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农家娇女三岁半
字:
关灯 护眼

三百一

        玉芙在院子里看见那几大箱的礼就有些疑惑,直到见到前厅门口傻站着的几个跟班,玉芙这才明白里面做的是谁。

        玉芙脸上不由得浮上了笑容,玉芙清了清嗓子,刻意做出一副冷漠的样子,这才进了前厅。

        “你来干什么?”玉芙冷冷地说,生气的甩上了门。

        随着门“哐当”一声关的严严实实,玉芙也直接跳到了沈梧闰的怀里。

        沈梧闰稳稳的接住她,脸色上微微缓和。

        “你怎么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来了?咋了?沈进出事了?”玉芙靠在沈梧闰肩头,声音极轻地问。

        “你想说他是不是死了?很不幸,没有。”沈梧闰淡淡地说。

        玉芙顺手给了他一杵子,说道:“你也不要这么不客气,他对你其实还可以,我听人说沈念星以后不是沈掌柜了,铺子都转到你的名下了?”

        沈梧闰点了点头,松开玉芙,从怀里掏出一叠纸。

        “这是什么?”玉芙有些疑惑地问,拿过来看。

        “契约?你这是……”玉芙越看越心惊,每张契约上写的清清楚楚,都是把沈氏的铺子转到周记,沈梧闰的章盖的清清楚楚。

        “都给你了。”沈梧闰拄着脸观察着玉芙的表情,等着玉芙高高兴兴地送上感动之吻。

        玉芙把那一叠纸规规矩矩地叠好,推到沈梧闰的面前,一脸正色道:“我不能要,你这太癫狂了。”

        沈梧闰有些不理解的皱眉,“为什么不能要?你不是喜欢这些吗?还是说,这要是范北澄给你的你就要了?”

        “啊?这关范北澄什么事?我们俩的事不是给你说了个清清楚楚了吗?你还在吃什么味?”玉芙翻了个白眼,把契约往沈梧闰的怀里装。

        “清楚?再清楚也没用。你看谁家好姑娘跟一个大男人一出去就是一大天?我跟你说,等我从沈家出来,咱们俩能成亲了,你就不许再出去看铺子了。”沈梧闰一脸别扭地说。

        玉芙甜甜一笑,看的沈梧闰眼睛微微发直,玉芙笑道:“好啊,我也不想去,到时候把铺子都给你,让你去赚钱,我就在家里花钱。”

        沈梧闰郑重地点头,“可以。”

        玉芙轻笑着推了推他,窝在沈梧闰的怀里听他讲昨日沈府的事。

        “贴身丫鬟?我只有一个丫鬟,叫阿吉。但是她,看着不像这样的人……”玉芙琢磨着说。

        “判断一个人也不能光这么猜,你注意一些。若是自己贴身的人出了问题那就太危险了。你看看现在的我,处处被人看着,什么都不能做。”沈梧闰说道。

        玉芙揉了揉沈梧闰的头发,算是安慰他,随即点了点头,然后义正严辞地把沈梧闰给撵了出去。

        铺子交出去的第一晚,沈念星越想越气,摔摔打打的跑到了他最常去的青楼,想舒缓一下心情。

        可是沈念星做梦也没想到,这帮趋炎附势的人,早早都得知了他不管事的消息,谁也不肯接待他,生怕沈家不肯给他挂帐。

        沈念星憋了一肚子的气回了府,命人搬了一屋子的酒出来,上来就拿了一瓶砸在地上。

        “老子是不管事!又不是被沈家逐出去了!这帮狗娘养的!”沈念星骂骂咧咧地喝酒,也不知喝了多久,迷迷糊糊的看见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谁?”沈念星迷迷糊糊的看向她,“没人管了吗?谁允许你这样随便进来的?”

        “他们都去睡了,您经历了这样的事,大家心情也都不好。”来人便是在沈念星府上住下的静如,周安安离京之时,她拼了半条命逃了出来,而后在沈念星的安排下住在了他的后院。

        沈念星哼唧了一声,没再搭茬。

        “看这个结果,脏水是没泼出去?”静如轻声说道。

        “脏水?”沈念星冷哼一声,“沈进那个没胆子的!周玉芙是公主的女儿!他不敢去跟人家对峙!就算是那个丑女人把账本放进了周玉芙的房间也没用。”

        丑女人三个字实实在在扎了静如的心,静如咬着牙看了沈念星一眼,忍下了这口气。

        其实静如根本就没把账本送进去,她现在根本接触不到玉芙的房间,她是猜到了这样的结局,用这话来糊弄沈念星罢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能走明路了,要想些阴招才行。”静如淡淡道,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纸包。

        沈念星把纸包接了过来闻了闻,“这是什么东西?”

        静如冷笑一声,“毒药。”

        沈念星一个激灵,酒都醒了一半,一下子把那毒药扔了老远。

        “你让我把这药下给周玉芙?”沈念星问道。

        静如点了点头,“她死了,就没人再跟你作对了。你不会不敢吧?”

        沈念星冷笑道:“我有什么不敢?若不是周玉芙现在被保护得太好,我杀了她一万次了。只是你说的简单,你做他的贴身丫鬟这么久,你都没能毒死她,你让我怎么办?”

        静如叹了口气,说:“我之前没想这么绝罢了。只要你敢,我告诉你怎么办,保证她能乖乖的把这药给吃下去。”

        沈念星摇摇晃晃的把刚才扔出去的纸包捡了回来,盯着那纸包看了半天,时间之久让静如都怀疑沈念星是不是没听懂自己在说什么。

        就在静如正要再说一遍的时候,沈念星突然开口道:“这药,能毒死几个人?”

        静如看着沈念星,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