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农家娇女三岁半
字:
关灯 护眼

三百一十一

        静如与沈念星商量完,便起身离开,出门的时候与一个粉衫女子擦肩而过,静如心里有事,倒是没太注意女子,女子则是淡淡的看了静如一眼,抬脚走进了沈念星的房间。

        “少爷。”女子温温柔柔地把手中的食盒放在沈念星的面前,一直在愣神的沈念星直到这会儿才注意到有人进来,手忙脚乱的把桌上放着的纸包收了起来,女子一晃眼看了个清清楚楚,只是快速地垂下了眼睛,假装自己并没注意。

        “阿好?你怎么这时候过来了。”沈念星皱了皱眉毛,有些不悦地问。

        阿好撇了撇嘴,一脸委屈的模样,娇滴滴的开口道:“少爷,我听人说你要了酒,特地去煮了醒酒汤给你喝,怕你明儿起来难受,你还凶我!真不知道我这是为了什么。”

        沈念星的后院儿里美女如云,而最得沈念星喜欢的就是阿好这一个。阿好是他从别人家要来的丫鬟,这女子自小过的苦,爹娘都不在了,也没什么后盾,完全拿沈念星当自己的天地,低眉顺眼,温柔小意,是个很能让沈念星舒心的角色。

        沈念星盯着阿好,在心里估量着阿好有没有看见纸包,有没有可能泄露他的计划。沈念星转念一想,想到阿好已经跟了他这许多年,若是害了自己她也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这般一想,沈念星整个人也就放松了下来。

        “我只是问问你,哪就有那么多话要你来说?把醒酒汤给我。”沈念星说着,接过醒酒汤。

        “今儿的事我都听说了,少爷你别着急,那沈梧闰到底是后来的一个小子,再是亲生的,这两年的感情还能越过你从小的侍奉了?”阿好温言宽慰着沈念星。

        沈念星冷笑一声,说:“早就越过去了,谁不是更喜欢自己的骨血?最恨人的还不是沈梧闰,是那个周玉芙!要不是她抓着过去的事不放,死死针对我,我怎么可能给沈梧闰这样的机会!这个小娘们才最是可恨!”

        “周玉芙……”阿好在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瞳孔微缩,在嘴里来回咀嚼这三个字。

        “怎么?你也听说过她?”沈念星嘴角嘲讽之味明显,“一个女人,都这个年纪了,不好好准备着嫁人,整日抛头露面,我还就不信她有个公主娘就能怎么样!我倒要让她看看我这次怎么收拾她!”

        沈念星说着捏紧了自己手里的纸包,阿好看了一眼,伸手去抱沈念星的腰,柔声说道:“生意怎么样阿好不管,也管不了。但是少爷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若是你出了事,阿好日后可怎么办?阿好去依靠谁?”

        沈念星轻轻拍着阿好的肩膀,低声说道:“阿好放心,少爷不会出事,这次要出事,也是这个小娘们出事!还有沈梧闰,不是姐弟吗,那就去一起陪她好了!”

        阿好从沈念星怀里抬头,正对上沈念星那双充满了怨毒的眼睛。

        然而阿好似乎对这样的沈念星已经习惯了,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满眼深情地给沈念星顺了顺头发,又乖乖的窝在了沈念星的怀里。

        沈念星似乎也对阿好的表现很满意了搂着阿好的手收紧了些,“阿好,若沈梧闰不在了,沈家只有可能是我当家。到时候没有那帮老东西管着,我就休了夫人,把你扶正好不好?”

        阿好听了沈念星的话似乎很高兴,甜腻腻的声音传到沈念星的耳朵里,这才让糟心了一整天的沈念星高兴了一些。

        这日玉芙刚和范北澄分开,刚要去铺子里,迎面走来一个大白天穿着一个黑斗篷的人,来人拦住了玉芙的去路,明显是有话要跟玉芙说。玉芙打量了他几眼,这人一身挡的严严实实,让人一时连他是男是女都难以分辨。

        “阁下……找我有事?”玉芙犹豫着开口道,手里习惯性的去找那个装着银针的荷包。

        “借一步说话。”来人低声说着,玉芙这才听出此人应当是个女子。

        女子说完转身就走,玉芙左右看了看,衡量了一下她的危险性,还是默默的和她保持了一段距离跟了上去。

        “你可算是来了!”

        玉芙一进铺子就听见施秦大呼小叫地喊着,人也随着这一句蹦蹦跳跳的来到了玉芙面前。

        “今儿你也在这儿啊?可是巧了。”玉芙有些敷衍的说了一句,闪开施秦的大身板子往铺子后院走。

        施秦也没在乎玉芙的敷衍,连忙跟上去,笑道:“我可不是巧了才在这儿,是有事找你,知道你今天要来这儿,我才过来的。”

        玉芙闻言停住了脚步,回头看施秦,问道:“你说我没来之前你就知道我要来这个铺子?”

        施秦点点头,说:“对啊,你不是按照街道的顺序看铺子的嘛?这个谁都知道啊,想要找你,看看你昨天去了哪个铺子不就完了。”

        玉芙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说:“原来是这样,难怪她会在那里等我。”

        “你说啥呢?你今天怎么了?怎么感觉你心不在焉的。”施秦看着玉芙魂不守舍的模样,开口问道。

        “没什么,你刚才不是说有事找我吗?怎么了?”玉芙一边问着一边在后院坐下,顺便吩咐伙计去拿流水过来看。

        施秦高高兴兴的在玉芙边上坐下,笑着说:“你上次不是说想吃地道的芙蓉糕吗?我真是把告示贴遍了整个京城!可是那东西是南边的特色,一直也没有个像样的厨子来应招。可巧,今儿一大早就来了一个厨子,上来就给我表演了一番,这一手芙蓉糕做的是真真的好吃,我这不是特地拿过来给你尝尝,圆了我们周掌柜的一个小梦。”

        玉芙听了施秦的话,有些兴趣缺缺的把小厮递过来的食盒打开,里面一个素白的盘子,上面放着几块素白可爱的糕点。

        “我就是听李掌柜提了一嘴,好奇而起,你还真上心了。”玉芙说着,拿出一块糕点,刚要往嘴里放,脸色却一下子凝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