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农家娇女三岁半
字:
关灯 护眼

三百一十四 大结局

        “别没屁搁楞嗓子行不行?”玉芙说着轻轻锤了沈梧闰一下,这下可好,还给沈梧闰锤咳嗽了。

        玉芙连忙帮他顺气,嘴里数落道:“你也是真能憋。你爹守着你,你冷了,饿了,挺不住了你就跟他说嘛!把自己还搞出风寒,躺了几天还饿瘦了,你们这爷俩也是够有意思。”

        沈梧闰顺过气摇了摇头,嘴角浮起了一抹苦笑,说:“不是我不想告诉他,是我不能。你看这次皇商丢了,他不比我要死了更难受?那几乎是一夜白头的程度。若是他提前知道,他会想尽办法把沈念星送走,不会让沈家受牵连。”

        玉芙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说:“我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本来也没想把整个沈家算计进去。没想到我哥还留了一手,不知道从哪儿搞出那块玉佩,成了铁证。到最后啊,大赢家还是我哥。”

        “九皇子也是没办法,他不先出手,二皇子迟早也要害他,他也是借力为之。”沈梧闰道,“到还是你神一些,沈念星要下毒你都能猜到。”

        玉芙翻了个白眼说:“我哪有那么神了?这还不是因为……哎呦!我还有大事呢,我得走了。”

        玉芙说完急急忙忙起身,沈梧闰拉住她的手,委委屈屈地说:“你不陪陪我了?我还病着呢。你是不是要去送范北澄?”

        玉芙无情的扯下沈梧闰的手,说:“不是!我得去送帮我们躲过这一劫的大功臣,她今儿就要离京了。”

        “怎么回事?”

        “等我回来再跟你说,走了啊!”

        玉芙说完匆匆忙忙的就走了,离开沈府之前还看见了在院子里望天的沈进,沈进看了她一眼没说话,玉芙不由得叹气,他看上去的确是如沈梧闰说的一般,似乎一夜之间就苍老了许多。

        玉芙急急忙忙的赶到了城门口,一个身着粉衫,带着白色面纱的女子站在队伍之外,玉芙几步赶了过去,紧紧抓住她的手。

        “我来晚了,还好你肯等等我。”玉芙喘着气说道。

        女子掀开面纱,赫然就是沈念星曾经最宠爱的小妾,阿好。

        阿好微微皱眉,说:“我还真后悔了,眼睁睁看着比我来得晚的都出了城,我因为等你耗到现在。”

        玉芙嘿嘿一笑,说:“怪我怪我。阿吉,把箱子给我。”

        阿好看着阿吉拿过来一个小箱子,开玩笑一样说:“怎么?给我准备跑路的金银珠宝了?”

        玉芙倒是一脸正色,说道:“不是,是银票,我想着银子你带在路上不方便,银票都是施氏的,他们家铺子多,应该不难换钱。”

        阿好有些惊讶,却把箱子推了回去,说道:“不用了,沈念星给我的,够我过一辈子了,其实他待我还是不薄的。”

        玉芙脸上有些抱歉,说:“都是我,害的你丢了安稳的生活。”

        阿好捂着嘴笑,说:“哪有什么安稳?我到哪儿都能安稳的。我欠你的恩情,这下是还清了,从此啊,我是真可以忘了我曾经有个名字叫何花儿了。”

        “那也算是恩情了?都多少年的事了。”玉芙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还是收了银票吧,有个保障,要不然我也于心不安。”

        几日前,阿好拦路玉芙,告诉了了玉芙沈念星的计划,并且帮着玉芙换了沈念星手里的毒药,还去刑部实名举报了沈念星,从头到尾的配合了玉芙的这场大戏。

        而阿好帮着玉芙的原因无他,只是因为玉芙少年时的一次挺身而出,帮助现在的阿好,曾经的何花儿,给了她反抗的勇气,逃离了自己曾经的生活。

        阿好听了玉芙的话,也不夹咕,默默的接过了玉芙准备的小箱子,垂着头说:“昨儿我去看沈念星了,他几乎快疯了,一边撞着墙,一边说自己没有谋害皇嗣。看着的确还挺可怜的。不过……他也算是活该,他虽然没有谋害皇嗣,但是他手上的人命可也实在不少了。”

        阿好说完,抬头冲着玉芙笑了笑,说:“我还去看了那个静如,她被打的也不成个人样子了,说话颠三倒四的。不过我还是听出来,原来她帮着沈念星是因为她喜欢你出家的那个未婚夫。我看她这么深情,我就善心大发,把范北澄出家的事告诉她了,这下可好,她也疯了。这下沈念星可有伴了。”

        “我现在是该夸你真善良吗?”玉芙有些无奈的笑道。

        阿好笑了笑,看了看城门口的队伍,说道:“不说了,我这就走了,一会墨迹到天都黑了。”

        玉芙点了点头,郑重的拉着阿好的手说:“一定要好好的,真的很感激你。”

        阿好笑了笑,放下面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京城。

        四年后。

        “玉芙,你说说你真就舍得把你这么多年的心血都交给沈梧闰了?那可是你一点一点打下的江山。”陈念青挎着玉芙,轻声说道。

        玉芙笑了笑说:“没什么舍不得的。只要全家人都好好的就好了,我本来就出去做生意,本意就是改善大家的生活,交给他,我也乐得轻松。主要我实在受不了沈梧闰吃飞醋了,这人神经病,有了孩子以后比以前更难哄了。”

        陈念青闻言也笑了,说:“你看你家玉尚就很乖巧,吃醋就生闷气,你不理他,他自己就好了,是真的贴心。”

        玉芙闻言,远远的看了一眼跟沈梧闰正说话的周玉尚,偷着笑了,原来他也是有人能治住的。

        “我真没想到,最后玉芙还是落在了你的手里。”周玉尚远远的看着自家念青高高兴兴的和玉芙说话,低声跟身边的沈梧闰说。

        一边的周玉乾也跟着凑热闹,说:“诶,对了,他们都说你作为女婿,吞了周记的财产,才把沈氏做成天下第一,你是不是为了这个才跟我家玉芙在一起的?”

        沈梧闰笑了笑,眼睛在自家闺女身上一刻未挪,嘴上说道:“那你呢,你是为什么腆着脸坐享齐人之福?”沈梧闰说完指了指另一边忙着招待客人的华阳阳和李玉儿。

        周玉乾红了红脸,说:“我不跟你说,我去找玉杭,他那边忙不过来了。”

        “太子驾到!”

        随着一声高喝,本来忙乱的院子里更添一派喜气。

        “小伙子,麻烦问问你,这是谁家在办喜事啊?”

        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太太凑在人群之中,颤颤巍巍地问着眼前看起来面善的男人。

        男人打量了一眼眼前的老太太,看着她一身的脏污,忍不住往边上闪了闪,开口说:“您不是咱们京城本地人吧?这是咱京城首富,沈家给大少爷办的满月酒。”

        老太太连忙点头,又听男人说道:“你可以去后面那条街,那条街给乞丐施粥呢!你可以去领上一碗。”

        老太太闻言一下子生气了,气冲冲的往人群外走,边走边嘟囔道:“我领什么粥!我又不是乞丐!我家孙女儿金芨那可是有钱人家的小妾,迟早是要做夫人的,等她做了夫人,就接我去享福咯!”

        那个面善的男人看老太太生着气走了,还挺奇怪的,直到在排着队领粥的人群里看见老太太的身影,这时才意识到老太太不是生气,只是着急领粥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