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仁剑当道
字:
关灯 护眼

第五百一十九章 黄金战甲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女厕所,叶龙感应了一下,发现厕所没有人,就猴急的将门反锁,一把抱住了兔女郎。

        兔女郎倒也热情,回应着叶龙。

        两人很快就沉迷于此,心中的感情,一发不可收拾。

        兔女郎怀抱着叶龙,就在叶龙忘情的时候,她眼中闪过一丝狠厉,然后她张开嘴,只见她的嘴里露出了两根森森獠牙,朝着叶龙的脖子就咬了下去。

        “当!”

        这一口咬下去,直接发出了一声金属与金属摩擦的声音。

        兔女郎这一口好像咬在了钢板上,差点把她的两个獠牙给磕掉。

        “呜呜呜!”兔女郎这一口咬下去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并且还磕得她牙疼,直接把她给磕哭了。

        她发誓,自己从来没有咬过这么硬的脖子。

        叶龙看着兔女郎一阵冷笑,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按在了墙上。

        “吸血鬼啊,怎么,想吸我的血?”叶龙在兔女郎身上狠狠抓了一把,冷声说道。

        “你......你到底是谁!你不是普通人!”兔女郎看着身上披着黄金战甲的叶龙,一脸惊恐的说道。

        她没想到这一次自己竟然踢到铁板了。

        在米国洛杉矶,能穿上战甲的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更别说黄金战甲了,那是绝对的权利的象征。

        而叶龙身上穿着黄金战甲,那绝对就是某个世家的大公子哥。

        想到自己接下来的命运,兔女郎内心是害怕极了。

        其实叶龙身上穿着的并不是什么黄金战甲,而是人皇甲。

        只是因为人皇甲也是金黄色的,所以兔女郎才将人皇家当做了米国大人物才能拥有的黄金战甲。

        “普通人敢跟你来厕所约架啊?我想那些普通人,早就被你吸成人干了吧?”叶龙嘴角一撇,然后将兔女郎翻转过来,将她你的面部压在了墙上,后背正对着自己。

        “你要做什么......不要,不要,我求求你了!不要这么对我!我错了,放过我吧!”兔女郎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她整个人惊慌失措,一边剧烈的挣扎着,一边开口求饶。

        叶龙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笑容,“放过你?爷爷的战意被你激发起来了,这火谁来扑灭?你说是吗?阿赛爾!爷爷真没想到,你竟然还是个处子吸血鬼啊,真是难得可贵!”

        叶龙身体一震,手中的长枪直接刺中了兔女郎的要害。

        长枪之中蕴含的力量,让兔女郎无法承受,她整张脸有些煞白,差点昏迷过去,撕心裂肺的疼痛,让阿赛爾的眼泪忍不住横流。

        这一枪,简直就是一击毙命,让兔女郎无法呼吸的同时,脑海更是一片空白。

        但是这并不是让她最恐惧的,最让她恐惧的是,身后正在她身上胡作非为的男人,竟然知道她的名字!

        脑海中短暂的空白之后,兔女郎阿赛爾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的身份暴露了,在米国很有可能就不是失去清白那么简单,甚至连命都会丢在这里。

        毕竟自己的身份真的是太特殊了。

        想到此处,阿赛爾强忍着身体的疼痛,催动体内的力量,她的双眼瞬间变成了血红一片,酒红色的秀发也开始飞舞起来。

        “还想要反抗?”叶龙感受到阿赛爾体内的力量正在复苏,他知道阿赛爾要化身吸血鬼了,不过叶龙怎么可能任由阿赛爾反抗呢?

        他手指点在了阿赛爾的小腹处,直接点住了她的穴道。

        手中的长枪也没有停下来,也一直在冲击着阿赛爾的要害。。

        那暴风雨般的猛烈冲击,让阿赛爾差点败下针来,整个身体都已经无力。

        “你放开我!”阿赛爾嘴里娇呼,体内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猝不及防之下,直接将叶龙掀飞了出去。

        整个厕所在阿赛爾的力量下,也瞬间炸开,这突然的爆破声,直接惊动了酒吧的所有人。

        整个酒吧瞬间就乱作一团,几百人都开始疯狂逃窜,有些人还不住的抱头嘶吼着,向酒吧外冲去。

        酒吧里发生打架,摩擦是再正常不过了。

        他们这群经常泡吧的人,对逃跑这事情真是太熟悉了,只是一会儿功夫,本来还拥挤的酒吧,已经变得空荡荡一片......

        叶龙砸了咂嘴,没想到这米国人逃得都这么快,一分钟前整个酒吧还是人满为患呢!

        就连那些醉鬼,此时也不醉了,甚至比正常人还要清醒。

        “那该死的吸血鬼在那里!给我抓住她!”

