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吾家有女种田忙
字:
关灯 护眼

第一百零一章 李济的大志

        之后方茹茹又向李济问了下钱来赌坊的混混什么时候来收钱,收哪些人的钱,提前收集信息,心里有了办法,让李济等恶人被惩的好消息。

        可是卖西红柿的生意今年暂时没有了,李济又不喜欢读书,接下来半年该做些什么呢?

        “嘿嘿,我想跑船。”李济的脸虽然白了些,但还是比常人黑,这一笑,脸黑红得像颗熟透了的黑李子。

        张氏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原本是靠在马车里的,听到李济这样说,都要跳起来了。

        “不成,不成,你跑船,老娘岂不是一年四季都见不到你几面,再说那海上风浪那么大,你又那么瘦那么小,一个浪头拍过来,把你甩海里都游不起来。”

        没想到李济听见张氏的拒绝没有着急,而是耐心地给张氏讲起了缘由:“娘,我这个想法是我小时候就有的,我小时候不是有一次在河里戏水,被一个路过的跑船人救了,你还记不记得?所以那个时候我就想当个跑船人,去大江南北看看。我知道,我没有大哥力气大会种地,没有二哥聪明会读书,没有姐姐贴心知冷暖,我作为幺儿只有待在娘的身边逗娘开心。但如今我们家都因为二嫂的聪明能干不愁吃喝,哥哥姐姐嫂嫂对娘也很好,所以我才敢提出来。”

        “男儿有志在四方,我李济的梦想就是想要走遍天下!”

        李济的一腔发言,展露了他的壮志雄心,也惊呆了众人。

        没有想到到,最淘气,最幼稚的李济内心竟然有那么大的理想。

        可张氏现在听不进去,冷着脸回了一句,那我不管你了,就没有说话。

        大家也不敢开口,一时之间车厢内的气氛有些凝滞。

        方茹茹正想着怎么调节母子俩的矛盾,李沅站出来缓和母子两的气氛。

        李沅抱着张氏的手臂,摇着手臂亲昵地说:“小弟没说现在去,娘你想想爹以前是不是也很遗憾这一辈子生逢乱世,没有机会好好看看大好河山。小弟想跑船,那也得有哪个本事,吃得了那个苦,据我所知,他自从上次下河差点淹死,都再也没有下过河了,说不定是个旱鸭子呢,那个船队会要他。”

        李沅话一出,李济刚才还一副豪言壮语,非去不可得样子,瞬间泄了气,脸上又腾起一抹红:“姐,你嘲笑我!”

        “噗嗤。”张氏笑了。

        马车里重新响起了欢笑的声音,这段小插曲也被大家置之脑后,因为茶馆到了。

        说是茶馆,方茹茹瞧着倒是像酒楼,有三层高,门外停了好些马车,每一辆马车都金贵华美,每一匹马儿都高大强壮,不像本地马匹。

        这让方茹茹有些惊异。

        门口特意挂着大大的一张纸,纸像现代的海报,每个路过的人都能看见,预告了几日有哪些节目,还有京城的绝世舞姬来。

        方茹茹匆匆瞥了一眼就和众人进去了。

        小二将几人引上楼上早就定好的雅间,端上果子点心好茶,贴心提醒道,等一会儿会有杂技、唱曲、魔术等节目,若有什么事只需在门外喊一声就是。

        这和方茹茹想象中的茶馆听戏不一样,以为所谓听戏就是像京剧那样,没想到花样那么多。

        张氏等人第一次来,明显有些紧张不自然。

        这个茶馆出入的都是些身着锦衣华服的有钱人,因为节目花样多,几乎整个白山县有钱人都喜欢来这里吃茶看戏。

        李沅说不要拘谨,这屋子都是自家人,别人也看不见,招呼几人坐下,尝试桌上的果子、点心和茶水。

        楼下戏台唢呐鼓声响起,杂技演员签着被系住的小狗、小猫、小鸟上台。

        见那些小动物如此听话,大家瞧着稀奇,发出阵阵惊叹,又看见杂技演员顶碗,走钢丝,每一次有惊无险地完成,人群里就发出巨大的掌声。

        之后又是一些小节目上台,把气氛炒得火热。

        最后是一个舞团登台。

        唢呐、二胡、古筝、琵琶等乐器,还有很多方茹茹叫不出的乐器先上场,分布在舞台两侧。

        乐声与缕缕白烟同时出现,阵阵香气飘飘进入雅间。

        屏风照出一个女子婀娜的倩影,缓缓打开后,一个眉眼姣好带着面纱的女子走了出来,站在最中间,她的身后一次走出数个女子,应该是伴舞。

        随着音乐的变化,一根长长的匹帛在女子双臂的挥舞下,时而被挽成花,时而像一条游龙,时而又像一把剑笔直地飞向观众,又在恰好的位置被收了回去。

        女子翻转,腾跃,随动作变化的衣裙,让她像蝴蝶,像孔雀,整个舞蹈尽显女子的柔美与力量,令人叹为观止。

        “小妹,你说实话,这里不便宜吧!”方茹茹拉住李沅,把手捂住她的耳边问。

        李沅灿然一笑:“二嫂,你看见了吗?那个最中间跳舞的女子,就是我们的大主顾,她叫阮泠泠,是大周第一舞姬,她定制的玩偶都是她的缩小版小人,不仅要做得好看,还要每一个玩偶表情都不能重复。这茶馆是她朋友的私产,所以也说得上话,为了感谢我们绣庄尽心尽力,就说报她的名号来只用给茶水费,其他都不用给。”

        听了一大堆话没听到具体价格,方茹茹继续追问:“那具体多少?”

        李沅比了五个手指头。

        “五两?”

        李沅摇头。

        方茹茹明了:“五十两?”

        她震惊了,不愧是开在白山县最热闹的地方,光是茶水费就五十两,那正儿八经来花钱得贵啊!

        “你把你挣的银子全花了。”方茹茹压低声音,生怕张氏听到。

        “我这样做不只是享乐,林娘子说了,这么个好机会要把握,等会儿阮泠泠把我们做的玩偶发出来,我们在场,不正好是打响绣庄玩偶生意的好时机?而且林娘子也来了,估计在结识那些富商夫人,介绍绣庄,等会儿还要来见见你。”李沅回答。

        这时方茹茹才发现,变的不只是方倩倩和李济,李沅也变了,从害羞娴静的小家碧玉,变成了有经商头脑的女商人。

        这种变化自然是好的,作为一个女子,只有自己强大了,才不会事事靠别人,无论面对任何变化,才不会被困难打倒。

        “那阮泠泠是为什么来我们小小白山县?”方茹茹纳闷,又问李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