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十二刀剑歌
字:
关灯 护眼

第八章 月下血色

        “明叔,任务完成。”江逸和云清尘坐到明叔对面,将先前揭下的悬赏往桌上一拍,笑道。

        “那就按说好的来……”明叔伸手向桌下一探,再把手伸出来时已经有了两张银票,递到江逸面前,“报酬,共一百两。你们对半分,就一人五十两吧!”

        “谢谢明叔!”云清尘欢天喜地的拿过两张银票,往江逸手上拍了一张,甜甜的笑了出来。而江逸只是淡淡地笑了出来,没有再多的表示。

        “苍鹰,”明叔看着江逸收好了银票,突然问道,“你这个月,已经接了多少个任务了?”

        “……五个。”江逸愣了一下,随后淡然道,“这是最后一个,现在身上已经没有任务了。”

        “这个月才第十天,你平均两天一单的速度……”明叔皱了皱眉,沉声道,“太频繁了。”

        “有什么问题吗?”江逸不解道。

        “……当初我教你的时候说过,一个杀手在刚展现出杀意的那一刻,就已经要分出胜负了。而在那之前,心如明镜止水,不能有一丝波澜。”明叔站了起来,剑指点向江逸眉心,却恰到好处的停在了三寸处,“但近来你手上的血污太多,杀意已经有些收束不住了。”

        “尤其是在这次的任务之后,”明叔面具下的一双虎目盯着江逸,宛如射出的两柄利剑直刺江逸内心,一字一句道,“你的情绪正在失控。”

        “……明白了。”江逸深吸了一口气,并没有去解释什么,只是默默收起了有些失控的杀气,淡然道。

        一只软若无骨的小手从后面牵住了江逸的手,他回头看去,却见云清尘微红着脸,难得脸上没有了笑意,而是忧心忡忡的看着他。即使面具遮住了她大半张俏脸,江逸还是能看见那双金灿灿的明眸中掩饰不住的担忧。

        江逸并没有说话,只是对她回了一个微笑,又轻轻捏了捏云清尘的手。

        明叔瞥了两人牵着的手一眼,却莫名其妙地叹了一口气,又坐回去。

        “说回正题,虽然你们只是乙级杀手,但本家方面已经开始注意到你们了。”明叔向后靠去,用手指轻敲着桌面,缓

        (本章未完,请翻页)

        缓说道,“现在你们有个机会,只要完成本家委派下来的任务,你们就能正式晋升到八方御宇阁中——当然,是作为暗子。”

        “任务……大概是刺杀一名修士吧?”江逸捏着下巴猜测道。

        “有时候是,但对你们来说却不一定。”明叔笑了起来,摇了摇头,“八方御宇阁规矩森严,不允许刺杀无辜之人,罪不当死也一样。所以很难找到合适的人选,如果非要我猜的话,我觉得多半是……妖兽。”

        “这偏僻小城哪儿来的妖兽?”江逸的表情一下变得奇怪了起来,惊讶道。

        “也没让你们在这儿杀啊。”明叔一摊手,笑道,“野生的妖兽区别于妖族,灵智未开,所以两个种族的人动手时基本都不会有负罪感,我当时也是这样拿到这副面具的。”

        “明叔你的意思是……”江逸和云清尘几乎是同时想到了这一点,异口同声的问道。

        “苍鹰、青丘,都是你们在血衣楼中的身份,可你们在旁人眼中都还是平头百姓啊。”明叔笑道,“尤其是青丘,你从小就在血衣楼中长大,要不是我们伪造了籍贯,你到现在都还查无此人呢!”

        云清尘颇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娇憨笑道:“那明叔,明面儿上的身份……您也一起安排下呗?”

        “这得靠你们自己。”明叔拒绝得倒是极为干脆,品了一口刚沏好的茶,悠悠道,“过几天,会有一个叫星剑宗的门派来招募弟子,你们都可以去试试,但要记住……”

        “逢人不显山露水,要露只露七分足。”江逸微笑着接过话来,说道,“低调嘛,我们懂的。”

        明叔愣了一下,无奈地摇了摇头,失笑道:“……真是,什么风头都给你们年轻人抢去了。”

        “明叔还有事吗?没有的话,我就走了。”江逸没有再接话,只是笑着指了指门口,问道,“我是瞒着我娘出来的,时间久了怕被发现。”

        “没了,滚吧!”明叔大笑着一摆手,扬声道。

        “星剑宗来的时候我去你家找你!”云清尘眼见江逸要走,又急匆匆追了上去,叫道。因为两人认识也有三年了,江逸家她

        (本章未完,请翻页)

        虽然还没去过,但地址还是知道的。

        “知道了……”已经走到远处的江逸摆了摆手。

        交代完这些事,明叔又低下头继续翻看起了手中刚送来的文书,那是关于最近这座小城附近多了不少凶杀案的报告。看着看着,他皱起了眉头:“啧!每具尸体都被掏空了心脏……不知道又是什么邪门功法……”

        明叔漫不经心地翻过一页又一页,心中推算起这件事道盟会不会插手,突然瞥见云清尘还没走,便随口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和他坦白?”

        云清尘愣了一下,贝齿轻咬粉唇,面露难色:“我想……等他能接受的时候。”

        于是方室中,不再有言语。

        …………

        窸窸窣窣……

        江逸在树林间疾行着,忽然听到有什么奇怪的声响,便脚步一停,皱起眉头。夜深人静的,谁会到这里来?

        窸窸窣窣……

        江逸凝下心神,向着声音发出的地方蹑手蹑脚的摸了过去。鼻尖萦绕着的那一丝血腥味总让他心神难安,而且离声源越近,血腥味便越重。脚下也渐渐多出了一些血迹,一切线索都指向了他现在所指的方向。

        那声音突然停了下来。

        被发现了?江逸眼一凛,右手上已有一道道剑气浮动,却也没有大幅度的动作,就如同什么也没有发现一样,提气轻身,向刚才那个方向继续前行。

        这是在自己居住的地方,他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对这里生活着的人们有没有威胁。

        他拨开密密麻麻的草叶,向中间那块空地看去……

        一个死人。

        胸口一个血洞,只有拳头大小,本应在里面跳动的心脏已经不知所踪。尸体是残缺的,一只手已经被抛到了二尺开外,血流满地,就和……三年前的那几人一模一样。

        江逸脸色猛地一变,脊梁处瞬间激起一层鸡皮疙瘩,几乎就要震剑出手!

        这不是自己能应付得来的!

        一滴鲜血滴落在他衣襟上,绽出一朵血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