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末日感染之乱码
字:
关灯 护眼

第79章 司元培死了

    没找到父亲的身影,司晨的眼圈瞬间红了,原本充满期待的心情跌入谷底。

    “宝宝,你看到你爸爸了吗?我怎么没找到他?”秦舒心越发焦急的向里面张望。

    她害怕是因为自己眼花才会遗落了丈夫的身影,于是略带哭腔的向身旁的女儿询问。

    这时,那个黄毛保安已经松开了面前的女人,转头看向玻璃门,朝着李弋三人的位置溜溜达达的走了过来。

    “呦呵!小妹妹~你们怎么找到这儿的呀?”黄毛带着贱兮兮的笑容,他看着李弋手中的匕首,偷偷抽出了别在腰间的电棍。

    这是酒店为每名保安配备的,曾经用来保护酒店客人的安全,现在却成为了他施暴的资本。

    在黄毛的眼中,门外不过是三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哪怕她们手中拿着刀,但最多不过是用来吓唬人的装饰品。

    他示意身边的人打开门锁,那个跟在黄毛身后的保安立刻屁颠屁颠的就跑了过去。

    玻璃门被保安从里面拉开,门外的李弋挑挑眉,她觉得眼前的黄毛似乎很看轻自己,即使自己还拿着武器,黄毛却没表现出有丝毫的畏惧。

    黄毛看着站在最前面的李弋,笑嘻嘻的问道:“小妹妹,怎么找到这儿的?外面很可怕吧?需不需要哥哥保护你们呀?嘿嘿嘿...”

    面对突如其来的“关怀”,李弋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她皱眉扫了一眼游泳馆里面的场景,那面满是污血的墙瞬间便吸引了她的注意。

    这里明显没有被丧尸侵入的痕迹,可是这些血又是从哪来的?

    看着黄毛不怀好意的笑容,李弋心中有了一些猜测,大概是面前这個家伙搞出来的,不过受害人在哪呢?

    三人都没有理睬黄毛的问话,司晨迫不及待的冲进游泳馆,跑到两个中年男子面前。

    “张伯伯,钱叔叔,你们都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司晨亲切的呼唤着两位长辈。

    秦舒心的目光仍在人群中徘徊,可是她仍旧没有找到司元培的身影,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这两人身上,于是问道:“老张、老钱既然你们都在这儿,那元培呢?有没有看到他?”

    看着司家母女焦急的样子,两位久经商场的男人露出了羞愧的神色,他们对视一眼后,同时侧开身体,表情哀伤的看向身后的位置。

    通过人群的缝隙,司晨终于看到游泳池旁边那个头上沾满了鲜血的人,他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仿佛没了声息。

    秦舒心不自觉的捂住嘴巴,看着倒在血泊里的丈夫,泪水夺眶而出。

    母女两个推开人群,跌跌撞撞的冲向地上躺着的人。

    “爸!”

    “元培!”

    李弋也想过去看看,没想到旁边的黄毛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

    “妹妹~伱就别过去了,来陪陪哥哥。”黄毛贱兮兮的看着李弋,另一只手拿着电棍就触向李弋纤细的脖颈。

    李弋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怒火。

    拿着匕首的胳膊还被黄毛攥着,可是只要李弋微微用力立刻就能拧断黄毛的手臂。

    迄今为止,李弋还没有亲自动手杀过人,可是黄毛的举动已经惹恼了她,如果不出所料的话,司晨的父亲应该也是被他打伤的。

    “我劝你住手”,李弋语气冰冷,她瞬间变得凛冽的眼神让黄毛不由得心生怯意,悬在半空中的手微微停滞了一下。

    “咳...咳”被一个小姑娘吓到的黄毛尴尬的清清嗓子,再次摆出那副贱兮兮的表情。

    以前的黄毛能找到个女朋友都谢天谢地了,像李弋这样漂亮的女人他最多只能在心里yy一下。

    可是现在他觉得,只要他愿意她们就都会成为自己的发泄欲望的对象。

    黄毛手中的电棍继续朝着李弋白皙的肌肤挨了过去。

    “小弋,你快来看看,我爸爸他...他怎么好像没有呼吸了!?”司晨哭诉的声音响起。

    李弋被黄毛抓着的手腕一转,黄毛的那只手直接拧360度,“咔嚓”一声脆响,骨头碎裂的声音传出。

    “啊!”黄毛顿时惨叫一声,另一只手上的电棍也因为疼痛而松开。

    谁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柔弱的女人,竟然直接拧断了黄毛的手腕,游泳馆中的那些人脸上都出现了错愕的神情。

    就连跟着黄毛的那几个人,一时间都没能做出任何反应,只是呆愣的站在原地,满脸震惊的看着刚才还作威作福的“老大”痛苦的攥着自己的手腕蹲在地上。

    无暇顾及他人的反应,李弋快步走到司元培的身边,伸出一只手探了探他的鼻息。

    “真的没有呼吸了...”就连胸口的心跳都已经停滞。

    司晨不信邪的按压着司元培的胸腔,不停的进行抢救,她不愿相信父亲已死的事实。

    “元培!”秦舒心凄厉的大喊一声,不住的摇晃着丈夫的身体。

    然而,地上的人没有任何回应,微微发僵的身体和扩散的瞳孔都在向她们宣告着自己的死亡。

    “谁做的?”看着司元培额头上的凹痕和满脸的鲜血,李弋紧握着手中的匕首,她站起身不忍心再看这对失控的母女。

    哭吧,能哭出来、能发泄出来也许会好受一点儿。

    李弋在很小的时候就经历过至亲之人的死亡,她懂得那样的痛苦和悲伤是没有人能够开解劝慰的,只能等她们慢慢接受亲人死去的事实,让时间冲淡心中的难过和煎熬。

    司晨是李弋的好朋友,虽然世界上没有什么感同身受,但李弋看到平时开朗的司晨声嘶力竭的哭泣,心底的怒火就再也压制不住了。

    “到底是谁干的?”她一字一顿的说道,眼神中的冰冷几乎要冻结面前的所有人。

    “他!是他!”之前被黄毛拽住头发的女人,颤颤巍巍的指向跪在地上的黄毛。

    黄毛还握着自己的手腕,哎呦哎呦的喊着疼呢!

    女人指控的声音还没落下,李弋就以所有人都看不清的速度冲到黄毛的面前。

    黄毛只觉得一股巨力自头顶传来,紧接着他的脸就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李弋虽然愤怒,但还是控制着自己的力道,她不想一下子就杀死黄毛。

    这样轻易的死,太便宜他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99mk.la。鸟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mk.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