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农家娇女三岁半
字:
关灯 护眼

三百零九

        沈梧闰出了门正要回房,却被沈进叫住。

        “梧闰,你跟我来一下。”沈进轻声说着,沈梧闰挑了一下眉毛,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

        三个人到了沈府最深处的院子,这里是沈梧闰亲娘曾经住的院子,平日里很少有人会来,沈进到了这里才示意身后推轮椅的小厮停了下来。

        “是你做的吗?”沈进背对着沈梧闰,轻声问。

        沈梧闰脸上没什么表情,把问题再次抛给沈进。

        “您觉得呢?”

        沈进叹了口气,努力的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温柔一些。

        “你还怪我把你强行带回来是不是?”沈进说,“女人只要你想要,爹能给你找一百个一千个!哪怕是周玉芙,她现在既然也回到京城,你想跟她在一起,爹也不会拦着你,你没有必要帮着她挤沈氏,沈氏最后只会是你的,你这样做没有什么好处的。”

        沈梧闰冷笑道:“你这是给我盖棺定论,是说我一定出卖沈念星了。”

        沈进手掐着自己椅子上的把手,有些慌张地说:“爹不是那个意思!算了,不理沈念星的这些乱事。日后他的那些铺子都交给你打理,以你的本事,想必能让沈氏化险为夷。”

        “您倒是真有信心,您就不怕我把这些铺子拱手直接给了周记?”沈梧闰笑着说。

        沈进也跟着沈梧闰笑,开口说道:“爹不怕!几个铺子罢了,你可以全权作主。不过……爹听他们说,你回来就见了周玉芙两次,两次还都不欢而散……她还在怪你吗?要不要爹去跟她解释一下?”

        沈梧闰闻言走到了沈进的面前,面对面看着沈进的表情,盯的沈进有些心慌,偏过了眼。

        “你之前不是左拦右挡吗?现在怎么突然这么支持了?还要去跟人家解释?”

        沈进闻言,一脸坦荡地说:“之前我只是怕她不愿意来京城,所以你也不愿意跟我回来。现在既然你们都在京城,那成就一桩姻缘,自然也是好事。”

        沈梧闰冷笑一声说:“你是看她娘现在是公主吧?”

        沈进笑了笑,说:“不仅如此,而且她做生意的确是有天分,有她帮你,你日后也能更加顺遂。”

        “你倒是真好意思说,了一点没藏着掖着。”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趋利避害,见风使舵,这都是一个生意人必备的东西。”沈进笑道,“只要你还有心思,我马上让他们给你备上一份礼,你拿着去周府,你们打小的情分,说开了就好了。”

        沈梧闰一脸淡然,说:“你愿意弄就弄吧,只是到时候若是被人赶出来了,我也没什么办法。”

        沈梧闰说完连个招呼也没跟沈进打,扭身便走了。

        公主府。

        “公主。”

        玉芙娘正倚在床头看书,一个丫鬟低眉顺眼的来到她身边,轻声提醒。

        “说。”玉芙娘说着,眼睛都不曾离开手里的书。

        “沈氏的大少爷来了,驸马正在前厅陪着。”

        玉芙娘闻言,翻书的手停了一瞬。

        “沈家少爷?沈梧闰?”玉芙娘喃喃道,见丫鬟点头,玉芙娘想了想,起身换了身见客的衣裳,缓缓往前厅走去。

        玉芙娘一进前厅就看见周夫子带着一张死人脸坐在主座,而沈梧闰脸上则是淡淡的挂着笑意,手边连杯热茶都没有。

        “这些丫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贵客上门,怎么就连杯热茶都没有呢?”玉芙娘满脸笑意地说着,走到周夫子的身边坐下。

        “见过公主。”

        沈梧闰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听了玉芙娘的声这才又坐了回去。

        “沈少爷来是有什么事吗?”玉芙娘淡淡的问。

        “公主还是像以前一样叫我闰闰吧,这沈少爷三个字,听着闰闰心里难受。”沈梧闰低着头,看起来十足十的乖巧。

        玉芙娘脸色不变,开口道:“这不好吧?你现在是皇商家的公子,少爷,不能再像以前一般了。”

        “公主倒真是会用话戳人,不管梧闰如何,也是在周家养大,周家一口一口给我养到如今。当年迫不得已不告而别,现如今整个周家拿我当陌生人一般,这,这我怎么受的了?”沈梧闰哑着嗓子说,玉芙娘隐约猜测自己是不是幻觉,怎么好像听到这沈梧闰的声音里还有一点哭腔。

        “你若是真受不了,那你就不会如今才上门。你等的是什么?等我们这几个长辈先去给你请安吗?”周夫子终于跟沈梧闰说了句话,只是脸上的表情仍旧很僵硬。

        “自然不是如此!我只是无法……”沈梧闰有些急切的开口,却说到一半打住了,眼睛看了看在门外杵着的那几个跟班。

        “你无法什么?你……”周夫子似是想要追问,手臂被玉芙娘拉了一下。

        “你的意思是你有苦衷?”玉芙娘问道。

        沈梧闰咬了咬唇,泪眼汪汪的跟玉芙娘点头,沈梧闰这副模样,到的确让玉芙娘想起来了小时候那个委委屈屈的小沈梧闰。

        “也罢,既然你今日这般庄重的上门了,那过去的便也过去了,你有时间常来走动走动。”玉芙娘说着,看了看门口那几个一直竖着耳朵听的人。

        沈梧闰点了点头,看了看周夫子没有变好的脸色问:“玉芙她……”

        “她不在府里!”周夫子沉声道,“她跟她的未婚夫出门了,你今儿若是要见她,可不能了。”

        “竟是这样……”沈梧闰看起来有些沮丧,“那我可以等等她吗?我……有些话要跟她说。”

        周夫子皱了皱眉,直接骂他出去有失风度,可是想到他不告而别伤玉芙的心,周夫子就不愿意让他再见玉芙。

        “你愿意等就在这儿吧,只是我们两个年纪大了,就不陪了。”玉芙娘看上去倒是比周夫子洒脱不少,说完跟沈梧闰点了点头拉着周夫子离开了。

        沈梧闰一动也不动,周家也没一个人管他,沈梧闰愣是在厅里坐到了天色开始变暗,这才等到在外面浪了一天的玉芙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