        一位身上全副武装,穿着铁甲,肩上扛着激光枪的男子,看着披头散发的阿赛爾惊呼道。

        男子话音落下,朝着阿赛爾就是一枪,蓝白色的光柱向阿赛爾射了过去。

        阿赛爾脸色有些苍白,白得吓人,一双一万血红,她速度敏锐,躲过了那道激光,就要向叶龙扑过去,长长的手指甲似乎要划破长空,想要将叶龙撕碎。

        但是她并没有如愿,刚要冲到叶龙面前,就被几道激光射线给阻拦了。

        原来这激光射线是那个男子手下发射而来的。

        阿赛爾只能后退,躲过那几道激光射线。

        “我记得你了,下一次遇到你,一定要吸干你的血!”阿赛爾露出尖尖的獠牙,恶狠狠的看着叶龙说道,然后娇躯一闪,直接破窗而出,准备逃走了。

        “你还想着吸我的血啊,你的一血都给我了,要不我还给你?”叶龙嘴角上扬,露出了yd的笑容。

        听到叶龙的话,阿赛爾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她狠狠的瞪了叶龙一眼,仿佛要将叶龙的样子记在心中,然后她转身就逃。

        因为数到激光射线又向她射了过来。

        这激光射线对于吸血鬼族来说,是非常致命的,只要被射中一道,就会产生麻痹的效果,严重的话就会浑身动弹不得。

        阿赛爾知道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不然自己被抓到那会给血族带来天大的麻烦的。

        看着阿赛爾逃走,叶龙并没有选择去追,不是她追不上阿赛爾,而是因为没必要,自己现在这种情况,没有必要去惹上吸血鬼族。

        刚才在情迷意乱的时候,他对阿赛爾使用了扫描术,扫出了阿赛爾的信息。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阿赛爾的身份可不简单,竟然是吸血鬼沽屿家族第十代亲王的三女儿!

        也就是沽屿家族的三公主。

        叶龙虽然对吸血鬼族等级之间的划分,对血族之间的等级划分不清楚,但是他也知道吸血鬼最高等级应该就是亲王。

        这阿赛爾.沽屿,是吸血鬼第十代亲王的女儿,那身份绝对厉害,甚至在整个血族都是非常高贵的。

        叶龙已经拿了阿赛爾的一血,被她给惦记上了,若是在抓他,那真是给自己找麻烦。

        “大人!”刚才那个身穿黑色铁甲的男子,命人去捉拿阿赛爾之后,赶紧来到了叶龙面前,恭敬的跪拜了下去。

        在西方世界米国,黄金战甲那代表的就是身份,除了米国国主之外,身份最高贵的存在,那可是米国最厉害的几位州长。

        所以像他这种身穿黑色战甲的人见到黄金战甲的人,必须得跪拜。

        而整个米国三十几个州,三十几个州长,能穿上黄金战甲的州长不过五指之数!

        虽然这几个州长他都见过认识,但是在米国,是认甲不认人的。

        只要你有本事,能拥有黄金战甲,那你就能成为新的州长。

        只不过想要得到黄金战甲那是谈何容易。

        只是黄金战甲的防御,都能抵挡住激光炮的威力。

        更别说那几个州长出行,身边都有护卫队守护,想要抢夺黄金战甲,真是太难了。

        不过最近好像有传闻,说是米兰州的州长去了珠穆朗玛峰山脉死在了珠穆朗玛峰。

        而面前这个年轻人,很有可能抢了米兰州州长的黄金战甲,成为了新的米兰州州长。

        不过这都是男子的猜测罢了,具体如何,他还不清楚,也不敢确定。

        “起来吧,刚才那吸血鬼,调查出身份了吗?”叶龙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他心里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身份泄露。

        因为他在洛杉矶的这几天,早就了解了许多事情。

        以他的修为,摄魂几个人,那还不是轻轻松松嘛。

        至于那些人会不会变成白痴,那跟他没关系,只要不是华人,其他人跟他的死活,都没有关系。

        所以他了解了很多事情,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米国的等级划分。

        米国国主之下就是州长,而州长也是分身份的,米国三十三位州长,只有四三位州长是公爵,拥有黄金战甲。

        这黄金战甲是米国耗资大量的资源,能源,凝练而成,是专门用来保护三位公爵的安全的。

        黄金战甲就像如意金箍棒一样,可大可小,可变换形状,就是来防止被人盗取。

        因为就算有人盗走了黄金战甲,也不可能发现自己得到的就是黄金战甲,除非黄金战甲的拥有者死了。

        而叶龙在知道这个消息后,感觉这黄金战甲不就是和人皇甲很相似嘛!虽然有些地方不同,不过都是金色的,就算被人怀疑,也只会认为是自己改变了黄金战甲的形状。

        再加上他听闻米兰州的州长消失了,甚至可能似乎已经死在了珠穆朗玛峰,这更加坚定了他有机会就冒充一下新的米兰州州长的决心。

        本来叶龙打算在洛杉矶待几天就离去的,结果遇到了阿赛爾。

        阿赛爾想要咬他的时候,他完全可以用武功将阿赛爾制服,但是想想如果一个西方人用了真气,那不就是在告诉阿赛爾自己是一个东方人冒充的?

