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山海御剑录
字:
关灯 护眼

沧海卷 第一百零八章



        墨故渊掀开船舱外的门帘,入目便是羽涅和北溟鲲二人扭打抱滚在地的画面,一时有些不明所以。

        “他们两个怎么了?”墨故渊朝一旁看热闹的鱼清潺问道。

        鱼清潺此刻正坐在栏杆之上,见墨故渊走来,顺势一跃跳下,笑道“刚才有几道天雷劈了下来,这俩被吓到了,这不抱在一起互相取暖嘛。”

        墨故渊一愣,道“天雷?”

        “对呀,你难道打坐打傻了不成,刚才那么大的动静你没察觉?”

        墨故渊脸色一窒,看了看仍有波涛的海面,又看了看甲板上你依我侬的两人,挠了挠头,道“额...可能修行入迷了,没有太在意。”

        “嘁,我怎么觉得这天雷和你有关,该不会是你刚才折腾捣鼓出来的吧?”鱼清潺跑至墨故渊眼前,一双灵动的美目紧紧看着墨故渊。

        墨故渊看着鱼清潺近在咫尺的身影,鼻尖隐有清香,一瞬间脸色便通红起来,支支吾吾道“我......我不知道啊,我就射了几剑,应该不至于吧...”

        鱼清潺侧头歪着脑袋,不解道“射了几剑?”

        “三四剑吧,应该不至于会降下天雷吧...”墨故渊亦是有些不太确定。

        见墨故渊一副痴呆模样,鱼清潺噗嗤一笑,刚才只不过心血来潮随口一说,这家伙却是认真了起来,倒是有些憨趣。

        不远处,正当两人争执不下,墨故渊突然朝他们大声喊道“别闹了,我们还得去个地方呢。”

        风度翩翩的羽涅眼下已是凌乱无比,听闻墨故渊所言,一脚将北溟鲲踹开,鲤鱼打挺站起,跑到墨故渊跟前,殷勤说道“去哪?可是又有新大陆?”

        墨故渊摇了摇头,说道“那日鱼姑娘被月魄岛上一女子收去魂魄,后来我寻至发鸠,在那里遇见一位前辈,得其剑气馈蹭,我答应他寻得乾坤塔后,便要去月魄岛帮他完成一桩遗愿。”

        “那孤岛就剩一个疯女人在那,去那作甚,莫不是嫌潺潺这次睡的不够久,过去再让她催眠催眠?”走过来的北溟鲲脸色冰冷,不满朝墨故渊说道。

        墨故渊闻言,脸色一阵赫然,不知如何回答。

        “那又不关墨故渊的事情,是我贪迷那女子歌声,不小心着了那人的道法,这才失去心智。”一旁鱼清潺开口辩护道。

        “那也不行,万一有个好歹,你认为帝尊知晓了,还会放任不管吗?”北溟鲲语气加重说道。

        “你!”鱼清潺气结,若是自己任性倒也无妨,可把凌姐姐搬出来,这就让她有些哑巴吃黄连了。

        “鱼姑娘,北溟鲲所言不无道理,毕竟这次寻塔而归的途中发生了太多意外,耽误不少时间,这沧海辽阔,有些未知是我们无法预料的,还是小心为上。”墨故渊朝鱼清潺缓缓说道。

        “喂,墨故渊你什么意思,刚才我还和你站一块呢!”鱼清潺噘着嘴不满说道。

        “鱼姑娘,此番你醒来已有数日,不如先行潜游沧海历练一翻,有北溟鲲在一旁护道应该有所保障,月魄岛一行就让我和羽涅前去,我替前辈了完心愿便会回来,你别担心。”墨故渊朝鱼清潺解释道。“我才不担心呢,我...我就是想出去走走,一直呆在这船上实在无聊的很。”

        身边北溟鲲黑着脸,却又不敢惹怒这位鱼霸主。

        墨故渊脸色舒缓,笑着说道“那等我回来,我们朝海下闯闯?这次出行,早前听说这沧海还分三六九重呢,底下肯定藏着不少新鲜玩意。”

        鱼清潺自知离开已是无望,自顾转身罢手道“我早就知道了,一点意思都没,要去你自个去吧。”

        墨故渊望着鱼清潺离去的背影,不明白为何她先前还好好的,怎的一下子就翻脸不认人了,只得苦笑看向一旁北溟鲲。

        “要去就快去,那避海帛上有我破军的气息,事情解决按照方位回来便是。”北溟鲲说完也跟着鱼清潺朝前走去。

        墨故渊怔怔看着两人,这下倒有些摸不着头脑。

        “喂,还看啥呢,走吧。”羽涅一旁催促道。

        “可是......”

        “可是你妹啊,有时候见你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真是个木头脑袋。”羽涅一个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叹道。

        墨故渊蹙眉,不解看向羽涅。

        “先走,路上说。”

        墨故渊无奈,将当初那叶绿舟祭出,二人纵身一跃,朝下方坠去。

        沧海广袤无垠,海水深邃,有风盈盈。

        鱼清潺趴在栏栅之上,目送着那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尽头。

        北溟鲲不知何时又捧着一怀的小鱼干,在一旁有滋有味的吧唧嘴巴,脸色悠哉惬意。

        鱼清潺瞥了一眼,目光满是杀气,北溟鲲见状,紧张的咽了咽喉咙,慌忙道“我们在后面跟着便是。”

        “嗯?”

