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吾家有女种田忙
字:
关灯 护眼

第一百章 马车会谈

        里面的布局很简单,分为两个隔间,左边放了一些耳环首饰,两三对的样子,都是些银做的花纹耳坠,简约而质朴,右边是一小罐口脂,扭开后一股蜂蜜混合着花香的香甜气味扑面而来,口脂颜色略微粉嫩,擦上嘴后却是润润的,更像润唇膏而不是口号。

        这些东西对于当初的李家已经算拿得出手的了。

        方茹茹没有嫌弃,拿着耳环对着铜镜比划臭美,李润看到了,心里却不是滋味。

        他真是个呆子,怎么如此愚钝,经过胭脂铺、首饰铺那么多次,都没想起他还有个尚处于花季的妻子也需要这个呢!

        方茹茹注意李润的表情,带上耳坠,去衣柜拿上李沅给她设计的衣裙。

        在古代的这些日子,她已经学会如何用一根簪子挽发了,一个螺形的发髻在她手下成型,换上衣服后打开房门,同样梳洗打扮好的李沅也出来。

        张氏也梳洗打扮了一番,换上新衣服,梳了个更加端庄的发型。

        就连李济今天也打扮得板正,不自在地摆弄新衣服。

        李沅和方茹茹穿的衣裙款式一模一样,只不过两人一个青色,一个蓝色。

        两人原地转了一圈,宽大的袖子旋转出美丽的弧度,裙摆上的刺绣精美繁复,吸引人眼睛,两姑嫂像两朵双生花般明艳动人。

        张婆子和苗婆子在一旁扶手夸赞李沅心灵手巧,又把姑嫂两人样貌气质从头到脚夸了个遍。

        张氏在一旁与有荣焉,也是乐呵呵地笑。

        张家其乐融融的氛围让方茹茹很舒服,对于李家的归属感更强烈了。

        从前她习惯单身,难以想象自己嫁人后和丈夫、婆婆一家人会如何生活,甚至有些惧怕,但现在她很满意。

        可惜等她们几个女人打扮好出门,李润早就到书院了,也没能让李润瞧瞧她打扮得好不好看。

        临了出门,张氏说自己东西没拿,转身房间,桌子、衣柜翻找了一会儿都没找到。

        问张婆子有没有看到她的那个装药的小瓷瓶,张婆子摇头,劝道:“老夫人,那个你吃了不也说没用嘛,再说这几天你腰疼的症状越来越轻了,不吃也不打紧的,夫人她们都还等着你去看戏呢。”

        张氏觉得张婆子说得有道理,按耐住自己那颗虚着的心,祈祷今天别在腰疼了,就出门了。

        李沅选的这个茶馆开在白山县最热闹的街上,离李家还有一点远,所以昨日李沅就雇了一辆马车来李家接人。

        之后又把马车赶到绣庄你,把方倩倩也一起接了上来。

        自上次把方倩倩送到绣庄当账房先生,方茹茹与她就没有见面。

        古人言:识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如今的方倩倩与之间相比,容貌没有多大变化,却就是觉得更漂亮了。

        大概是从自己做的事情中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又或者赚钱让她变得自信,所以气质把容貌衬托得更美了。

        她脸上挂着青涩的笑容,衣衫选了桃粉色,发髻也插了朵粉色绢花,不衬人黑,反而更加能突出年纪小,天真可爱的那份娇俏。

        方茹茹问起方倩倩近况。

        方倩倩说:“多亏了姐姐教我背九九乘法表,又让我到绣庄当帐房先生,我虽然有很多不懂,但林娘子也是个热心肠的,每当我请教时都是耐心教导。如今我也领了钱,足足有五两呢,要是娘知道了,也会十分开心的。”

        方茹茹那日和钱氏话说开后,钱氏放方倩倩到绣庄干活,头几天不放心在绣庄陪了方倩倩,见林娘子用心,就急着回去照料庄稼了,再也没来绣庄看方倩倩,方倩倩打算这个月银钱拿到,就回去看看她,一年后攒够了钱就把钱氏接到绣庄来,和她一起住。

        方倩倩这边说完了,方茹茹又问李济如何,西红柿的成熟日期就那么几个月,算算时间天地里也没有什么西红柿了。

        李济咧嘴笑嘻嘻地回答:“村长说西红柿都摘完了,村里大伙都很感谢你,想你什么时候有空,咱们一家子回清溪村一次,大伙聚在一起吃一顿。”

        “那你呢?”方茹茹问。

        刚嫁过来时,李济是个精瘦又黝黑的小男孩,这才几个月时间,身高猛长,差一点就和方茹茹一样高了,但还是瘦得跟干柴有得一比,脸也变得白了些,安静不说话的时候,还有点读书人的斯文气质,可是一开口就还是暴露了只是个孩子的本质。

        李济摆出一副见惯人间百态的样子,假意叹气:“哎,和王林一起卖西红柿的这段日子,我是见识了人性丑恶,有的大婶不止挑挑拣拣,还会故意捏坏让我们便宜点卖给她,有的人来买,非要胡搅蛮缠,说我们缺斤少两,要么退钱要么把斤头给她补上,最可恶的是……”

        说到此处,李济顿了顿,拳头捏紧,有些咬牙切齿:“一群赌坊的小混混还来集市上收保护费,不收就要挨打,不过他们知道二嫂你在官府当差,没敢拿我怎么样,倒是那些老弱的摊主被欺负得厉害,起早贪黑的,把菜挑几十里路来卖,挣不了几个子儿,给官府交了摊位费还要被小混混再要钱,可我和王林两个人瘦小也做不了什么,想帮他们报官,他们拦着说那是钱来赌坊的,管事的不管,姚县令也收了钱,去告反而会被挨板子……”

        钱来赌坊,又是钱来赌坊?

        方茹茹不知道姚县令有没有收钱,但不太相信会任由混混欺压百姓的事情发生。

        在与姚县令共事的那段日子,她觉得姚县令,是那种比较懒惰的官,不想惹事,不会主动招惹权贵,虽然喜欢奉承达官贵人,但良心也没有完全泯灭,面对告上门来的案子,也会秉公处理,颇有点混日子赚俸禄的感觉。

        但前几天遇见唐霄汉,唐霄汉说姚县令改了,想要当个好官,在他剩下那几年就要乞老还乡的日子里,多为白山县的百姓做些好事,就是不知道从何下手,或许这事可以给唐霄汉说说,再通过唐霄汉的嘴告诉姚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