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occ警告
字:
关灯 护眼

第二十九节:我不敢说实话

        时牧尘:……

        爷爷你这个样子,我更加不敢告诉你我现在不仅分手了,说不定我还搞大了人家的肚子。

        时牧尘相当的尴尬。

        现在的事情就是那么尴尬,你弄的我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怎么办?

        上次遇到这么尴尬的事情,还是上次。

        “不是爷爷,我们这次分手是多方面原因导致的,所以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告诉你真相。”时牧尘马上开始走悲情路线,“我知道这段感情爷爷你一直很重视,但是就是因为你很重视,所以我才迟迟没有告诉你。”

        不然一分手我就跟你说,你还不是让我把人哄回来?

        但是不行,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自己也是真的不想委屈自己。

        没想到分手那么久了,爷爷的回答还是一个。

        “分手了你不知道追回来啊!你不知道于歆然有多抢手吗?大家都等着和她谈恋爱呢!趁现在分手事件还不算长,赶紧给我符合听到没有!”

        那么好的孙媳妇,你给我说丢就丢了,真的一点都不心虚吗?

        那么重要的事情也不知道上报,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想的。

        这么重要的事情,就是应该告诉我啊!

        虽然你告诉我了我不一定能帮你解决了,但是我会忽悠啊!

        忽悠你赶紧把对象给我弄回来,让我以后在聚餐的时候,也有接口吹牛皮啊!

        时牧尘:……

        分手那么久,还让爷爷你惦记着我复合,的确是我的问题了。

        但是爷爷你有没有想过,不是我不想复合,是复合之后我们两个还会分手,这样盘算的话,就是一笔不划算的生意啊!

        盛夏回到家打开手机,看着手机上面那个格格不入的app下意识吓了一跳。

        但是她很快想起来,这是今天上班她闺蜜给她下的游戏,说是让她学会和社会对接。

        “真的,现在像你这样二十好几都没有谈过恋爱的女人基本上已经绝种了你知道吗?我不管,这款游戏真的超级火,养崽谈恋爱一条龙,你回去给我好好玩,我实要监督的!“

        但是谈恋爱真的不是浪费时间吗?人存在的意义不就是用有限的时间来获取更多的资源吗?

        盛夏不满的抿起嘴唇,但是想到闺蜜说的监督……

        算了,她只是看看完成任务罢了。

        仿佛是游戏知道盛夏会拒绝,游戏加载的相当的顺利,甚至连注册环节都没有,直接就进入到了主页面。

        这种没有安全性的游戏,确定不会发生数据丢失吗……

        盛夏这个时候,对于这个游戏还是相当的怀疑。

        主页面上面,有个脏兮兮的小男孩躺在地上,盛夏下意识皱起眉头,跟着箭头的指示点了一下小男孩,很快就加载出来一段动画。

        大概意思就是说小男孩是孤儿院出来的,他们孤儿院相当的欺负人,小孩在里面是属于没有人权的存在,现在小男孩逃出来了,但是他现在奄奄一息,所以你要救他吗?

        动画结束之后,选择题就这样出现在了屏幕正中央,救,还是不救。

        盛夏眉头皱的更紧了。

        这段动画,让她回忆起了她不太友好的孤儿院生活,那个时候她也在幻想有人能够给她伸出援手,但是很可惜,没有。

        现在,她有这个能力了。

        盛夏毫不犹豫地点了同意,即使这只是一个游戏,但是她不想让小男孩体会自己之前体会到的失望。

        【小白睁开了眼睛。】

        白奕铭睁开眼睛,面前混沌的状态让他有点摸不清状态。

        自己这是在哪?他……是谁?

        盛夏看着面前傻乎乎完全没有动静的小白,有点不满意。

        这游戏怎么回事?怎么没有动静?

        怀疑游戏出现什么bug的盛夏再次戳了一把,小白仿佛真的被戳到一样,整个身子一歪差点栽倒。

        这时候,白奕铭终于发现自己头上有个比自己大很多的脸,但是此刻却是皱起眉头,看起来似乎不是很满意他的反应。

        这是谁?

