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十二刀剑歌
字:
关灯 护眼

第一百三十一章 第一道雷劫

        轰!!!

        一道手臂粗细的雷蛇从天而降,带着无可匹敌的威势径直轰向庞涓。后者仍旧没有乘着剑光升上半空,他就只是很平常的站在地上,抬起头仰望着那一道毫不留情地劈向自己的雷霆,眼中只有沉静。

        一开始……就只是试探而已……

        循序渐进……庞涓闭上了眼睛,与一般修士不同,到达紫府境的时候每个人都已经开始演化出独属于自己的一些变化了,像庞涓就是,专修土行灵力的话,脚踩大地就是他最强大的时候,整座大地都将是他的护盾!

        手一挥,几乎没有发出什么灵力波动,气海中央的无尽沙海陡然卷起一阵沙尘暴,凭空而起,呼啸着充斥了整座气海。然后,在力量的投射之下,这一座沙尘暴竟被投射进了现实之中!

        不是某种无法接受的神秘的术法,就是庞涓自身的能力,在无尽沙海的加持下,只要没有更加强大的土行灵力的修士与他争抢,那么整座大地的控制权都将握在他手上!虽然依旧存在极限……但是这一步在凡人眼中看来就已经能被称作是天威了。

        尽云诡域,荆越关内。

        江逸他们还没能赶到庞涓所在的地方,至少视野中还没有出现庞涓的身影,出于对劫云的考虑,江逸他们停在了离庞涓十里之外的地方,然后看见第一道劫雷轰然落下!

        江逸眼神无比凝重,这道劫雷虽然只有手臂粗细,但是其中蕴含的力量却是他无法想象的强大。自己所渡过的天丹之劫在这一道紫府劫面前几乎没有被提起来对比的资格,而这……仅仅是开胃菜。

        不知道庞师兄的压力大不大……

        江逸眯起眼睛看向那道雷劫,然后,忽然发现雷劫下方猛然亮起一点微光!

        “没有灵力波动……”云清尘在江逸身边轻声说道,“是不是因为庞师兄的紫府异象……”

        “是。”对于这个问题,所有人中距离紫府境最近的乐芊芊自然拥有最大的发言权,她轻轻一点头,松了一口气似的,笑了出来,“这就是他的紫府异象啊……看起来是相当强的那种类型呢……”

        张欣萌抓紧记录着这一切。

        陈仲还在鬼哭狼嚎,哀求着乐芊芊赶紧放他走。

        然而众人早就选择性的将这家伙屏蔽了。

        …………

        随着死灰色的沙尘冲天而起,一颗颗细碎的沙尘挡在了庞涓面前,这好像有些令人费解。因为,它们本应该在空中无力的漂浮聚散着,就连凡人都能够随意践踏的尘埃灰土,在这骇人的雷劫面前又能发挥出什么力量呢?

        但是在庞涓这里,这一切都是能够被理解的,无力的尘土在他的手中也能够发挥出足以抵挡劫雷下落的力量。眼一凝,无数松散的尘埃便凝结成了一道盾牌竖立在他面前,雷劫落下,狠狠地砸在了土盾之上。

        这一刻,仿佛整片大地都震动了一下,庞涓一脚陷下半寸左右的深度,但是他的眼神中却没有丝毫的惊慌,就像是对自己构建而起的土盾有着极大的信心一般,不见丝毫动摇。

        雷光中,银白色的光辉四处发散,就像是凭空点起了一个小太阳似的,照得人睁不开眼睛来。一道道雷蛇散落到地上,发出“滋滋”声响消失,顷刻间便像是铺满了地面,犹如一地雷池,常人来到,就连靠近都做不到。

        雷劫再强,终归有极限,况且这也只不过是一道开胃菜,自然不可能太过强大。待到满地的雷光渐渐散去,只见庞涓稳稳的伫立在逐渐消失去的雷池中央,神色平静,依旧没有一点变化。

