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望仙门
字:
关灯 护眼

第两百八十八章 如同儿戏



        离郡的春天,很温暖。

        而离郡的这一个春天,显然温暖的有些过了头。

        离城以北那座正在围拢建设的文武举院已然接近完成,高墙大院,远远的看着还以为是某位离郡权贵家的别院。

        而离城以南的街边凉亭、城郊原野,成了中洲各方士子论道亦或者武人切磋的场所,今天江州的士子辩得武州的书生吐血三升,明天常州的武人打断京州修炼者三根肋骨,随着那里发生的故事越来越多,自然也就不再缺了看客,等到离城里的朝官家眷亦或者富贾儿孙都乐意去那里游逛的时候,那些靠近官道或是柳下河边的好地方便已经热闹的好像赶集,商贾小贩甚至卖艺杂耍,几乎要赶得上离城如今早已人满为患的商业街区。

        等到这一片区域聚集的人越来越多,离城守备军便不得不将巡逻士卒的常规路线做了调整,将这一片区域都纳入其中。

        这一日风和日丽,微风清凉,城南自是一大早就有商贩摆开了阵势的,随着日头升起,越来越多的人们聚集于此。

        文人士子们居于一团畅谈天下大势,武人和修炼者们则在另一边探讨修炼之道,一条宽敞的官道上小贩连成两排,竟也有些泾渭分明的样子。

        只是没一会儿,武人一方便起了些骚乱。

        起初只是女子争吵之声,继而便多了几名男子的声音,没一会儿又乒铃乓啷打了起来,不但没有息事宁人的态势,波及的范围反倒越来越大,只惊得距离近些的小贩推了自家的摊子就跑。

        武人和修炼者们毕竟更有底气,只是围拢成圈在外观战,没谁逃了开,隔着官道另一边就有些不同,一些士子一边与人谈笑风生一边缓步远去,似是不屑,另一些则好奇心起忍不住越过官道去看热闹,只有少数还能留在原地做自家的事情,不受影响。

        可不曾想,两边这一交互却又生出更多事端。

        士子一方不少人竟卷入了是非之中,让场面变得越发混乱。

        等到离城守备军一支百人的巡逻队赶到此处试图平息事态时,矛盾双方的参与者已从原本的数人发展到数十人,尤其是其中的修炼者和武者,已经打得剑光四射劲气横飞,见到巡逻队至此都没有半点收敛,几个打出了真火的武人更是将战火绵延到了这一支巡逻队身上,将局面推向了不可控的方向。

        就在这一大片区域闹得越来越厉害的时候,城南,远处,一支骑兵绕过那一片村镇的某个路口,步入官道。

        起初,只有止步于远处看热闹的人们发现了这支骑兵,慢慢的,随着骑兵越来越近,聪明些的便已知道来者是谁,那沉重的铠甲,高大的战马,精锐的黑色骑兵之中夹杂得点点血色......

        离郡轻骑!

        于是人们越发谨慎,不断有人从看热闹的人群之中拖拽着友人逃离开来,跑到远处观望。

        可一直等到这支骑兵不急不缓行至近前,正在与离城守备军巡逻队纠缠的几人都没有从战团之中脱身!

        离郡轻骑停下脚步,仿佛一条钢铁长龙蛰伏于官道之上,压得四下里所有观望者都觉得喘不上气来,近距离与这支骑兵照面,所有人才知道这一支如今早已将大名传遍天下的强军,绝不仅仅是传说中好听好看的模样,而是真真正正煞气杀气均已成型的百战强军......!

        包括此时散落于道路一侧的武人或者修炼者,一个个连靠近那支骑兵近前的胆量都没有!

        更遑论与之抗衡!

        所有人都只是安静的立于原地,等待着。

        然后他们便看到一辆宽大的由四匹马牵引的车辇从骑兵队伍中间一路驶来,最终停在整支骑兵队伍前方,驾车的是个身型极其高大身穿血色铠甲的骑兵军候,他抬起右臂比划了一个什么,便有两支百人轻骑从大队之中脱离,奔向那一片混乱所在的区域。

        他们速度极快,奔行之间军阵气势冲天而起,于是原本无论如何都似乎不能停手的混乱参与者们立刻便分了开来化作三方阵营,小心翼翼的收了兵刃,乖乖的被两支骑兵交错围拢,又在一名骑兵百将的驱赶下来到那辆马车面前。

        三方之中属于离城守备军巡逻队的百将冲着马车上的骑兵军候行了军礼正要说话,就被那军候一摆手打断了,他轻轻跳下马车掀开车帘,就见一个穿着黑底金纹富贵袍的年轻人走出车厢,也不下了马车,只是站在车辕之上双手负后看向道路两侧的士子与武人。

        原本就有些忐忑的守备军巡逻队百将立刻单膝跪地行了军礼,“属下拜见太守大人!”

        接着是四下里兀自不安的商贾小贩们,一个个跪地行礼。

        再之后则是道路上与道路两旁的所有人,跪地行礼。

        没有一人敢抬头与这位当下里声望权力如日中天的年轻太守对视一眼。

        “拜见太守大人。”

        站在马车上的自然便是刚从百通赶回离城的洛川,他运起真气将声音传遍四方,“起身。”

        所有人闻言谢恩起身。

        洛川这才将视线投到面前被两百轻骑围拢着的人们身上,只见其中人数最多的是离城守备军的巡逻队,此刻的巡逻队士卒看起来颇为狼狈,不少人身上都挂了彩,另外的两波人却有些意思,一波人锦衣玉带有文有武,另一波则平民打扮,哪怕算不上衣衫褴褛也差的不远,全是武人!

        他看向那巡逻队百将问道,“怎么回事?”

        那百将立刻行了个军礼道,“回禀太守大人,属下等人今日巡视到此,见这些境外百姓恶意滋事,搅得城南之地一片混乱,便要依律将其带走,不料他们竟不听劝阻依仗武力负隅顽抗,属下等人一时间未能将其拿下以至于惊扰了太守大人圣驾,请太守大人责罚!”

        “你放......!”

        那群平民武人之中一个体型彪悍凶眉豹目的黑脸汉子指着那百将就要怒骂出声,却被身边其它几个人连忙拉住,捂嘴的捂嘴,拉扯的拉扯,好容易才按了下来。

        洛川看着那黑脸汉子,问那百将道,“你们巡逻至此时,他们已然打闹了许久?”

        百将答道,“回禀太守大人,属下等人赶到之时他们应该已经打了有些时候。”

        洛川看向那百将轻飘飘的问道,“你既连他们打了多久都不能确定,又何以知晓是谁在恶意滋事?”

        那百将闻言立刻便是一身冷汗,跪倒在地一言不发。

        洛川没有再看向他,而是伸手一指那黑脸汉子道,“来,你说。”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