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我在大理寺捉妖那些年
字:
关灯 护眼
小小说文学 > 我在大理寺捉妖那些年 > 616 融合

    道一眯了眯眼,近了,近了,更近了。

    她在等待,食物,将自己涂好佐料,自个儿打包,送到她的嘴巴。

    狕没有辜负她的等待和期待,直直的就冲了过去,张开那双巨大无比的前肢,就往她的脑袋上拍,其掌上裹挟的力量,似要将她的灵魂,拍、抓成齑粉。

    两个灵魂碰撞的瞬间,仿佛是两面水墙,直接撞碎揉和在了一起,裹成了一只极大的,有几分透明的球。

    一会儿出现一只人腿,一会儿出现一只兽爪,随着人类的手脚,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揉和的形状,也渐渐变得明朗起来,是道一的模样。

    但和方才有些不同,此刻的灵魂,比起之前的微不可闻,眼下更凝实了几分。

    道一伸了伸懒腰,“没想到除了祝余花,这妖兽的灵魂,亦能补上识海的不足,”她托着下颌,“之前只收他们的回报,会不会太亏了些”

    “呸呸呸!”她立刻摇了摇头,“这还吃上瘾了啊,不过才吃一只兽的,这行为怎么就跟野兽似的,果然不是什么江西都能随便吃的。”

    啥也没剩下的狕:“.”确定是它的问题吗?

    道一可不管这些,她蹬蹬蹬的,就跑到了识海中,那块神秘的‘紫石’面前,好奇的摸了摸,“这就是我的上丹田,看着有点儿奇怪呀,识海的力量,都从这里面出来的,但是我好像从来只有消耗,补进去的力量,如同石沉大海,连点儿音讯也无了。”

    她赞赏般的拍了拍它,“不过方才看到你,我才想起来,之前下丹田碎裂的记忆,这才想起来,灵魂之间融合的办法,冒险归冒险了些,好处还是挺不错的。”

    道一打量识海周围,白茫茫一片,只有紫石,也就是上丹田周围,有这么点儿,聊胜于无的紫色,还是灰扑扑的,像是刚被她吸干净之后的妖晶。

    “.”

    她被自己的想法弄得有些无语,靠着硕大的紫石坐了下来,“你说方才如果我被狕吃了,你会变成什么样呢,是‘砰’的一下炸开,还是‘咻’的一下,飞出我的识海?”

    紫石:“.”

    它如果有嘴,估摸已经跳出来,把道一骂了千百遍了。

    道一说得正开心,“但是修行一途,除了按部就班,最要紧的就是迎难而上,不然到了紧要关头,如何逆天而行呢,嘿嘿——”她突然笑了起来。

    一个人在这环境下,若是被人发现,还以为她脑子出问题了呢,她乐呵呵的摸着紫石,“狕作为妖怪中的兽类,同等实力下,本来比我强一些的,但谁让这里是我的地盘呢!”

    道一越说越开心,“这具身体是我的,它不过是和我水平相当的入侵者,而且它的肉身还是我杀死的,方才还吸收了它不少的灵力,于它的功法上,也有不少的了解”

    “哎,它真可怜呐,自己送上门来,让我‘吃’得什么都不剩下.”

    紫石:“.”这谁家主人,麻溜领走!

    道一抱着紫石,脸蛋欢喜的在它身上蹭来蹭去的,如无意外,此刻它被当成了九娘,“小紫,你知道吗,这狕真的太可怜了,吃完了,我反而有些不忍心了.”

    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巧。

    紫石:“.”它已经不想听了。

    道一:不,你想听!

    “.”

    狕乃是隄山的一霸,它有着专属于自己的洞穴,生活在同一山上的小动物,等闲是不敢轻易靠近的,有时它们找着的吃食,不慎掉落在其洞穴口,也只能夹着尾巴逃跑。

    在它山洞的后方,隄水徐徐的流过。

    狕自山洞缓缓走出,它身上的那股气势,隄山上的鸟兽,远远便感受到了,迅速逃离了周边,生怕惹了它不快,也怕成了它裹腹的粮食。

    它打量了洞外的环境,趾高气昂的走出来。

    朝不远处的林子,大声的嘶吼一声,吓得整座隄山上的飞禽走兽,开始慌不择路,天上的时有碰撞,地上的更是乱成一团,分不清谁是谁了。

    背上长刺的,背了一身的菌子。

    浑身毛发雪白的,沾了一身泥。

    “.”

    狕神清气爽的来到隄水边,汲取一日的水分,它喝够了水,这才望向了林子,想找它今日的食物,在它还在思考吃什么时,却不知危险,已悄然来临。

    方和一只猛兽搏斗过,狕张大着嘴,方要大快朵颐,一阵劲风,自脑后袭来,出于动物的直觉,它就地一滚,顺势便离开了原来的地方。

    狕迅速回身,往偷袭它的方向看去,那是穿得只剩下眼珠子的人,它全身上下都是黑色的,和自己的金灿灿不同,但对方身上的杀气,同它要捕食时是一样的。

    对方要杀了它。

    狕迅速判断出来意,它张嘴冲对方龇牙,吼叫。

    来人立于一棵树尖上,毫不在意它的咆哮,眼中好似还带了几分兴奋,他踮了下脚下的树枝,向上轻轻一跃,便朝着狕冲而去,身形快得几乎看不见。

    比之狕当初在宁名山,还要快许多。

    他赤手空拳冲过来,狕的全身毛发却在瞬间,腾的直立起来,尤其是脖劲上的根根分明,像是插了密密麻麻的针在上头一般,它也直接朝来人扑过去。

    人与兽,在狕跑出一步时,便碰上了。

    狕心知,它的速度远不及对方,如今能拼的只有力量了。

    它张嘴便想咬断对方的双手,也不知那人如何做的,它的嘴被它看起来十分柔弱,又白皙如玉的手,给撑到了最大,将它的牙齿,一颗一颗的给敲落了。

    狕满嘴是血,但它更恐慌的是,自己竟动不了。

    那人大袖一挥,满地带血的牙,竟不知所踪了。

    狕瞪大了它的兽眼,惊恐万分,不知这人接下来还要对它做什么。

    来人步法轻转,来到了它的身后,对着它的脑袋,就是一记重击。

    狕在瞬间疼得全身的肌肉,都在抽搐,但惊奇的是它没有晕过去。

    “你可不能晕过去,接下来的事,必须得清醒着才好玩儿呢。”来人说话,如林间竹石,清朗疏阔,煞是好听,但落在狕的耳中,宛如地狱的勾魂使者。

    晚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