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不逍遥
字:
关灯 护眼

12.戏剧玫瑰小区

        “原来变态是从那里就开始有的称呼吗?”

        虽然偏见很大,但源明空心里居然有点认同雾十铃这个称呼的合理性了。

        “我觉得我有必要解释一下,我和唐葵是清白的。”

        “哦。”

        “好平静......”源明空心中默默无语。

        在面对唐葵的时候,就算没有办法100%地明白唐葵作为少女的内心复杂的想法,他也至少掌握了80%,可在雾十铃面前,他觉得这个数值应该要跌到50%左右。

        简单来说,雾十铃是个不好读懂的人。不过,正因如此,源明空罕见地感受到了一丝有趣的情绪。

        “王国卫没有和‘执剑人’一样的战斗服吗?”

        “有,”雾十铃镇定地回答了源明空真正想要提出的问题,“但王国卫没有‘执剑人’那么大的规模,也没有铁屋强大的信息网络支撑,不可能做到时时刻刻都有人全副武装准备处理事件。”

        “......”

        “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呢?”

        “异能。”

        雾十铃的回答很简短,没有进一步解说自己的异能。

        很好,注意保护自己的隐私正是现代青年应该做的!

        “我能四处转转吗?”

        “可以,但看你那么笨,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你一句:就算有王国卫的担保铁屋不会再为难你,那位‘使者’可一定不会放过能抓到你的机会。”

        雾十铃说完拿起了自己的绘画工具,看样子是不打算多管源明空了。

        话说,为什么是电子的?

        “还真是谢谢你多余的关心。”

        “是吗?不用谢。”

        “......”

        源明空翻身下床,双腿穿上拖鞋,刚一起身就感到一阵腿软,踩着拖鞋“咚”得一声摔在了地板上。

        “噗——”

        他扶着床沿起身看向雾十铃,发现她正面无表情地用笔在电子画板上画画,仿佛既不知道源明空出了什么状况,也没有发出奇怪的笑声。

        “你刚才......”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雾十铃斜瞥了源明空一眼并没有转头。

        “不,我想起来还有个问题。”

        “喔?”雾十铃作出了好像很有兴趣其实一点情绪也没有的表情。

        “自愈后的身体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嗯?难道说你是个没脑子的变态?”

        “为什么这么执着于那个称呼......”

        “‘通晓’的时候你应该都知道了吧?一般伤口的自愈是恢复到适应身体的最佳状态,所以什么都不需要注意。”

        “这家伙到底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喜欢直接揭晓答案的类型,还是喜欢拐弯抹角的类型啊!?”

        “那我冒昧一问,如果是不一般的呢?”源明空问。

        “哦——忘记你的伤很重了,”雾十铃一副才发现的表情,“重伤自愈后,身体需要二次治疗,而且需要一定的时间适应,一般人大概几十分钟就够了,你的话......三天?”

        “......”

        “这样子的记性,你是牙齿掉光了的老太婆吗?”

        在要杀人的目光的注视下,源明空咧咧呛呛地逃出了房间。

        ......

        戏剧玫瑰小区1号,事实上,这个全塌山有名的小区就只是一栋超级别墅而已。至于为什么会有1号这个多余的存在——等源明空知道了2号是什么再说也不迟。

        听雾十铃的意思,这个据说价值20亿豪华别墅就是现代“王国卫”的根据地。室外的花园、泳池,暂且不提,毕竟以源明空目前的境地,只要知道所在的这座“堡垒”(王国卫成员称)本身有什么东西就好了。

        这幢别墅有3层,之所以要说它是堡垒,那是因为它庞大的占地面积和体积,和它为此在美观上作出的让步。尽管没有真的达到堡垒的地步,看起来也确实只会觉得这是一个改编了的前塌山时代(塌山南移前为前塌山时代,距今约200年)华丽别墅,但在王国卫众人退去光环的视野下,“堡垒”根本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或许就是这一原因,才让这栋“一别墅=一小区”的超级别墅在“最想入住的别墅”这一贴吧投票比赛中屈居第三。

        顺带一提,第二是西望山的星辰别墅,唐葵为源明空预约的观星台就在它隔壁的山峰上。

        至于第一,是唐兴集团的创始人“唐兴”的住处,“唐兴别墅”。

        嗯......没错,这位商业奇才确实很喜欢用自己的名字来给东西命名,不过还是有不少东西是没有以“唐兴”为名的。比如说:西望山观星台,灯芯省地铁(已于10年前成为塌山政府所有),石湖省大漠绿洲计划(发起人之一),环塌山铁路计划、塌山斜向八角铁路计划(发起人之一)。

        另外,上帝视角的各位应该也还记得,“唐兴”这个名字,似乎和唐葵父亲的名字一样。

        嗯——难道说是巧合吗?

