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十二刀剑歌
字:
关灯 护眼

第九章 血月

        “小弟弟,夜这么深了还不回家,在这里干什么呀?”江逸刚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便一下撞进了一人怀中,随之而来的便是这媚入骨髓、叫人浑身一阵酥软的声音。

        江逸眼神一变再变,转瞬间便是一道剑气发出,却一下被身后那女子握住了手腕,气脉被阻,凌厉的剑气在顷刻间消散为无物。

        “人不大,倒还挺凶!”那女子娇声笑了起来,一缕黑色发丝垂到江逸耳边,又被她拢回耳后。

        江逸这才注意到钻入鼻尖的那股气味并不是预料中的浓重血腥味,反倒是一阵芳香。背后是两团柔软挤压着,两人几乎贴到了一起!

        “呐,那边那个死人,你看到了吧?”那女子倒是毫不忌讳与江逸的亲密接触,反倒将全身都压在了江逸身上,宛如瘫了下去一样,娇躯软若无骨,浑身带着一丝慵懒,将红唇凑带江逸耳边,吹出阵阵香风,如同炫耀一般的笑道,“我干的哦……他想非礼我呢,我就只能这样了啊……特地精心布置了一下,很漂亮吧?”

        江逸死死地闭着一张嘴,攥紧了拳头,心中怒火中烧。凑到他耳边的那张俏脸上一股媚态浑然天成,丹凤眼中尽是笑意。那红唇上胭脂若血欲滴,或者说……那根本就是她以血做胭脂画出来的!

        他还是不敢轻举妄动,那女子虽然将手从自己的手腕上移了开来,但始终有一缕灵力留在他的气脉上,若对方真有那个意思,动动手指便能废了自己这只手。

        现在没动手,那就说明至少还有的商量。

        “你倒是说句话呀,难道是个哑巴?”女子嬉笑着戳了戳江逸的脸,一身红裙在月色下摇摆,更显妖异。

        “前辈迟迟不动手,是想捉弄我吗?”江逸冷着脸,沉声道,“修士的心脏或气海,应该比普通人的要美味的多吧?”

        “嗯……道理是这样讲没错,不过嘛……”那女子用一根青葱玉指点着下巴,思考了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会儿,笑着解释道,“你也看到了,我刚刚才吃了一个下肚。小女子胃口小得很,一个就够了,再吃会胖的。”

        “再说,我看你模样长得俊,多玩玩不行吗?”那女子笑着,莲步轻移,突然转到了江逸面前,伸出芊芊玉手勾起了他的下巴,娇笑道,“看看这模样,都有点舍不得吃你了。要不然你以后就跟我走吧,我可以让你多活些时日。”

        江逸看着女子一脸巧笑嫣然,竟突然有些失控的感觉。尤其瞥见女子那两条白皙而细腻的大腿就那样露在外面的时候,一双玉足不着寸缕,却如同凌空飘着一样纤尘不染,只觉得忽然一阵口干舌燥,仿佛有一团莫名其妙的心火烧来,一下便将他吞了进去。

        “有什么好犹豫的嘛……”那女子浑身上下一股媚态顿生,迷人心魄,江逸眼中她是眉眼如山水画般婉转多情了起来,一身白皙的皮肤下透着一层羞涩的淡粉色,整个人都变得朦胧,张开一双玉臂,婉转求情道:

        “呐……来嘛……从今往后只有你和我……要我干什么都依你……”

        江逸在恍惚中抬起脚向前走去,步履踉跄,直扑向美人怀中……

        噌!

        腰间陡然发出一道翠绿色光芒,并不刺眼,如玉般温润,却是一柄利剑直直的刺入江逸内心,令他重回清明。

        最后一步重重地踩在地面上,却溅起了血珠无数,在江逸衣袖上绽出了数不尽的血痕。他这才惊觉过来,自己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入了那块空地,走入了那一小片血泊之中。若再向前行去,恐怕就是有去无回了。

        之前死在林中空地的那人,恐怕也是这样被引诱过来的吧……江逸低着头,冷汗浸湿了整个后背,沙哑着生硬道:“前辈……”

        “前辈可是把人家叫老了,”那女子可不知道他已经清醒过来的事实,娇笑连连,“叫我丹霞,或者……姐姐也行。”

        “呵呵……”江逸突

        (本章未完,请翻页)

        然笑了起来,一下直起身来向后连退数步,冷眸如剑,笑中带上了一丝决绝,“前辈不必再多费心力了,我是不会跟你离开的。”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江逸虽然穷且怕死,但绝不至于沦落到为求活命,与邪道苟且的地步!”江逸的一头墨色长发在夜风中飞扬,他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笑得便愈发恣意起来。

        听他这么一说,丹霞一下敛起了笑意。她回身走到林中空地的中央,玉足踏过血泊时只激起些微不足道的涟漪,脚仍是那般干净。

        她任由月色银辉洒落在自己的娇躯上,悬空坐了下来,托腮看着江逸,撇了撇嘴道:“我为什么要现在就杀了你?你背上的那一双龙渊白鹿可是凌厉得很,要是我动手了,难保不会神兵护住伤了我,反而得不偿失。”竟是一副索然无味的样子。

        江逸在听见“龙渊白鹿”这个词时,却是如同遭了雷劈一样愣在了原地。龙渊剑、白鹿刀,他从未与任何人提起过,连云清尘都知之甚少!她是怎么知道的?

        “很意外吗?”丹霞看见江逸瞬间呆若木鸡的神情,失笑道,“我还知道刀剑令呢!对于你,我了解的可比你以为的要多得多!”

        “这次还是先放你一马,不过……”丹霞又展颜笑了出来,走到江逸面前,青葱玉指在自己红唇上一抹,恶作剧似的笑了出来,“我还是要留点纪念的……”

        沾染鲜红的玉指点在江逸唇上,同样勾勒出一抹鲜红。丹霞以自己唇上的胭脂在江逸脸上勾出来一个笑脸,一直咧到耳根,宛如一个疯狂大笑的丑角。

        “完成啦!你笑起来多好看啊……”丹霞背着手,后退了几步,像是欣赏一件杰作一样,连连点头,笑靥如花。

        江逸被她用不知什么手段固定在原地,动弹不得。

        他只能看着丹霞又背起双手向后走去,一身血色,却笑得宛若一个邻家少女,回眸一笑:“那就……下次再见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