        他身前,一面尘埃铸成的大盾也稳稳的伫立着,雷光竟没能动摇到它分毫!庞涓倒是在此时忽然叹了一口气,伸手抚在土盾上面,轻声道:“看来……一面土盾的极限,应该就到这里了。”

        尽云诡域的大地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自己在这里对大地的掌控能力仿佛受到了什么压制一样,没能发挥出全力。若是在现世,这一面土盾起码能够挡下前两道雷劫,但是在这里,只足够最开始的一道。

        “也罢……要是太轻松,我反而要怀疑是不是自己太弱了。”庞涓笑了一笑,喃喃自语道。紫府劫的强度和渡劫者自身的强弱也是有挂钩的,但是同样没有太明确的划分标准,所以很少会有人提及这一点。

        眨眼间,第二道雷劫猛然落下,庞涓稍微眯起一些眼睛看向那道雷劫,岿然不动。

        他已经开始渐渐适应紫府境的实力了,现在,或许应该好好想一下自己的紫府异象。既然是土行灵力,无尽沙海,那么如果是塑形的话……

        他缓缓闭上了眼睛,心念一动,无数沙土随风而起,围绕着他周身不断变换着形态,刀、枪、剑、戟……似慢实快,无数的形态变幻只在一瞬间发生。

        但是,雷劫下落同样快得令人不及眨眼,就像是直接穿过了空间一般,上一秒还远在万米高空之上的劫雷,这一秒就已然落到了庞涓面前,无数细小的雷蛇从这道劫雷中钻出来吸附到庞涓身上,令人浑身一阵酥酥麻麻的。

        沐浴在泪光之中,庞涓两眼猛然一张,周身不断变化着的尘土在这一刹那有了实际的形态,然后……地裂云飞!

        轰!!!

        雷蛇散落,紫府境的灵力冲天而起将这道雷劫硬生生从中剖开!大地不停震颤着,裂开无数条深不见底的地缝!本应没有实质的劫雷,因为强大的冲击力来得太过突然,竟直接被庞涓从中间破灭开来,徒留在半空中无力地缓缓消散!

        远处的众人一时间都忘记了感叹,怔怔的看着天上劫云越积越重,心中却没有了半分担心,只是无尽的感叹。

        陈仲更是被惊得一下子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不敢置信的指着天空上尚未消散完全的雷光,颤颤巍巍地说道:“这……庞涓……是庞涓那家伙……弄……弄得?”这阵势,他以现在的实力回去渡金丹劫都没信心能这么潇洒!

        “我现在越来越好奇了,庞涓的紫府异象到底是什么……”乐芊芊掩嘴轻笑道,“反正肯定和土有关系吧。”

        “……沙……海……”张欣萌捧着《荒海拾字》一个字一个字很费劲的往外蹦出来,艰难道,“好像……是一片沙海……”

        “这都能看出来?”乐芊芊愣了一下,惊道。

        “好像……可以……”张欣萌也愣了一下,然后看着乐芊芊好奇的目光,弱弱的点了一下头。

        “那我的呢?能不能看出来我的是什么?”云清尘一听竟然有这么好玩的事情,于是立刻凑了上来,指着自己连声问道,“是不是很漂亮的一片花海?还是草原?这些不行的话……海滩也行!”

        “我……我只能看见……已经……出现了的……”张欣萌看着云清尘,急忙解释道,紧张得差点又口吃了,连连摆手,眼泪都快急得掉了下来,“没出现的……我看不到的……”

        “好了好了,你别为难欣萌了。”江逸走过来提溜起云清尘的后衣领,无奈道,“《荒海拾字》还没有那么神奇,要是这都能办到的话,和预测未来有什么区别?”

        “可是我想知道嘛……”云清尘小声嘟囔了一句,然后看着江逸赌气似的鼓起了腮帮,把脸鼓成一个小包子,“你先放我下来!”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