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十二刀剑歌
字:
关灯 护眼

第十六章 儿子要走老子的路

        咚!咚!咚!

        天不过刚亮,一阵急切的敲门声便在江逸家门前响起。三声门响后不过片刻,便又敲了起来,显得敲门人不知道有多急切。

        “来了来了!”楚青萍一身布衣荆钗,从屋子里跑了出来,叫道。她和江逸一向是习惯早起的,所以即便是这样天刚蒙蒙亮,她也已经起来有些时候了。

        她急匆匆地跑到门边上取下门闩,将木门打开来。迎面便是一张灿若骄阳的笑脸,琥珀色的明眸如同会说话一样,弯成月牙状,自然是云清尘大清早等不及了。

        “伯母早上好!”云清尘笑着打了个招呼,也不进门,只是探头越过楚青萍身子向里面张望,说道,“我是来找阿逸的。”

        “今天就走?”楚青萍笑问道。

        “嗯,秋师姐说今天就走。”云清尘点了点头,笑着回答道,“我想和阿逸一起走,我们前几天约好了的。”

        “哦……”楚青萍哦了一声,回头便向屋里扯开嗓子叫了起来,“小逸!你那小女朋友来找你了!还不快点!”

        小女朋友……云清尘在门外乖巧的站着,一听楚青萍这一句话立刻就红了脸,彤云烧上脸颊,多了一股少女的羞涩。

        “快了快了,马上!”里屋一阵响动,不多时,江逸便施施然走了出来,一边带上左手护腕,一边笑道,“刚才不是在试衣服嘛。还有,你喊的什么‘小女朋友’?人家姑娘可是要清白的!”

        “清尘,久等了。”江逸这才笑着,不慌不忙地向云清尘打了个招呼,手还是下意识的理了理衣服,总觉得有些地方看起来不够平整,他在屋子里可是摆弄了好久。

        “穿起来还不错嘛!”楚青萍笑道。

        “那是,”江逸满意的点了点头,抬头挺胸,又转而问向云清尘,“清尘,你看怎么样?”

        云清尘马上跑过去,仔细打量了起来。藏青色的外袍上以黑色纹路点缀,玄色腰带不仅束起了材质稍硬的外袍,也束住了里面的白衣胜雪,同样被藏青色护腕束起衣袖的双手自另一套内衬的袖中伸出,洒脱有度。腰间仍悬着那枚翠色的刀剑令。墨色长发只随意挽作一股束在脑后,还真有几分剑侠模样。

        “没想到这么合身诶……”云清尘绕着江逸转起了圈,一边端详着,一边频频点头。

        这套衣服确实是明叔送的,但却是云清尘亲自挑的。她当时只觉得这件衣服很适合江逸,却没想到竟如现在这样像是量身打造的一般。她不禁为自己的眼光叫好。

        “怎么,看呆啦?”江逸轻笑着敲了一下云清尘的小脑袋,柔声道,“走吧,别让秋师姐等我们。”他说着,抬手剑光一闪,龙渊剑便已被他挎在腰间,虽不出鞘,可已然让旁人感到寒气刺骨。

        “哦……”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云清尘抱着脑袋,跟上了已经迈步向前的江逸的脚步。

        “娘,我走后,会找机会寄些东西回来的。”江逸站在门口,回头笑道,“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会回来看看你的!”

        “你自己说的话,到时候可别忘了!”楚青萍笑道。

        “忘不了!”江逸笑着,转过身去,反手关上了大门,头也不回地向小城广场处走去,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对着家里大声喊了一句,

        “娘!有空翻一下我床底下,还有大梁上!”

        没有回音,江逸在原地犹豫了一下,看了云清尘一眼,还是离开了。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合上大门的那一刻,楚青萍便渐渐敛去了笑意,在脸上那一片挥之不去的阴霾下,两行清泪滑落,在沙地上点出一滴滴水渍。

        这天下,从古到今只有入江湖,何来出江湖?江逸不了解,可楚青萍自己清楚得很,江湖就是个巨大的泥沼,人一旦进去,永远别想一干二净的出来!但她不能说,她所能表露出来的只有支持和提醒。世事多变,谁知道下一刻会不会……

        她不敢再继续往下想,抬手去擦眼泪时,却只会越擦越多。江枫眠当初不也是这样?一腔热血,少年意气入江湖,数不清的仇数不清的怨数不清的报应数不清的因果,即使是半隐退的接受了渔火城,可他最后不还是死在了那里?

