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农家娇女三岁半
字:
关灯 护眼

十六

        玉芙感觉自己的手肘似乎是磕破了,“嘶”了一声,沈梧闰听见更慌了,声音都带上了哭腔,“芙芙……”

        玉芙怕他哭出来,连忙爬了起来,又拉住他的手,“没事,我没事,你怎么跟个小哭包一样,来,跟着我。”

        玉芙摸索着把绊倒她的东西踢到了一边,觉得这里已经没风了,摸索着就近坐了下来。

        沈梧闰有些惊魂未定,紧紧挨着玉芙,两只手都抱在玉芙的手臂上。

        玉芙心里有些好奇刚才绊倒她的是什么,用自己自由的那只手去刚才摔倒的地方摸了摸,果然把那根棍状的东西抓到了手里。

        这是个啥?玉芙摸索着想,这也不像个树枝,有点太光滑了吧?而且也还挺粗的……

        玉芙正琢磨着,外面突然打了个闪电,瞬间山洞里亮了一下,借助着这一抹亮光,玉芙终于看清了手里拿的是什么。

        玉芙条件反射的把手里拿的东西扔了出去,那是一根腿骨,而刚才亮起来的那一刹那,玉芙也把刚才她摔倒的地方看了个清清楚楚,那里赫然躺着一副骷髅。

        腿骨砸道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刚才闪电的时候,沈梧闰的注意力都放在玉芙的身上,他倒是没有注意到那副骨架,反而被地上的响动吓了一跳。

        “芙芙,那,那是什么声音?不会像萍姨母说的一样,有,有吃人的妖怪吧?”沈梧闰声音轻轻的,仿佛真怕自己若是声音太大,会把妖怪吸引过来。

        有没有妖怪不知道,有具尸体倒是真的。玉芙在心里说道,脑子里又想起了刚才看到的画面,玉芙眼前却是一亮,壮起胆子摸索着往印象中那具尸体的旁边凑。

        玉芙再次摸到腿骨的时候,整个身体不禁一颤,沈梧闰什么也看不见,只是跟着玉芙在动,自然也感觉到了她的颤抖。

        “芙芙,你,你在干什么?你说说话,我好害怕。”沈梧闰带着哭腔说,无尽的黑暗让他的心里更加不安。

        “没什么,你别怕,我找到了一个好东西。”玉芙终于摸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一块她只在网上看过图片的火石。

        “不知道在这里放了多久,还能不能用。”玉芙喃喃道,手里抓紧那块燧石,对沈梧闰说:“闰闰,你先放开我,你乖乖的坐着,姐姐试试看能不能生起火,这样就不冷了。”

        沈梧闰犹豫了一瞬,还是乖巧得把抓着玉芙的小手放开,紧紧环抱自己的膝盖,安安静静的坐着。

        玉芙得到了双手的自由,连忙在摸到燧石的旁边开始摸索起来,既然有火石,那周围八成有火镰,只是希望这具尸体不知正好因为没有火镰而生不出火死的。

        这般想着,玉芙不禁笑了出来,就算生不出火也不至于死,这山洞也不深,他一个大人,还能困在这里不成?

        没一会儿,玉芙果然摸到了一片像是火镰的东西,玉芙凭借着记忆里打火的步骤,在不远的地方找到了一堆干草。

        玉芙的力气有点小,但是运气还不错,几个敲击下来,果然有一个小火花安安稳稳的落在了干草堆上,干草很快燃了起来,整个山洞映着暖暖的火光。

        “芙芙!你好厉害!你真的生了火!”沈梧闰被突然的火光晃了一下眼睛,瞬间看清了火堆对面的玉芙,感受着火光带来的暖意,眼睛亮亮的说。

        玉芙挠了挠头,“这有什么厉害的,还说不说,穿越的人运气是真的好。”

        沈梧闰没听懂玉芙说的话,刚要问,眼睛随意一瞥,一下子看见了玉芙旁边的那具骷髅,沈梧闰虽然胆子小,但是他年纪也很小,又被他娘勒令不许出门,他的所有生活经验都是从别人嘴里得知的,所以他怎么会认得骷髅,因为这一点他倒是还真没有多惊慌。

        “芙芙,那是什么?那是萍姨母说的妖怪吗?它会动吗?”沈梧闰眨巴着眼睛,一脸好奇的问。

        玉芙顺着他的目光往自己身后看去,终于一窥这幅骷髅的全貌,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嗯……这是,这是帮我们生火的……东西。”玉芙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还是别说实话了,吓到了还不是自己哄。

        “这样吗?”沈梧闰起身挪到了玉芙的身边,接着火光往骷髅身上看去,“它有好多块哦。”说着沈梧闰拿起一根树枝,好奇的戳了戳那副骷髅的骨头,刚一戳下去,骨头下面飞快地爬过一个小东西,沈梧闰看得清清楚楚,吓了一个跟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芙,芙芙,那里有小虫子……”沈梧闰惊魂未定的说,再也不对那堆骨头好奇了,死死扒住玉芙的手臂。

        “虫?什么虫?”玉芙好奇的问,她作为曾经的昆虫学家,她对于虫不仅不怕,还总是有天生的亲切感。

        沈梧闰小脑袋摇晃着,“不知道,它有好多好多的脚,我没有见过。”

        玉芙皱了皱眉,好多脚?难道是蜈蚣?想着想着玉芙的眼睛亮了起来,难道是什么只有古代才有的虫类?玉芙想到这儿,兴奋的就要挣开沈梧闰的手,想去看看是什么虫。

        沈梧闰死死的拉着她,“芙芙别去,萍姨母说虫会咬人的。”

        “我不一样,我跟它们很熟的,你松开我,我就去看看,你乖奥。”玉芙耐着心哄了他两句,眼睛时不时往那具尸体上瞥,生怕那独特的小虫子吓跑了。

        玉芙终于释放出了自己的手,小心翼翼的拿着树枝一块一块骨头扒开,却一个特别的小虫子也没见到,玉芙无奈的捏起一只小的不行的潮虫,那给沈梧闰看,“你说的不会是它吧?”

        沈梧闰一脸惊恐地点头,“芙芙快扔掉!”

        玉芙摇摇头,温柔的把小潮虫又放在了地上,这小东西也不咬人,放过它吧。玉芙正想着,却看小潮虫落地的地方似乎有一点闪烁的金光,玉芙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果然没看错,伸出小手从石缝里长出的绿叶下面把那块东西扒了出来,这时玉芙终于看清,这明显是一个雕刻的很细致的金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