        白奕铭下意识出现防备状态。

        【小白被你一戳吓到了。】

        【小白在想你是谁。】

        屏幕里出现了一个框,让于歆然输入小白对自己的称呼。

        叫什么好?

        没有玩过游戏的盛夏陷入纠结,最后还是谨慎的输入了两个字——姐姐。

        [玩家希望你称呼他为姐姐,请好好配合,就能尽快离开游戏了哦!]

        白奕铭看着面前的提示框,不明白是什么情况,但是看着屏幕外那张期待的脸,最后还是:“姐姐。”

        既然不知道什么情况,那就配合好了。

        盛夏就看到屏幕里面的小人扭扭捏捏半天,头顶上冒出来一个气泡“姐姐。”

        【小白有些害羞。】

        叫个姐姐还害羞了。

        盛夏研究了一下旁边的按钮,新手礼包里面有一块营养膏,似乎是吃的。

        于是盛夏大大方方的把食物给了小白,然后一键把小白拖回家。

        “这边是洗澡的地方,然后这是吃的,你自己处理,我先睡觉了。”自认为自己完成任务的盛夏就下线了。

        [姐姐给你留了食物,让你去洗澡,然后下线了。]

        食物……洗澡……

        “谢谢。”虽然知道人不在,但是白奕铭还是认真的说了声谢谢。

        食物很好吃,洗完澡躺在床上也很舒服。

        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身体的困倦还是让白奕铭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闺蜜兴致冲冲的冲了过来想要看盛夏的游戏记录。

        “快给我看看你游戏,我要监督你!”

        “给。”进入过界面还操作过的盛夏相当的有底气,“按照你的要求来的。”

        “哟,你居然真的会玩!”这个就不在闺蜜的预料范围之内了,“怎么样?是不是还不错?”

        “没玩明白。”盛夏摇摇头,“小男孩挺可怜的。”

        所以自己才会把食物送给小白,然后还给他拖回家然后才睡的。

        “啊啊啊!你的小男友怎么这么可爱!”闺蜜看到之后瞬间不平衡了,“我以为我抽中的已经是比较稀有的崽了,为什么你的比我还可爱!”

        不公平啊,难道这就是新手光环吗?

        闺蜜看着盛夏屏幕里面的三头身小崽,相当的眼馋。

        “什么小男友。”盛夏下意识皱起眉头,“不要乱说。”

        “真的很可爱啊!”闺蜜把手机怼崽盛夏面前,“你自己看,这个崽你看着不心动不想养吗?那么好看的崽你都不心动,你到底有没有心?”

        盛夏配合的看了一眼,洗干净的崽崽的确好看了很多,现在坐在板凳上不知道在干什么。

        【小白现在有点饿。】

        “他饿了。”盛夏无情的驱逐,“你要是喜欢你养就好。”

        “那么可爱的小男朋友你居然舍得让他饿肚子!”闺蜜失望的摇摇头,“哎,难怪你没有男朋友。”

        “我不急着要对象。”盛夏对此并没有什么反应,“我跟你说过的,对象这种东西就是要顺其自然,要是真的不能有,那就说明没有缘分,不要就好。”

        “是是是,就你借口多。”闺蜜再次把手机塞回盛夏手里,“你男朋友我才不给你养呢,自己养,反正这个游戏不充值也能玩,做个任务就能拿到食物了,别想着忽悠我,我会定期检查的!”

        好麻烦!

        盛夏并不是很愿意,但是偏偏这是当初唯一愿意帮助自己的闺蜜,她说的话的确不好拒绝。

        【小白很饿,他觉得自己肚子有点痛。】

        盛夏打开签到任务,把得到的食物给了小白。

        “我平时可没有什么时间管你。”盛夏看着屏幕里面的小白嫌弃,“摊上我你真的容易饿死。”

        所以说投胎真的是一个技术活,就比如投胎成自己手上的虚拟男友,应该就不会活几天。

        小白很饿,但是他听到姐姐说不想养他这件事,但是如果姐姐不养他的话,他会死掉的。

        昨天一个自称规则的人告诉他,他们必须要用心讨好自己的宿主,不然就会被送回生产中心,那么这赚来的第二条命可就没有了。

        “我吃的很少,以后还会给你赚钱。”虽然不愿意,但是小白还是鼓起勇气试图挽留盛夏,“所以你能养我吗?”

