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农家娇女三岁半
字:
关灯 护眼

        玉芙歪着脑袋看她,仿佛在很认真思考这件事的可行性。

        周三婶眉头有些皱了起来,谁都亲了就不亲她?这小崽子在犹豫什么?

        玉芙冲她笑了笑,回身对周二婶伸出双手,糯糯的说:“二婶,抱。”

        这世界上哪有人不喜欢偏爱呢,周二婶心里瞬间开了花,伸手抱起了玉芙,“哎呦,我们芙芙啊。二婶不能抱你啦,二婶要去田里,你在家乖乖陪娘亲奥,要出去玩就带着你玉乾哥哥,省的又碰上孙安安那种小崽子,知道吗?”

        玉芙乖巧地点了点头,“芙芙听话。”

        周三婶脸垮的不行,但是刚又被自己夫君威胁,现在被小孩子下了面子,是一句话也不敢说,有些怨毒的眼神看向玉芙。

        周老三看见了自家媳妇的表情,暗暗的伸手给了她一杵子,见她看过来,白了她一眼,笑着说:“二嫂,咱们走吧。”

        周二婶应了一声,把玉芙安稳地放在了地上,三个人拿着工具往外走,玉芙做着一个乖巧活泼小孩子该做的事情,甜甜的喊:“二婶三叔要早点回家哦!”

        两个人也高高兴兴的应着,同时也都看见了周三婶那黑如锅底的脸色。

        “老三家的,你也别生气,玉芙就是个小孩子,没什么心眼儿,早上那一出给孩子吓坏了,自然是跟你不太亲近。”周二婶淡淡地说。

        “哪能呢?我哪能跟一个小孩子置气。”周三婶低声说,心里骂了玉芙一万遍,这死孩子就是故意气她的。

        等他们走了,继续在院子里看蚂蚁的玉芙可就是没她这么多想法了,她就是看周三婶不爽,故意气她的,不过,气过也就过了,玉芙也没太往心里去。

        “芙芙,你在看什么?”周玉乾见玉芙在这蹲了半天了,颠颠的跑过来问。

        “看蚂蚁。”玉芙手里拿了根棍子,轻轻拨了一只小蚂蚁,头也不抬地说:“你看这只红色的。”

        玉芙说的云淡风轻,玉乾看见那只蚂蚁却突然变了脸色,抓过玉芙的手就往边上拽,玉芙被他拽懵了,在台阶上站定了就问,“怎么了?你拽我干嘛呀?”

        “那种红色的蚂蚁不能碰的,它们会咬人的!”周玉乾炸炸呼呼的说,“我之前就被咬过,可疼了,后来找的大夫来看,才给我治好,你可不要碰它们。”

        玉芙点了点头,学着他一惊一乍的样子说:“啊!原来是这样!好吓人啊!”

        其实这种红蚂蚁不止是咬人,它也是入药的好东西,只是玉芙不知道这里的药铺认不认,收不收,又是怎么样的一个价格,要不然搞一点这种蚂蚁卖掉,这不又是家里的一个进项,既然自己来都来了,当然是跟大家一起努力把日子过的更好一点。

        “玉乾哥,你知不知道那种蚂蚁……”玉芙刚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不行,她记忆里这里从来没有人抓蚂蚁,那她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怎么能知道这个?

        玉芙突然发呆,给周玉乾也整蒙了,“蚂蚁怎么了?芙芙?”

        玉芙摇了摇头,暂时把这件事放下,笑着问:“你要去山上拾柴火吗?我跟你一起去呀?”

        周玉乾连连拒绝道:“不用不用,我一个人就行,你去陪大娘洗衣服吧。”说罢,仿佛怕玉芙追上来一样,连忙背起自己的小竹筐就跑了出去。

        嘿,我就算是年纪小也是个小劳力啊,就这么在家呆着非憋死不可。玉芙看着他的背影腹诽道。玉芙没有任何犹豫,甩着小短腿跑去找娘亲。

        果然,她再次被拒绝了,理由是河边太滑。

        祖母在屋里睡回笼觉,玉芙像昨天一样坐在大门口看大黄狗,再次感叹小孩子生命里的无趣,同时也深深怀疑她到底是穿成富家小姐还是农家女啊!谁来给她分配点活儿干啊!

        在玉芙第一百零八次叹息的时候,隔壁的院门轻轻一响,玉芙立马扭头看了过去,门缝中缓缓的挤出来一个小脑袋瓜。

        沈梧闰这小男孩真的是很可爱啊……冰肌玉骨,白白嫩嫩,玉芙看着他的脸,向上天祈求这小孩子长大后最好不要长残。

        沈梧闰眨巴眨巴眼,伸手招呼玉芙过去。

        “你直接出来不就好了?”玉芙嘟嘟囔囔的说,虽然心里不愿意离开凳子,但她还是站起来走了过去。

        “芙芙你在干什么?”沈梧闰仍然只是露着脑袋,一步没挪的问。

        沈梧闰门里的身子应该是蹲着的,这时候玉芙比他要高一块,玉芙见状也蹲了下来,但是动作太快,沈梧闰脑袋卡在门上又不方便动弹,两个小人儿的脑袋一下子就撞在了一起。

        “哎呦!”玉芙惯性地坐在了地上,揉着脑袋一抬头,沈梧闰疼的眼睛里已经闪烁着泪花。

        玉芙手忙脚乱地蹲在沈梧闰面前,伸手给他揉了揉脑门,连忙说:“疼不疼啊,你可别哭啊,你要是哭了可就麻烦了。”

        沈梧闰吸了吸鼻子,芙芙的手又软又小,和娘亲还有姨娘摸他的头的时候的触感完全不一样。

        玉芙见他不说话,刚要把手拿走,沈梧闰的头却往她手上蹭了蹭,小手也从门那边伸了出来,压着玉芙的手,不让她的手离开。

        “疼……”沈梧闰喃喃的说,小手抓着玉芙的手不放。

        玉芙没有办法,她也怕这大少爷哭出来,小孩子哭起来没完没了,她可不会处理,只好就着沈梧闰的手又给他揉了一会儿脑袋,没揉几下,玉芙又不耐烦了,使了点力气把手从沈梧闰的手里抽了出来。

        “不疼了吧?沈……嗯,闰闰。”玉芙轻声说道。

        沈梧闰看着玉芙的小手有点可惜,但还是摇了摇头,“不疼了。芙芙你刚才在干什么啊?”

        “我?我刚才在看大黄。”玉芙随口答道,“倒是你,你不用去山上捡柴火吗?别的小孩子都去了。”

        “柴?柴的话萍姨娘去镇子之后,会找人背回来,院子里还有很多,你要吗?你要的话我从墙那边给你扔过去,扔到你家。”沈梧闰乖巧地说,看了看她的脸色,语气又变得小心翼翼,“但是你能不能陪我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