        所以他就寄出了人皇甲。

        果然,和他推测的一样,在寄出人皇甲的时候,这些西方人就会把人皇甲当做黄金战甲。

        而洛杉矶作为米国十大都城之一,米兰州最繁华的都城,这城中的护卫队,肯定会认识黄金战甲的。

        “回大人,还在调查,不过很快就能抓到她了。前段时间是因为她杀完人就走,从来没有露出马脚,如今她的样子已经暴露,很快就能找到他,然后逼迫血族将她交出来。”黑甲男子站了起来,垂手站在叶龙的身后。

        他说话的同时,还在打量着叶龙脸蛋,和他身上的人皇甲。

        其实他心中还是有些怀疑的,因为这个新的米兰州州长太年轻了。

        还有就是黄金战甲和他以前见过的有些不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上来。

        “快点抓到她,竟然敢在洛杉矶作案杀人,这是不将我们放在眼中!本爵爷想要亲自审问她。”叶龙点了点头,沉声说道。

        接着他心念一动,人皇甲就化为一道金光,消失不见了。

        黑甲男子目光一凝,惊异的看着叶龙,心中的疑惑也消散了。

        他身为洛杉矶的守卫队队长,身份也不低,自然知道黄金战甲的特殊功效,那就是能大能小,能长能短,随心所欲的变化。

        看到叶龙身上的黄金战甲消失了,黑甲男子自然认为是他将黄金战甲变小收了起来。

        至于让他抢黄金战甲,他是没有那个胆子,也没那个本事的。

        只要黄金战甲在身上,不管变成什么形状,它的功效就一直在,不但防御力极强,战力也很强。

        想要抢夺黄金战甲非常难。

        黑甲男子只是有些羡慕,羡慕这个男人,竟然有幸得到黄金战甲,一跃成为了米国身份最为高贵的几人之一。

        上一次三大黄金州长的更替,好像还在四十年前吧!

        并且每一次黄金州长更替,下一任的州长不是上一届的儿子,就是兄弟,很少有这种夺走黄金战甲的人,成为黄金州长的。

        黑甲男子,已经可以想象得到,在将来,米兰州绝对会掀起血雨腥风。

        新的州长,绝对会拔出上一任州长的所有势力的!

        而自己必须要首先战队。

        “是,大人,小人愿为大人赴汤蹈火,万死不辞。”黑甲男子再一次跪在地上,激动的说道。

        “哈哈哈,你很不错,本爵爷喜欢你。”叶龙拍了拍给黑甲男子的肩膀,很是开心的说道。

        他这个老油条,从给黑甲男子的神情,语气之中就明白了很多事情。

        “嗯......既然能骗过去,何不利用米国的势力,去珠穆朗玛峰争夺那件神兵利器呢?还有自己身边的人,必须尽快找到。仅靠自己,那是大海捞针,如

        (本章未完,请翻页)

        果有米兰州的军队,那就很容易找到了。”叶龙心中想到。

        “大人,请移驾护城司,小人为大人接风洗尘。”黑甲男子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就在这时,酒吧之外突然传来了巨大的共鸣之声。

        然后就听到一阵锵锵锵快速奔跑的声音。

        叶龙一脸疑惑的看向了酒吧门口,然后就看到一群同样穿着甲胄的整齐划一的进入了酒吧之中。

        “我的好州长啊,您终于出现了,小人可是想死您嘞啊!”

        叶龙还在诧异的时候,就听到一道激动的声音传来,然后一位身着华丽,大腹便便的秃头中年人激动的跑了进来。

        不过他进入酒吧之后,目光先是在叶龙身上停顿了一下,然后左看看有看看,似乎有些疑惑。

        这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属下给他说,见到了黄金战甲,那就意味着米兰州州长回来了,可是咋就没有呢!

        “城主大人,爵爷在这里!”黑甲男子看到大腹便便的秃头中年的男子后,目光闪过一丝厌恶,但是他还不得不行礼。

        秃头中年男微微一楞,有些惊愕的看着叶龙,“理基,你没和本城主开玩笑?”

