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农家娇女三岁半
字:
关灯 护眼

三百零三

        静如笑了笑,说:“说是周玉芙点这名要吃的点心,我去看的时候刚刚做好,到底你也是小姐,我又正好撞上,不给你拿一盘怎么好意思?这就让我带了一盘拿回来。”

        周安安叹了口气,拿起一块这看上去很精致的点心,说:“吃个东西都要像被施舍一样,若不是正好你这会儿去了,只怕这一口我还真吃不到嘴里。”

        周安安说完就把点心塞进嘴里,瞳孔微微放大,点心不仅做的精致,口感也十分细腻清香,硬是把周安安本来要让静如一起吃的话,顺着这点心咽了下去。

        静如看她吃的一脸惊艳,眼里的嫌弃又浮了上来,静如连忙瞥过眼睛,说:“你先吃着,一会儿时间就要到了,这场大戏可不能错过。”

        周安安擦了擦嘴点了点头,说:“你去准备吧,等一会儿人都去了,我就假装随着人流过去就是了。”

        静如见她又把手伸向点心,撇了撇嘴,扭身走了。

        静如偷偷的藏在玉芙的院子后门口,一切如那日周安安捡到的信上所写,天色渐黑,一个身着黑色斗篷的男子便鬼鬼祟祟的从后门走进院子,门里面还是阿吉亲手给开的门。

        “居然真的如此猖狂。”

        静如喃喃道,冷笑一声,“凭你,也配肖想他?”

        静如安静的等了一会儿,拿捏着药力发作的时间,突然起身大喊:“来人啊!有贼!有贼啊!”

        静如一边喊一边往前院儿人多的地方跑去,没一会儿,管家带着一众侍卫匆忙的随静如来到玉芙小院儿的后门处。

        “静如,你可看真了?真的有生人跑进这里了?”

        管家知道玉芙向来不喜欢在自己的院子里留太多人,一时间脚步有些踌躇,跟去示警的静如确认道。

        静如连连点头,脸上的恐慌不似作假。

        “我看的真真的,不知这人是从哪里进来的,跑到这里,一下子就不见了!可是这里只有这一个门,想必一定进了小姐的院子!”静如急忙说,“咱们快些进去吧,小姐院子里人少,晚了伤了小姐可如何是好?”

        管家点了点头,这才示意侍卫们破门而入。

        玉芙的院子里十分寂静,只有玉芙卧房这间屋子里是灯火通明,管家先一步来到玉芙房门口,开始敲门,敲了几声却无人应答。

        “管家,你听,都没有人应声,只怕那贼人很可能已经伤了小姐了!快别犹豫,直冲进去才好。”静如给屋里人太多准备时间,连忙催促道。

        管家眯了眯眼,看向静如,轻声说:“你很奇怪。”

        静如的眼神闪了闪,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她没有办法再多想,一个横心,直接越过管家撞开了屋门,连管家都没来得及拦住她。

        “做什么?”

        玉芙坐在屋子正中的桌边,皱着眉看向第一个冲进来的静如。

        静如扫了一眼屋子,哪里有男人的身影,可是她明明是亲眼看见的!

        正疑惑之时,静如见玉芙的手一直在整理衣领,眼睛也往内室的帘子那里飘,心下稍安。

        是了,莲子羹里那药是从外面配的最烈的春药,周玉芙与情郎私会,再用了这药,自然是要擦枪走火的,只怕这衣裳是匆忙之时套上的,人那男人,就藏在……

        静如想到即身动,脚步往内室走去,玉芙冷声道:“站住!你是什么人?进我我刚横冲直撞,现在还想往内室里进?”

        玉芙声音冷淡威严,唬的静如脚步一顿。

        “管家,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公主府被查抄了吗?”玉芙淡淡道。

        管家连忙上前,还顺手关上了门,挡住了门外侍卫们的眼睛。

        “小姐恕罪!”管家答道,“是这丫头说看见贼人进了您的院子,老奴担心您有危险,这才带人进院子。只是不知道这丫头发什么疯,来了就往屋里闯。”

        管家乖巧答完,冷眼看向静如,音调一变,吼道:“滚出来!”

        静如见管家关门,眉头一皱。

        静如还没想到怎么再把门打开,就听见管家的吼声,她身为丫鬟,自然是怕管家的,此时身子一抖跪在地上,带着哭腔说:“我只是怕人藏在里面,小姐没注意到,这一会儿若是我们走了,小姐出了什么事,这可怎么办啊!”

        “没有贼人藏在里面。”

        玉芙淡淡地说,“你们去查看别的地方吧。”

        静如猛的抬头看向玉芙说:“若果真没人,小姐何不让我等一观,这样大家都放心。”

        “你!”管家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静如,这人脑子被门夹了?这是想私自搜主子的屋子。

        玉芙“扑哧”一笑,说:“你还真是一心为主。那你要不要把门开开让大家都看看,每个人都看见那才更安心,是不是?”

        静如有点搞不清玉芙的意思,还没来得及说话,又听玉芙道:“管家,把门打开,让侍卫们排成排站在门口,看看有没有贼人。”

        管家也有些懵了,但见玉芙的表情不似玩笑,犹豫着按照玉芙说的做了。

        玉芙看见了那么多双眼睛都盯着屋里,长舒了一口气,说:“进去看吧。”

        静如听了这话,觉出了蹊跷,但是这个情况,她也没有办法退缩,只好硬着头皮打开帘子进了内室。

        静如刚刚进去,就一步一步的后退出来,玉芙看着静如的背影,笑道:“怎么样?有没有贼人?”

        “还有贼人敢来咱们家?”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管家脸色一变,配上静如的表现,他瞬间把事情串联了起来,只怕根本就没有什么贼人,这是静如这丫头搞得一场大戏,只是为了捉小姐的奸。

        眼下这么多人看着,若是小姐的内室真的走出来了一个男人,只怕就连公主也捂不住小姐的名声了,明天这事就能传遍整个京城。

        而变相参与了这件事的自己……

        管家越想越害怕,看向静如的眼神也带了些怨毒。

        这边管家还没想到怎么处理眼前的情况,就见说话的男人走了出来。

        “玉乾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