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十二刀剑歌
字:
关灯 护眼

第一百三十九章 救场

        尽云诡域中,琅嬛峰的所有人都在经历着一场蜕变。庞涓站在钟楼顶上,俯视着下方的一片混乱,竟突然觉得有些陌生。明明一个多月前他在这群人身上感受到的都只是一片死气,但是现在,那股沉重的死气不见了。

        在一场又一场战斗的洗礼之下,庞涓能感受到这群人的变化有多么大,甚至可以说跟之前完全是两类人都不为过,即使他亲眼见证了这一切改变的发生,也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没有办法将这一切跟几个月前联系起来。

        “那……我也不能闲着了啊。”庞涓挠了挠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笑了出来。他站在这里当然不是浑水摸鱼的,他有着更加重要的任务——保证琅嬛峰弟子中没有任何人死于这场战斗。

        灵识覆盖了一大半的战场,庞涓缓缓闭上眼睛。在他的脑海中浮现而出的就是身下这场战斗的全部细节,琅嬛峰三十二人,现在有二十几人的战斗细节都处在他的脑海之中。灵识飞速运转着,寻找着每一处薄弱的地方,然后……

        庞涓的身形突然消失在了钟楼顶上,隐约能瞥见一道昏黄的流沙从高处一跃而下,转眼间便落到了地上。忽然一弯折,绕过了一人的脚下继续像某个早就定好了的方向冲杀过去,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在战场上的某一处,一名琅嬛峰的弟子奋力挥下一剑,在闪烁的剑光中一道无形剑气喷涌而出直向前冲过去,面前的巨大鬼尸在这一瞬被斩成两半。随着黑色脓血喷溅出来,鬼尸的身体向两边分别倒下,手臂上狰狞的脸叫得更加凶残凄厉,却渐渐没了声息。

        “终于……”那名弟子明显松了一口气,高兴地笑了出来。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斩杀去了一只鬼尸,顿时一股久违的自豪感涌上心头。他笑着转过身去同身后的另外两名队友高举起了手掌,后者也笑得很高兴,喘着气同他击了个掌,然后……

        笑容变成了惊恐,一道风声灌耳,鬼尸的嘶吼声在瞬息间靠近,时间在这一刻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他艰难地转过头去,只见一个萦绕着黑雾的腐烂爪子向自己脑袋上抓过来,那上面腐烂的恶臭味充盈了自己的鼻腔,余光好像看见了队友向自己这边扑过来,但是已经来不及……

        恐惧……死亡的恐惧瞬间就充斥了他的内心,一瞬之间,仿佛自己的身体都要被分成无数碎块,皮肤上略微显出刺痛的感觉,他……在这一刻竟然连动弹一下都做不到!

        胜利……死亡……在这一刻无缝衔接了上来!

        “注意了!”忽然不知道从哪里传过来的一声大喝将他的意识重新唤了回来,竟是从脚底下传过来的!

        一道流沙飞窜而起三尺高!几乎是贴着他的脸飞起来的,昏黄的色彩填充满了他的每一寸视角,在这一瞬间他甚至没有办法分辨出到底是什么东西,分辨出刚才那一声到底是谁喊的,只是觉得熟悉。

        流沙在瞬间成型,从中露出了庞涓的脸,神情凛冽,一整个人的气质在这一瞬都如同枪一般挺拔锋利,横身空中手持一戟劈斩开了那只冲过来的鬼尸,然后……

        落地,腰身猛然一扭,庞涓在落地的那一瞬间直接将鸣沙戟深深地刺入了地下!

        轰!!!

        无数的沙尘应声而起,如同风暴一般席卷了他周身四尺!细看之下,沙暴一般的尘埃组成了无数杆大戟在庞涓落地的同时从地下斜刺上来!周身四尺之距,在刹那间变成了一片死域,独独避开了那只三人的小队,鬼尸一只不留。

        “庞师兄……”那三人是第一次真正见识到紫府境的力量,震撼得一式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神情激动,有些结巴的叫了出来。

        庞涓从地上缓缓拔出鸣沙,看了那三人一眼,笑道:“战斗的时候小心一些,下一次运气就不一定有这么好了。要高兴的话,还是留到绝对安全的时候比较好。”

        “……是!”那三人异口同声道,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记住就行,我走了。”庞涓耸了耸肩,鸣沙重新归于尘土自他手中缓缓落下,抬脚便往另一个方向赶过去。

        “庞师兄,等一下!”其中一人忍不住又叫了一声,好像是有事情要问似的,有些犹豫不决。

        庞涓停下了脚步,转身问道:“什么事?”

        “救下我们……以后还会有吗?”那人犹豫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会有,只要我还能大,只要我能看见,有危险的人我都会救!”庞涓几乎是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说完之后才很无奈似的耸了耸肩,笑道,“你们是不是忘了?我可是琅嬛峰的大师兄啊,你们要是出了事的话,我还要被雷长老问责的。”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一脸严肃的告诫道,“但是你们不要以为自己就绝对安全了,我的能力还做不到覆盖整个战场,也没有能力同时救下所有人。所以……不是每一次遇险都能够得救的,不要想着依靠我来救场!”

        “三十二个人,不算上我和乐芊芊他们几个,你们也有二十八个人。”庞涓叹了一口气,说道,“而我的能力只能做到同时看见二十个人……这还是极限情况,根本维持不了多久,平时就只能轮流监控你们之中的一半左右,所以……”他笑了出来,“要说你们每一次战斗都是游走在生死线上,也不为过,毕竟是真的有可能死掉的。”

        那三人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我们以后……会小心的。”

        “那就行了。”庞涓挥了挥手,重新化作一道流沙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中,再度出现时,就已经是在战场的另一端了。

        “还是要自己去博命啊……”那名弟子叹了一口气,重新投入了战斗。

        “不靠自己的话,庞师兄会被累死的啊!”三人小队中唯一一名女弟子无奈道,“我们还是自己小心点比较好,尽量就不要让庞师兄有出手的机会了,不然,要是真的把庞师兄弄得都很累的话,等乐师姐一出关……”她设想了一下那个场面,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噫……”

        “乐师姐应该也管不到我们这边吧……”两名男弟子虽然也没有多少依赖庞涓救场的打算,但经由那名女弟子一说,还是忍不住想道,“庞师兄对自己人很好的啊。”

        “庞师兄人当然很好,但是江逸就不一定了。”那名女弟子想了一下,说道。

        “江逸……那确实恐怖!”两名男弟子几乎是没怎么想就承认了这一点,频频点头,互看一眼,竟莫名其妙的就达成了共识,“我们以后,尽量都不要遇到庞师兄!”

        众所周知,得罪了庞涓其实没什么,这个老好人是什么都不会说的,这是很久以前就流传下来的经验之谈,但是自从江逸到来之后,这句话就有了下片——得罪长老也不要得罪江逸,不然……陈仲就是前车之鉴!你看他一天天的被扔到鬼尸堆里面跑得多欢……

        相差无几的场景,在整片战场上的各处上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