        【小白感受到了你想要抛弃他的欲望,他现在在挽留。】

        屏幕里面的那个三头身小人正在用明明期待但是还在强装坚强的表情看着自己,于歆然承认,自己有些许心软。

        真的好像曾经的自己啊!

        “好。”盛夏考虑到反正养个小孩也不是什么难事,就当是糊弄闺蜜的任务了,“我会每天上来给你送饭的。”

        但是她也只会送饭。

        盛夏冷着脸表示,送饭就是自己最后的让步,没有再然后了。

        “好。”小白满意了,能够有饭吃就已经很好了,不能要求太多,会被抛弃的。

        【小白对你表示了喜欢,好感度+1】

        办公室里面,盛夏依旧还是那个冷美人。

        “哎,你说你怎么还不谈恋爱?”合作方又开始了每日骚扰,“真的,你可以考虑一下我的,这样的话,我们两个公司可不是亲上加亲,合作你说是不是更好?”

        乘着拿合同的时间,合作方的手在盛夏的手上迅速经过。

        “不用,我们公司规定不要和合作方有过于亲密的接触。”盛夏就算是心里不舒服但是还是坚持公事公办,“我们只谈合作,不聊私事。”

        “这样可就不美了。”尝到甜头的合作方还想接着来,“我们两个都是单身,追求自由不是?还有你怎么一直都是这个表情啊,笑一笑啊,我没有感受到你的诚意哎!”

        不行,这个合同很重要,不能骂人。

        盛夏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了一点笑容:“我笑了,我们两个能好好聊合作了吗?”

        真是无趣。

        合作方看到盛夏配合,反而变得失望。

        “行吧,那我们聊合作。”

        “好。”盛夏满意了。

        但是合作方说的好听,实际上满满的都是刁难,根本没有好好谈合作的样子。

        “我说王总。”盛夏微微皱起眉头,“我们能好好聊吗?”

        “我有好好跟你说啊。”王总理直气壮,“你不能因为我说你不好就觉得我欺负你啊,我的确没有在你的合同里看到你的诚意。”

        不行,这是合作方,不能生气。

        盛夏依旧保持着良好的素养:“那么王总想要什么样的条件呢?”

        “我啊。”王总瞬间来劲,“没什么,就是觉得我赚的有点少,给我让利百分之二十就好。”

        还真是狮子大开口!

        “这样啊。”盛夏听完,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你什么意思?”王总被盛夏的态度给弄迷惑了。

        “我是想跟王总好好谈合作的,但是看王总这个态度,并不是很想好好跟我谈,要是这样的话,那就不要浪费时间了。”盛夏微微弯腰,然后挥手离开,“等你们什么时候有诚意了再找我,我还能跟你谈。”

        早就知道情况在外面等着的闺蜜迅速上前,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担忧:“你没被欺负吧?刚刚我才知道这个客户是出了名的难搞和好色,把这种人推给你负责,分明就是在刁难你!”

        “没事。”盛夏摇摇头,“还在公司呢,他也不敢怎么样,谈崩了我就先出来了。”

        “那就好那就好。”闺蜜放心了,“不过你想好怎么跟主管解释了吗?”

        “没什么,就是要的太多没有合作诚意,我搞不定,需要的话换人就好。”盛夏并不是很在乎,“大不了被骂一顿。”

        “啊啊啊,为什么我没有你这么伟大的想法!”闺蜜相当的激动,“好了那我就去工作了,你自己呆一会哈!”

        “嗯。”盛夏点点头,“去吧去吧。”

        但是怎么可能不在意,盛夏没忍住有点开了游戏,伸手就把小白戳的东倒西歪。

        小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弄的有点迷糊,站直傻乎乎的看着她。

        “没事,心情不好。”盛夏解释,“你给我戳几下我心情就好了。”

        心情不好戳我管什么用啊,有没有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