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十二刀剑歌
字:
关灯 护眼

第三章 尸横血流

        “动作快点儿江老七,兄弟几个就剩你了!”

        “这么些年下来了,没想到还能再见你一面啊……”

        “不急,不急,你只顾自己走便是,大家都会等的。”

        在一片灿金色的迷雾中,江逸漫无目的地走着,耳边嘈杂着一道道声音,可又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他只能偶尔瞥见几个人影在雾中出现,可待他追过去的时候,那几道人影又不见了踪影。

        “你们到底是谁!”他慌了神地大叫道。

        可是没有人回应。

        “为什么要找我?到底什么走快些?说啊!”江逸在雾中大喊着,一路狂奔,却总也招不到雾的尽头。

        “这些问题,该问你自己。”雾中突然走出一个黑发少年,看起来比江逸大上七八岁,眉目间若剑般凛然,可嘴角又是一抹笑意,化开了江逸对他的戒备。他伸出一指点在江逸的眉心,神秘一笑:“大概是时候未到,总有一天你会记起来的,我们是谁……”

        “们……”江逸瞳孔一缩,见那人作势要走,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拉住他把事情问个明白,便伸手去抓他的衣袖,可这一下,却抓了个空。他怔怔地坐在床上,手做出一个要抓住什么东西的样子,可脑中的记忆却慢慢模糊了起来。

        “我……要抓住什么来着?”江逸喃喃道,转头看向窗外。

        天已经大亮了。

        “啊!!!娘,你怎么就让我睡到这么晚啊!!!”一声惊叫划破长空,江逸急急忙忙地穿好衣服从屋里冲出来,头发随意地向脑后一挽,却看见小小的庭院中,还站着几个生人。

        “总之,再不把钱还上的话,就把这房子的地契交出来吧!”为首的那人只是瞥了江逸一眼,便继续对楚青萍说道,言语中的不耐烦没有丝毫掩饰。

        “可……当初借的八两,怎么现在就要换二十两了?”楚青萍皱着眉头,现在自己一点武力都没有,心中的怒意不敢有丝毫表露,只能据理力争道,“这才不过半年。”

        “半年的利息,有什么问题吗?”另一个人立刻便趾高气扬道,“我劝你还是别想着这事儿能报官解决,道盟里有我们老大一个亲戚!没什么事儿是哥几个压不下来的!”

        “哼,我也懒得和你废话了。明天,我就要见到我那二十两白银,”为首那家伙紧跟着接道,转身一脚踹在大门上,开门走了出去,“或者,是地契!”

        大门轰地一声砸了上去

        (本章未完,请翻页)

        ,庭院内死一般的寂静。

        “今天蔡先生说休息,我就没叫你起来。怎么说也要让你好好休息一天……”楚青萍把手搭在大门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转过身来对着江逸勉强挤出了一丝笑意,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低着头快步走回屋内,“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做……”

        “明天怎么办?”江逸直问道。

        “……”楚青萍一下站在了原地,咬了咬嘴唇,艰难道,“半年下来……我只攒了十两。明天我就去拿给他,至于剩下的……只能再求他多宽限些时日了。”

        “可那是更多的利息!”江逸抬高了声音。

        “那也没办法……”楚青萍转过身来,一脸惨笑,在江逸面前从未哭过的她竟在这一瞬间泪如雨下,怎么抹也抹不掉,心中的脆弱与多年来积攒的委屈在这一刻暴露无遗,“小逸,这个世界很现实的……我们,没有那么多选择。”

        但很快,楚青萍努力笑了起来,低头避开江逸的目光向屋内走去:“没事,娘有办法。饿了吧?我有给你留的……”

        “娘,”江逸站在原地,朝着楚青萍叫道,“我不想学书了。”

        “只有这个不行。”楚青萍头也不回地轻声道。

        “……”江逸攥紧了拳头,只能退一步道,“那我明天陪你一起去!”

        “……好。”

        母子间接着便只有沉默。可这二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是,平日里最喜趴在屋顶晒太阳的赤练,这时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今夜正值望月,月光清冷而明亮。

        正午时分,楚青萍带着江逸敲响了一处大宅子的门。两人站在门外,却久久等不着来开门的人。

        江逸阴沉着脸,上前用力推了一下门,却突然听见门内有什么东西倒下的声音。原来这大门根本没关好,江逸用力一推便将原本顶着门的东西推了开来。朱漆的大门吱呀一声打了开来,露出里面的光景……

        一片尸山血海,这样说并不夸张,因为在江逸面前,真的有二十来具尸体被垒成小山一样高,还有几具是被横七竖八的扔在地上。四肢被折断成一个奇怪的角度,暗红而黏稠的血液顺着尸体淌下,在地上汇聚成一片血泊。

        这几具尸体没有一具是完整的,都是四肢被生生扯了下来,有的干脆连头颅都没有,只余躯干。但唯有一点是相同的,那便是所有尸体的心口处都有一个大洞,贯穿了一整个胸膛,而原本应该在里面

        (本章未完,请翻页)

        跳动的心脏,却不见了踪影。

        江逸的脸刷一下变得煞白,失去了全部血色。他已经从尸山里认出了几个昨天到他家中的人,可现在都是残破的尸体。

        血海漫延到他脚边,江逸触电了一样的跳起来,感觉五脏六腑中一片翻腾。他飞似的跑出了门,扶着墙吐了起来,手都在颤抖。

        楚青萍在大门打开的那一刻也是一下吓白了脸,但当初跟着江枫眠的时候她也不是没见过死人,所以反应要稍微好一些。

        即便如此,这样一幅人间地狱的图景她还是难以适应。强忍着胃里疯狂上涌的吐意,楚青萍小心翼翼地绕过地上的血泊,到大堂内,将那八两银子郑重其事地放在了中央的那张桌子上,又走回来。

        “娘……”江逸扶着墙走到门边,强逼着自己尽量不去看那堆尸山,问道,“为什么……他们不是都死了吗?”

        “但我们还活着。”楚青萍一脸平静地转过身来,面色如常道,“强要利息是他们的不对。但这八两是我们本来就欠他的,应当还上。”

        江逸沉默了下来,还在颤抖的手紧紧捏着袖中的那一枚玉质令牌。他原本想着如果今天那群家伙无论如何也不肯罢休的话,就将父亲留给自己的这个遗物抵出去。现在看来是保住了。

        “小逸,今天这门里见到的东西,你就忘了吧。”楚青萍将门缓缓合上,对身后的江逸忧心道。

        “没关系,我受得住。”江逸笑着摇了摇头。说起来简单,但那种东西怎么可能轻易忘掉啊。直到现在江逸想起那幅光景都忍不住想吐,但……

        他向前迈出了一步,虽然脚步还有些发颤,但已经能走路了……他知道,自己只能选择接受,别无他法。

        赤练仍慵懒地趴在屋顶上晒它的太阳,好像世界毁灭都跟它毫无关系一样。小巧的脑袋埋在蓬松的大尾巴里,仿佛永远也睡不够。

        门吱呀一声的被推开,它从尾巴里抬起一只细长的眼睛向门口瞄过去,见只是江逸回来,它便失去了兴趣一样,又把头埋了回去,做起梦来。

        “赤练!今天的饭晚点吃,你再等等!”江逸看见赤练,向它招了招手,叫道。

        赤练却连一点反应都欠奉,只抬起头白了他一眼。

        看着江逸和楚青萍陆续进了屋子,赤练才又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舔了舔不知什么时候沾上了一点鲜血的小爪子,又找了个地方蜷起来,打了个大大的呵欠,进入梦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