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农家娇女三岁半
字:
关灯 护眼

十九

        沈梧闰泪眼朦胧的看了看玉芙娘,吸着鼻子一头扎进玉芙娘的怀里,他并不知道他娘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心里隐隐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他以后可能没有娘了。

        周夫子这时叹息着进了屋,见玉芙娘靠在柱子上抱着沈梧闰,听着沈梧闰的哭声,玉芙娘也抿着唇流泪,玉芙在一边看着,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三个人看起来好不凄惨。

        “怎么坐在地上,你本来就淋了雨,地上又凉,快起来吧。”周夫子走上前把沈梧闰抱了起来,伸出一只手去拉玉芙娘。

        “沈娘子她……”玉芙娘欲言又止的问。

        周夫子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玉芙娘的眼泪一下子又涌了出来,“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玉芙娘说到一半,看了看还在啜泣的沈梧闰,实在不忍再说下去。

        “你去烧点水,一会儿给两个孩子洗洗,今天让这孩子在咱们家睡,跟玉珂睡一起就是了。”周夫子用手轻轻拍着沈梧闰的后背,柔声说道。

        周家是祖上的宅子,整个房子虽然不大,但是玉芙出生那年,周夫子攒了点钱请人扩了扩,虽说玉芙年纪小,周夫子也不想他和哥哥挤在一间屋子里睡,所以玉珂玉芙都有自己的房间,沈梧闰住在这里倒也没什么挤的。

        说罢,周夫子就把沈梧闰放在了椅子上,让玉芙陪着他,自己又脚步匆匆的出去了,玉芙娘也应声去烧水,屋子里一时只剩下玉芙和沈梧闰。

        沈梧闰坐在椅子上,仍是抽抽嗒嗒的,玉芙费劲巴力的也搬过来一个椅子放在沈梧闰身边,陪他坐着。玉芙拄着脸看着沈梧闰,本想劝他不要哭了,转念一想这三四岁的小孩跟他说什么道理呢?哭就哭吧,哭累了也就算了。

        这般想着,玉芙就只看着沈梧闰不说话,脑子里一直在琢磨沈娘子的行为,琢磨着沈娘子的每一句话,好好一个人怎么就突然发疯去撞柱子了呢?

        小孩子毕竟体力不支,外面雨已经停了,屋里又安静了下来,沈梧闰哭了没一会儿,就靠着玉芙的肩膀睡着了。一直没人回来,玉芙坐着坐着眼皮子也有点打架,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强撑着自己不睡。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用人说话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玉芙轻轻揉了揉眼睛,半边肩膀已经被沈梧闰靠麻了,怕沈梧闰醒了接着哭,玉芙也不敢动,就只能眼巴巴的看是谁回来了。

        玉芙娘先一步进门,看见两个可怜兮兮的孩子,皱着眉头对身后的周夫子说:“完了,把他们两个忘了。”

        玉芙娘刚才去后院烧水,一下子想起来玉乾那几个小子也跟着大人出去凑热闹了,连忙出去把他们三个找了回来,哄着睡了觉,耽误了不少时间,等那三个都睡了,这时候周夫子他们也都处理完沈娘子的尸体回来了,玉芙娘又跟着他们回到主屋,这时才发现自己把这两个小家伙忘了个干净。

        周玉珂跟在周夫子的身后也进了门,见沈梧闰靠在玉芙身上睡得很沉,玉芙明显一副不敢动的模样,皱了皱眉,走过去轻手轻脚的把沈梧闰的脑袋移开,把玉芙抱了起来,“娘,我带芙芙去睡觉。”

        “不用急,给我吧,我给她洗个热水澡。你带闰闰洗个澡,也不知道水凉没凉,我这脑子。”玉芙娘走过来,轻声说。

        玉芙这时看清,周家的人都回来了,还有萍姨母,村民们都不在,应该是各回各家了。

        这时候一看萍姨母也在,玉芙就知道大家就是要复盘,她哪里舍得走,连忙奶声奶气地说:“先给闰闰洗吧,芙芙不困,不着急,芙芙待会再烧点水再洗了去睡。”

        玉芙娘也怕烧的水会凉,不够两个孩子洗,笑着说:“芙芙真乖,那让哥哥抱着你再坐一会儿,娘去给闰闰洗澡,再烧点水再来找你奥。”

        玉芙听完,连忙乖巧地点头,玉芙娘抱着沈梧闰走了出去。

        周夫子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这半宿也给他折腾够呛,可是现在哪是休息的时候,闭着眼说:“二弟妹,你带娘去睡吧,娘跟着跑了这么久,也累了,你也早点休息。三弟你俩也回去吧,萍姑娘留一下,我还有点事问你。”

        周二婶一听这话。瞬间就明白周夫子现在是想问清楚这沈娘子的事,虽然她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瞒他们两家的,但是她知道大哥读过书有脑筋,做出的决定肯定是对的,自然也没什么话,应着声就带周老太太回屋了。

        周三婶可就不这么想了,她跟着跑了这半宿,等的就是这一刻,连忙说道:“没事,大哥,我俩不累。”

        周老三眼睛一横,他完全没多想大哥话里有什么意思,只知道大哥说了就听,连忙瞪着眼说:“你不累我累,快回屋睡觉吧,明天还有下地呢。”

        说着周老三推着碎碎念的周三婶回了屋。

        周夫子的眼睛又投向了玉芙,玉芙连忙说道:“我不走,爹,你让我听听吧。”

        周夫子叹了口气,想她才三四岁也没什么,自己和一个没出嫁的姑娘孤男寡女的也不太好,转而说道:“玉珂,你去帮你娘的忙。”周玉珂抿了抿唇,把玉芙放在座位上,乖巧地走了出去,还懂事的把门带上了。

        周夫子起身把玉芙抱在怀里,稳稳地坐下,对着在门口局促不安的萍儿说:“萍姑娘,你坐。”

        萍儿偷摸的觑了周夫子一眼,摇了摇头,低声说:“夫子有话就问吧,萍儿不坐了。”

        “萍姑娘,你们家的事我虽不知全貌,但是多少也能猜出来一些,你在我这儿不是奴婢丫鬟,你随意就好。我把家人都撵走,也是不想这件事闹大,而且我也怕我的家人知道了惹祸上身,但是你既然想日后让我周家,帮你养着沈梧闰,那你必须把一切跟我说明白,要不然我的心也不踏实,这些你都能明白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