        退到哪里,甩不干净的……

        她开始想念起了江枫眠,那段她一生中最宝贵的时光。思念与担忧的情绪在楚青萍心底暗暗堆积了十六年,在江逸离去的这一刻便如洪水决堤了一般一下子全部喷涌了出来!

        十六年的艰苦让她逐渐变得坚强,可心底仍然有一部分是那个与江枫眠在一起的柔弱少女,那一块地方柔软得可怕,以前一直被外部厚重的甲壳保护着,可现在,它被撕裂了。楚青萍蹲了下来,脸深深地埋进膝盖之间,低声啜泣了起来。

        她真的,快撑不下去了……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浙江沪,从来就是一条不归路,有去无回。”隐约间,她好像真的听到了江枫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如十六年前那样的豪气干云,轻声笑道,“可儿子要走老子的路,谁都拦不住!收拾收拾,去送我们的儿子最后一程吧!这天下风景,总要让他见识见识!”

        楚青萍抬起头,眼睛已哭得红肿,在泪眼朦胧中迷茫四顾。这小小的院子中哪有什么人!只有微风卷起了地上的落叶,发出的一些“沙沙”声罢了。

        但她还是振作了起来,拍拍自己的脸,站起身来向里屋走去,如同是对着刚才的幻象,又如同是对着自己,轻声道:“好!亲手送我们的儿子,入江湖!”

        …………

        小城广场上,人声

        (本章未完,请翻页)

        鼎沸。

        忽然一声嘹亮鹰啼刺破长空,震得人耳膜生疼。原本嘈杂的人群竟被这一声鹰啼压得一片寂静。众人默契地向声音来处望去,却只见天边一个小小的黑点……

        “离这里起码还有数十里吧……竟叫的这么响!”一人张大了嘴巴,喃喃道,“到底是仙人坐骑啊……”

        他们本以为不过是天边一黑点,还要好些时候才能到,却不想那个小黑点在下一瞬就越扩越大。不过须臾,再看过去便有拳头大小,顷刻间便到了小城上空。

        一只褐色大鹰悬在广场上空,数十米长的羽翼轻轻的扇动着,便在地上卷起了一阵狂风,烟尘弥漫。围观的人群里在狂风中竟有些站不稳的迹象,纷纷向后退了不知多远才勉强停下,令自己不至于被狂风卷走。

        风中,但见一窈窕身影自大鹰上旋身而下,衣袂飘飞,宛然似仙。身段之纤细让人不禁担心她能否顶住狂风吹拂。

        可出人意料的是,那女子如同完全不受狂风影响一样,玉足一踏,便稳稳的立在了广场中央,别说是立不立得住了,就连裙摆都不曾动过!自眉目间透出的清冷,虽是绝代风华,但浑身却如万年不化的玄冰一样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自然是秋水寒来接人了。

        她一扬雪白大袖,便止住了漫天风沙,身后大鹰轰然落地,却也不见一点扬尘。秋水寒向人群中一瞥,浑然不在意人们好奇的目光,手一翻便取出一张卷轴凌空铺开,扬声道:“江逸、云清尘,可在?”

        “二人皆在!”

        话甫落,人群中一阵骚动,竟是自己分出一条道来,让这对宛若仙侣的少男少女通过。而刚才这声,正是江逸喊的。

        “秋师姐,可以启程了。”江逸带着云清尘走到秋水寒面前,一拱手,笑道。

        “不再与家人告别?”秋水寒眼神微微一动,声音如空谷幽鸣,面无表情的问道。

        “三天时间还不够吗?”江逸笑着反问道。

        “……”秋水寒盯着江逸的眼睛看了几秒,点点头,“只争朝夕,是个人才。上来吧!一会儿在朝天隼身上可站稳了,要是一不小心掉下去我可不管。”

        众人便看着江逸与那个清寒仙子一样的人物上了大鹰,私底下议论纷纷。而楚青萍赶到时,朝天隼已几近要走了。

        她没有叫喊,没有试图引起江逸的注意。楚青萍到这里来,不过是想看着江逸离开,挑起自己的担子。至于别的,已经不是她这个做母亲的所能干涉的了。

        …………

        城外的一处荒山上,丹霞远眺着已然飞出城去的朝天隼,将手上的那具鲜红尸体随手一抛,笑道:“啊呀呀,终于走了啊。小江逸这一去,就是要扶摇直上九万里,怕是连姐姐都赶不上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