        “回城主大人,小人怎么敢和您开玩笑呢,爵爷是新任的米兰州黄金州长。”黑甲男子理基皱着眉头说道。

        他的心里特别的烦啊,很烦躁。

        他面前这个秃头城主,是上一任米兰州州长的绝对亲信,不然也不会洛杉矶的城主了。可是这个秃头城主,啥本事也没有,除了拍马屁,献殷勤之外,会舔马桶之外,一无是处。

        不对,这秃头城主找老婆的本事还是一流的。

        除此之外,狗屁不是。

        黑甲男子理基身为洛杉矶的护城司护城卫的队长,身份虽然不低,但是离城主却差远了。

        他还想着借着这次的机会,在叶龙面前好好的表现,然后向上爬一爬,结果要被这个自己讨厌的秃头城主给截胡了。

        这是他完全接受不了的。

        “你是新任的米兰州黄金州长!?”秃头城主连理基不像是跟他开玩笑,他一脸震惊的看着叶龙,不可思议的喊道。

        “咔咔!”

        看到秃头城主一脸激动,显然是不相信叶龙,他身后穿着甲胄的军人,手举激光枪,直接上膛,只要秃头城主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你们想做什么?想要造反嘛!”理基怒声喊道,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激光炮,直接扛在了肩上,瞄准了秃头城主。

        只要秃头城主敢下命令,他就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这一炮下去,对面一群人估计都能被轰成渣。

        “都给把枪给我收起来!”秃头城主冷声说道,完了之后,脸色瞬间就转变了,一脸献媚的跑到了叶龙的面前。

        “爵爷,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差点冒犯爵爷,爵爷不要见怪啊!”

        秃头城主刚才还一副大爷的样子,但是此时立马就成了一位孙子!

        这转变的速度太快了,快到叶龙都有些措手不及。

        本来叶龙还想寄出人皇甲震慑一下这个秃头城主呢,结果现在不用了。

        叶龙转念一想,就想明白了秃头城主为何转变这么快。

        像秃头城主这样的人,在现实生活也有很多,这种人察言观色,审时度势,最爱舔着吃,命也是最长的。

        黄金州长,那是米国的权利身份象征,除了国主之外,最牛逼的三人。

        谁敢冒充啊?

        如果被发现冒充,那还不是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秃头城主基本上已经确定了叶龙的身份,因为自己的嫡系手下,也曾说了,在这家酒吧里看到了黄金战甲。

        理基这样拥护叶龙,加上米国的上一任米兰州黄金州长已经死在了珠穆朗玛峰的传闻,他已经确定了。

        虽然上一任黄金州长也是他爷爷,但是他已经死了,死了还有毛用啊!

        秃头城主知道现在自己该巴结谁,给向谁献媚,至于踢替上一任黄金州长报仇,那是不可能的,万万不可能,这大千世界,他还没有享受够呢,还不想死呢。

        “你是洛杉矶的城主是吧?”叶龙瞥了一眼秃头城主,面无表情的说道。

        对于秃头城主这种人,他没有好感,不过这种人利用的好了,作用也是非常大的。

        因为你只要给他足够的利息,足够的好处,他就可以为你赴汤蹈火,谁能保护他,谁能让他一直享受自己该享受的生活,是就是他的爹。

        “是是是,小人正是。爵爷,这不是说话的地方,小人在城主府已经摆下宴席,请爵爷移驾。”秃头城主赶紧说道。

        听叶龙的语气,他内心一咯噔,一种不好的预感出现了,但是他还得舔着脸,笑脸相迎。

        “好,你也跟着过来吧。”叶龙点了点头,然后看着一脸郁闷的理基说道。

        这理基的身份,显然是无法进入城主府参加宴席的,叶龙自然能看出理基的郁闷,而他也需要亲信,这理基就是一个很好的人选。

        “爵爷请。”秃头城主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黄金州长都开口了,他怎么敢拒绝。

        而理基则是双眼一亮,心中激动得不得了。

        傍上了一个米兰州的主宰,心里怎么能不激动呢?

        这米兰州的主宰,可不单单是米兰州,那是整整十个大州的主宰啊!

        黄金州长,是有权利命令他管辖范围的十大州州长的!

        别看秃头城主只是洛杉矶的城主,那身份不比其他州的州长低!甚至还高一些。

        理基感觉自己要迎来人生巅峰的时刻了。

        若是能做一个州长,那这辈子也值了。

        其实最让兴奋的是,进入城主府就有可能见到那位迷死人的玛格丽特公主!

        据说这是米法州州长的女儿,米法州也是米兰州管辖范围的一州。

        上一任米兰州黄金州长,已经长达二十年不近女色,米法州州长为了与黄金州长达成坚定的联盟友谊,就将女儿嫁给了洛杉矶的秃头城主。

        而玛格丽特公主,那是米法州,乃至周边几大州最漂亮的女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