过去,理智与痛觉一起回归,全身上下的挫伤让许济痛得几回昏厥过去,他扫视了一圈洞中的景象,遍地残肢,吓得他自己都抖了三抖。

        连滚带爬慌忙上岸,许济看着自己满身挫伤,心有余悸道

        “又是这样的情况!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在战斗中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旦被人击中就会陷入这样的狂暴状态,这到底是为什么?难不成是李宏的冤魂作祟?”

        许济吞下几枚疗伤丹药微叹一声,自他穿越开始修行以来就有了这个毛病,只要一受伤就会陷入类似聂风入魔的狂暴状态,不惧生死心狠手辣。

        这并不是一件好事,虽然他知道在狂暴状态下自己的战力会飙升,但是这并不是他可以掌控的力量。

        要知道力量这种东西如果不能牢牢把握在手里,那迟早会变成一种祸害。许济一直想办法根除这种狂躁症,但是很无奈,就跟他卡死的修为一样,许济对此无能为力。

        体表的擦伤基本痊愈,玉锥的攻击造成了些许内伤,这就不是一时半刻能够治好的了。许济站起身来将水中那三位的尸首捞起,顺便他们身上的储物袋解下。

        他的心情有些复杂,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还天真的以为自己马上就能过上小说里闲云野鹤无忧无虑的仙人日子。

        可是当他去了寒山坊真正和此界修士打过交道之后他才明白,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修士是极为自私的生物,一个个就像是护食的野狗,一但有其他人威胁到自己的利益,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动手杀人。

        经过三年时间的历练,他已经逐渐被这个世界同化,即便在杀完人后心中也不会有多少愧疚。

        许济微叹一声对着三具尸首躬身一礼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诸位既然不怀好意许某那就别怪许某心狠手辣。不过许济我管杀就管埋,哥几个可以入土为安了。”言罢他弹出一道火球将这三人的尸体化为灰烬。

        处理了尸首,许济满怀期待打开三人的储物袋,结果让他大失所望,这也是三个穷鬼,家底跟自己相差无几。

        三人的储物袋里加起来一共就50黄阶蕴灵丹,除此之外就是一堆铁锹、罗盘、大锤之类的杂物,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老者的储物袋里有数个散发着甜腻气味的玉瓶,许济闻到这股味道就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将其丢到一边又仔细搜罗了一番,最终只翻出了三十枚黄阶蕴灵丹,剩下的都是一些古旧的书籍和破败的玉简。

        拿起一本旧书,上面的文字十分复杂,他一个字都看不懂。

        这可难不倒许济,只见他全神灌注,一枚齿轮在他脑后浮现,书上的文字立刻变为简体汉字,许济微微一笑朗声读道“《双玉鸾凤记》,作者——色空真人”

        “?”这名字可有点不太对劲,许济表情一僵将这古书翻开。

        “只见那玉泉子一把将玉凝仙子推进了花丛中,一旁的小仆从哪里敢看,连忙逃走。

        玉泉子淫笑道“仙子,如此良辰美景,你我二人不如共赴巫山。

        玉凝仙子红着脸暗骂一声“死鬼”

        ..........此处省略两万五千字。”

        “玉泉子幽会玉凝仙,蝴蝶妖命丧南洲坟。”

        “我去!这个老不正经的家伙,这么大年纪还看这么刺激的书,怪不得你瘦的跟麻杆一样!”

        许济望向那熊熊燃烧的火堆暗骂一声,随后将这本小说扔在了地上。

        待火焰熄灭,许济用玉盒收敛起骨灰,他抬头观察了一下那白文果,灵果上的青色已经暗淡到几乎不可见,应该还有几个时辰就能完全成熟了。

        抬脚向屋内走去,许济又瞥了眼地上那本旧书,思虑一番后还是将其捡起收进了储物袋。

        “毕竟也是件古物,说不定有什么历史研究价值,我还是带会回去好好参详参详再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