        源明空刚才躺的房间在别墅二层,所以源明空对别墅的探索也从二层开始。

        经过源明空地简单“搜查”,别墅二层主要有5间房间,一间开不了,一间能开,但在闻到扑面而来的烟味后源明空就抱着不窥探他人隐私的想法关上了门。剩下的两间则和源明空刚才待的房间配置完全相同——因为雾十铃的存在,源明空其实并没有仔细看过刚才待着的房间究竟长什么样子,但在不长的时间里,他有感受到房间里有一股“新味”,并且除了雾十铃和她的画画工具外,确实没有特别突出的东西,所以源明空得出了完全相同的结论。

        其实这不重要。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样的房间配有基本够两个人躺的宽大单人床,躺着很舒服,但因为和习惯不符,所以源明空并没有给它打满分。

        电脑、电视都有,光看屏幕尺寸就给人价格不低的感觉,就是有点积灰;衣柜、书桌当然不会缺少,但衣柜里只放了浴衣、浴巾,感觉就和酒店房间一样;空调、暖气是齐全的,也难怪明明是冬天,雾十铃却能穿牛仔短裤。

        每个房间都配备了带浴缸、能淋浴的浴室,空位里还放了滚筒洗衣机;厕所和洗手台在浴室隔壁的房间里。

        三层和二层的设计一致,只是通往阁楼的楼梯和二楼通三楼的楼梯稍有不同。5间房间里,有两扇门源明空打不开,剩下的三间则不必多说。

        阁楼作为杂物间来使用,不过这个阁楼杂物间事实上非常整齐,也没有很厚的积灰,也许是有人打扫,也许是有人常来。

        别墅一层没有类似的住房,5间房的空间改设成客厅、会议厅、图书室、厨房以及两间厕所。客厅和厨房之间有一片空地,放着一张可折叠展开的桌子,大概是饭桌。

        被自然划分为客厅的大空间都铺有地毯,脚感十分舒适。

        客厅十分宽敞,沙发放在三个方向:南北两面各1个双人沙发,中间的扶手升起后可以变成2个单人沙发;东面是一个有5块靠椅的长沙发;东北角,单人沙发和5人长沙发之间,有一块没有靠椅的沙发凳,刚好能把两边沙发连接在一起。

        没放沙发的西面,也就是桌子和电视之间,摆了三个懒人沙发。

        除了没有豪华吊灯、挂画等上流装修外,这完全就是有钱家族的客厅。

        身份最高、最年长的会坐在正中间;不爱说话的会窝在侧面的沙发里自己玩手机;最随意的那位肯定一个人占着两个人的沙发位置,躺在那里翘着二郎腿;最幼稚活泼的应该会挑懒人沙发坐,又或是趴在那张弧形椅子上;年纪最小的大概不会坐着,要么抱着别人,要么在地上赤着脚到处乱跑;有一位爱照顾人的会在厨房客厅来回地走,拿来零食、水果之类的东西;端庄的那位淑女会正坐在稍偏的位置,温柔地看着其他人。

        如果按10个人满员来算,确实得要这样的大客厅才行。

        没装满橘子的果盘、一罐过半的坚果、几包薯片、一本夹了书签的书,还有中间放着三个不同靠枕的位子,这些都表明这个王国卫虽然不热闹,但客厅还是时常有人活动的。

        不过,现在占领了客厅的是一灰一白两只猫咪——灰猫是连源明空都觉得漂亮的英俊猫咪,白猫则是个大肥仔,所谓的白白胖胖说的就是它,虽说胖乎乎的样子让它更加可爱、讨人喜欢。

        白猫在呼呼大睡,对于源明空从几米远外投来的视线完全没有反应;灰猫倒是一下就注意到了他,却是对着源明空翘了一下屁股就潇洒地离开了。

        “这个白猫我确定不了,但这只灰猫肯定是雾十铃养的吧!长得好看但是一点也不讨人喜欢!一点——也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