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农家娇女三岁半
字:
关灯 护眼

十七

        也许是因为山洞里比较湿润,石缝里的不知名叶子长得很好,那个金镯子一直被绿叶紧紧缠绕着,要不是玉芙的眼睛盯着这只小虫子爬,她还真看不见这个金镯子。

        “我这是什么狗屎运?”玉芙喃喃道,心里给这具骷髅道了个歉,仔仔细细地在周边搜索起来。

        不多时,玉芙就在肋骨下面的部分发现了一块混在土里面的东西,玉芙在衣服上擦了擦,是一块透白透白的玉佩。

        玉芙手里拿着这两样东西,回到沈梧闰的身边,安静的坐了下来,仔细的端详着这两样东西。

        沈梧闰一直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见她又坐到了自己身边,连忙贴了过去,顺着她的眼神往她手里看,好奇的问:“芙芙,这都是什么?”

        玉芙一手拿了一样,大大方方的给沈梧闰看,“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按照村子里的生活水平,沈梧闰这个外来户不算,玉芙家算是最好的了,可是就算是她家也没人带这般精致的金镯子,更别说这一块剔透的玉佩了,在玉芙的回忆里,几乎是见都没有见过的。

        而且这块玉佩实在那副骷髅的肋骨处发现的,玉佩的挂绳什么的也都不太完整,只有这块玉还是完好的。

        玉芙也不知道这个人死了多久,但是他的内脏皮肉是早已经腐烂不见了,依据这块玉佩被发现的位置推算,玉芙猜测极有可能玉佩是这人还活着的时候活活吞下的,最后胃部腐烂消失,玉佩不会腐烂,自然也就在原位置留了下来。

        玉芙正猜测着这骷髅的身份,沈梧闰“咦”了一声,开口道:“这个镯子,我娘也有一个。”

        “沈大娘也有?你认得?”玉芙把镯子递到沈梧闰手上,好让他细细去看。

        沈梧闰仔细的看了看,指出一个图案给玉芙看,“你看,这里有一个字,我认得,是沈梧闰的沈字,娘的镯子上也有,一模一样的。”说罢,沈梧闰把镯子又递回玉芙的手上。

        玉芙细看了看,果然是有一个小小的沈字,那估计这个镯子和沈大娘手上的可能是一对,那这个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呢?听人说沈家来的时候就只有她们姐妹,那这个人是谁呢?

        “芙芙……闰闰……你们在哪儿?听得见吗?”

        玉芙一下子听出来这是二婶的声音,瞬间高兴起来,匆匆忙忙的把镯子和玉佩塞到了自己的怀里,站起来踩灭了火堆,拉起沈梧闰,“走,有人来找我们了,我们可以回家啦。”

        沈梧闰见玉芙很开心,也扯着嘴角勉强笑了笑,心里却没有玉芙这么高兴,回家那就又是自己一个人了,还不如这山洞,暖呵呵的,还有芙芙陪着自己。

        玉芙没有注意到沈梧闰的情绪,拉着沈梧闰往洞口的方向跑,外面的雨依然下的很大,玉芙只好在洞口处喊道:“二婶!我在这儿!你在哪儿?二婶!”

        周二婶恍惚间听见了玉芙的声音,本来以为是错觉,直到听见了第二声,这才加紧脚步,匆忙地往声源处跑去,没跑几步,就在山洞口发现了紧紧拉着手的两个孩子。

        “你们两个小犊子,怎么自己跑山上来了,这么大的雨,知不知道大家都在担心你们,可吓死二婶了!”周二婶站在两个小娃娃面前,看她俩造的浑身都是土,心疼的不行,冲口骂道。

        沈梧闰怯怯地看着周二婶不敢说话,玉芙却甜甜的笑了笑,说:“我俩出来玩嘛,突然下雨了,就想着躲一会儿,谁知道天都黢黑了,雨也没停。二婶别生气嘛,芙芙下次不敢了。”

        “臭丫头,就一张嘴甜,快来,二婶带你俩回家,你娘都快急死了。”孩子找到了,周二婶也就放下了心,她也只有一把伞,为了不让孩子挨浇,蹲下示意玉芙爬上来,要背着她。

        玉芙乖巧地爬了上去,见沈梧闰垂着小脑袋瓜不说话,寻思着自己下来走,让二婶背着沈梧闰,还没等说话,就听二婶说:“你还在那儿等什么?来,婶子抱你,你娘也等着你呢,咱们一起回家。”

        说着周二婶带着玉芙轻轻蹲了下去,没拿着伞的手臂一展,把沈梧闰抱了起来。

        周二婶就这样一手拿着伞,一手抱着沈梧闰,背后还背着玉芙,一点一点的往山下走去。

        “婶子,我撑着伞吧。”

        “你小子还挺会来事,那也改变不了你拐我家芙芙出来瞎跑的事实。”嘴上虽然这么说,周二婶还是把伞塞在了沈梧闰的手里,她也怕一个手抱不住,再把小孩子摔了。

        “婶子,我娘真的也在找我吗?”沈梧闰歪着头问。

        “当然了,你们两个就这么不见了,谁知道你们是上山了,还是被人牙子带走了,你娘能不着急?”周二婶顺口说道,但其实她只在山上看见了那个萍姑娘,沈娘子她还真没有看见。

        沈梧闰不再说话,乖巧的撑着伞,眼底带着淡淡的期待。

        玉芙这会趴在周二婶的后背上,小屁股也被托着,舒服极了,听着周遭的雨声,迷迷糊糊的竟然打起瞌睡来。

        “周玉芙!”

        玉芙再有意识,就是被这一声给唤醒的,这三个字喊得怒气冲冲,玉芙被吓了一跳,瞬间睁开了双眼,还没明白那一句是谁喊的,周二婶已经轻手轻脚的把她放在了地上。

        玉芙还没来得及感受脚踏实地的感觉,又听见了刚才那一声。

        “周玉芙!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不准自己随便跑到山上去玩!”

        玉芙定睛一看,原来说话的是周夫子,边说边怒气冲天的冲玉芙走来,玉芙见了这副模样,紧紧的闭上了双眼,做好了挨打的准备,同时也听到耳边她娘温柔却急切的声音,“相公……别……”

        玉芙预想的巴掌并没有落下,而是一把被抱进了一个宽敞的怀抱里。

        “你吓死爹了……”话音没落,玉芙隐约觉得有小水珠落进了自己的脖颈处,玉芙打了个冷颤,抬头看了看,不对呀,她都在屋子里了,怎么还在下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