        “先前不是担心你的安危嘛,毕竟这次出了事,都是我们粗心大意造成,我知你担心那小子,有我在,放心,出不了什么大事。”北溟鲲拍着肚子保证道。

        “哼,谁担心了,那家伙一点也不把我放心上,我才懒得管他呢。”

        北溟鲲唯唯若若点了点头,心中却是鄙夷的不置可否,压根不信。先前还替那小子开脱,分明就是想趁机让我带你们一起过去,真当我胖成这样就是傻的么?北溟鲲心中暗自想道,不过他脸上是万万不敢表现出来。

        破军疾行,忽而一阵波涛席卷,破军缓缓在海面隐去船身,目标朝着墨故渊二人方向跟去。

        鱼清潺脸色一缓,双手环胸,眼里一丝温柔渐渐浮现。

        一一一一

        绿舟在沧海之上摇曳,两人端坐其中,不知时间。

        已至深夜,临近夏末的夜晚似乎极为酷热,仿佛在和一整个夏季依依不舍道别。

        海上无风,万籁俱静,苍穹亦是不见一点星光。

        墨故渊倚靠船头,呆呆望着漆黑的夜空发着呆,对面羽涅早已酣甜进入了梦乡。

        回想起白天羽涅和自己说的话语,墨故渊仍是久久难以释怀。

        “鱼姑娘当真也会挂念我的么......”墨故渊从未想过这个。只知自己从人界穿越至此,一身修为弱的可怜,放眼整个仙妖两界,自己又算得了什么呢。

        “可万一真如羽涅所说呢......”墨故渊左思右想,忽而脸色渐红,竟是情不自禁的笑了来。

        对面,羽涅忽然翻身咕哝了一句,吓的墨故渊赶紧闭上嘴巴,不敢有所动作。

        看着羽涅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好似任何事在他身上都不会有烦恼一般,墨故渊不禁有些羡慕。

        “这家伙明明就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偏偏自毁道行,忘却一切,真是看得开啊。”墨故渊看着羽涅,好笑想道。

        绿舟无需墨故渊驾行,自有牵引,朝着一处方向悠然漂浮而去。

        墨故渊撇去脑中杂乱念头,开始静心打坐修行。

        天上虽是无光,可海中却有不知名的生物在底下畅游,有些异兽常年久居海底,身体某处会带着一些光体,或是吸引其它鱼物为食,或是宣告领域。

        一圈涟漪在海面泛滥晕染,紧接着有更多的涟漪开始渐渐浮现,绿舟漂浮在上,也随着底下波澜渐渐摇晃。

        有一黑影从远处疾速奔来,早已醒来的墨故渊站起身,遥遥相望,蹙眉看着那袭在海面奔赴的身影。

        “这人好本事,居然不借任何外物,孤身一人踏海而行,速度还如此之快。”身旁,察觉到异样的羽涅也是醒了过来,此刻开口说道。

        “不错,我之前就已放开感知,这方圆百里之外都无任何岛屿,眼下此人独自踏海疾行,想必从很远的地方就已经开始了,这修为内力怕是不容小觑。”墨故渊点了点头,缓缓说道。

        “小心,他朝我们这边过来了。”羽涅一手摊开手中玉扇,轻摇惬意笑道。

        墨故渊不疑有假,与羽涅相顾站立,紧紧看着那人朝此方掠来。

        海面踏浪飞行的黑衣人一路穿来,亦是同样看见绿舟之上的墨故渊二人,目光一愣,倒是没想到这天昏地暗的海上还有两人在此。

        距离相近,速度之快,黑衣人并未有其他动作,只是从墨故渊不远处轻点疾行掠过,便再次朝前飞去。

        两方在中间汇合之时,纷纷对视,目光皆是不知所以,还有一丝丝的防备忌惮。

        “这...这就走了?”羽涅喃喃说道。

        墨故渊转首,目光追随那远去的黑衣人,点点头,道“许是沧海异人吧,刚才也并未对我们抱有敌意。”

        “无趣,还以为有热闹可以凑凑呢。”羽涅双手抱在脑后,耸耸肩有些无聊。

        忽然海面一阵波涛起伏,绿舟后方的海面下刹那布满红光,犹如一张血口朝前移动吞噬而来。

        “小心!”墨故渊惊呼一声。

        绿舟随波而起,直耸上浮。

        “我去,底下那啥玩意?”羽涅瞪大眼睛,吓了一跳。

        墨故渊撇过头朝下看去,只见海底满是一排排人身鱼尾的异兽,手持三叉戟朝上猛扑而来,红光正是从它们的兵器上散发出来。

        “这下够热闹了吧。”墨故渊晦气叹了一声,已是抽剑而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