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当影后穿成虐文女主
字:
关灯 护眼

第10章 天价手链

        《帝天》正式开拍。

        第一场戏拍的是女主慕清清和男主初识。顾清妍今天的戏份少之又少,只需要出来露个傻乎乎的脸就行。

        冉安言给她注册了一个微博账号,里面第一条就是转发《帝天》的官博,并配文:我会努力的!

        很官方。

        《帝天》的微博下面却是炸开了,尤其是定妆照一经发出后,底下夸的夸,黑也是真的黑。

        小泽喜欢吃糖:“这女主是谁啊?为什么能和我们家影帝拍戏?”

        陆璟一是当红影帝,梁岩在邀请他的时候就猜想到了会有这样的结果。

        底下接着就有人符合:

        园园不圆:“长的也很一般啊,到底是哪点和小说贴切了啊!”

        园园不圆:“还有雁灵羽的扮演者,很明显是整容脸啊,也不知道这些说她漂亮的人是不是眼睛有问题。”

        咕咕咕咕叫:“楼上的过分了啊,人家的形象还不贴合小说吗?你行你上啊,酸什么酸,不服憋着!”

        园园不圆:“我又没说你,你在这儿回怼个什么劲啊,怎么着,你是原著粉还是叶依依的粉丝啊?”

        咕咕咕咕叫:“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我看你才是柠檬精吧。”

        园园不圆:“脑子有泡就赶紧去治好吗!免得考不上大学怪别人影响你吃药了!”

        顾清妍看着这些评论哈哈的笑出了声,底下也有很多质疑她是不是整容脸的,她直接滑过去了。

        撕的最厉害的还数原著粉和陆璟一的粉丝,他出道这么多年,粉丝数量十分可观,双方一旦开骂,处处都是硝烟战场。

        秦桃看着她笑得这么欢,忍不住提醒道:“清妍姐,待会下一场戏是你的。”

        “好的。”顾清妍迅速收了手机,拿出了十二分的工作状态,看着自己的台词页面,通篇只有一句话:“六师姐,我又饿了。”

        被她对戏的六师姐就是戴思怡,她今天的戏份不少,正在抓着头皮背台词呢。

        顾清妍等得无聊了,就去片场走了一圈。

        正是女主和男主苍恒商量要剿灭魔族余党的一场戏,几十个穿着相差不大服装的人站在议事堂,男主苍恒坐在上面的主位,一双眼睛毫无感情,唯有在面对女主是会有稍许柔和。

        这也算是男主给女主独有一份的偏爱了。

        “诸位,你们可有什么想法?”

        慕清清柔柔的声音响起:“苍恒,我觉得我们不要太赶尽杀绝了……”

        话音刚落,外面跑进来一个浑身是血的少年,眼里带着明显的惊恐:“苍恒天君,救命啊!”

        苍恒看着他冒着黑气的伤敛了敛眉,“魔族?”

        “是,是魔族。”那人连忙把刚刚的经过都说了一边。

        原来他们是玉兰天君的座下弟子,奉天君命令下山办事,结果在苍蓝山遇到了一群黑衣人,二话不说上来就开打,不仅打死了他其他几个兄弟,还吸走了他们所有人身上的内力,他趁着那群人放松戒备时拼命的往苍恒山跑,这才捡回来了一条命。

        “卡!”

        梁岩看着镜头里叶依依茫然的神色,还算和气的说了句:“依依啊,你这个时候要表现出你的担忧知道吗,而不是傻呆呆的站着。”

        被点名的叶依依羞红了脸,连忙道歉:“对不起导演,我知道了。”

        梁岩无奈摆手:“重新来一条。”

        道具组和摄影组又重新开始工作。

        才刚开机一分钟——

        “卡!”

        “群演身上的血迹要干了,补一下妆。”

        “卡!”

        “你们打斗的时候要激烈一点,一个二个的没吃饭吗!”

        NG二十一次后,梁岩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你们一个二个的怎么回事啊,那么简单的镜头都做不好!”

        “让你们动作激烈一点激烈一点,软绵绵的你在当绣花针吗!”

        “还有你,我说了你要传达出你的眼神,眼神懂不懂啊!”

        其他被骂的人都低着头一言不发,唯一叶依依活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一样,一脸委屈的咬着牙。

        周围有看不下的人偷偷拿出手机记录,还有人现场磕起了瓜子。

        顾清妍忍不住摸了摸下巴,不由得想,如果她现在手里也有一把瓜子就好了。

        下一秒,一只白嫩的手伸了过来,手心里全是瓜子。

        顾清妍扭头诧异的看着瓜子来源的主人,没有拒绝的道理,“你不怕被人发现吗?”

        “怕什么?”她理直气壮的抬头挺胸:“吃东西是犯法的吗?”

        顾清妍:那倒不是。

        她打量着身边这个穿着红色剧服的美女,忽然就知道了她的身份,剧中玉兰天君女儿玉无涯的扮演者——霍无忧。

        原著中玉无涯行为乖戾,亦正亦邪,也是最讨厌女主的人,时常会怼的她哑口无言。

        她没想到霍无忧在片场也会这么的……放肆?

        尤其是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她还能若无其事的磕着瓜子,实乃一个奇人也。

        “唔,这女人就是叶依依?”

        顾清妍点头:“对啊,你不知道女主叫什么名字?”明显有些不相信。

        “我记住她干什么呀,又不是什么大腕。”霍无忧把瓜子皮放进了一边的口袋里,还很热情的伸过来让她也丢,看着那边哭凄的一张脸,她表现得很嫌弃:“我跟你说啊,姐姐我拍了这么多戏,就她给我的感觉是最不好的。”

        顾清妍听着她自来熟的话语,实在是没忍住提醒了一句:“你就不怕我是站在她那边的吗?”这姑娘怎么那么实诚呢。

        说完霍无忧还很认真的打量了她一番,随后摇头,“我觉得你不是。”接着很笃定的看着她,“毕竟你站她那边的话也不可能嗑瓜子磕的那么欢了。”

        顾清妍:“……”

        好有道理。

        那边梁岩导演火气被人劝下来了,他直接撤了叶依依今天全部的戏份,即使她的背后有沈竞川,他也实在是忍受不了演员的不敬业,这不仅耽误大家的时间,还耽误剧组的拍摄进度。

        霍无忧看戏看得正欢,忽然听到了导演在喊她的名字,吓得她一股脑的把瓜子塞到了顾清妍手里,顺便在衣服上擦了擦灰,冲她和善的一笑:“帮我拿一下。”

        顾清妍点头说好,转身就往叶依依离开的方向走了过去,准备去膈应她。

        “哎呀依依,你这是怎么了?”顾清妍早就把瓜子塞到了衣服口袋里,就着满手的灰去握她的手。

        叶依依看到是她,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但很快她又仰起了小脸,脸上有些勉强的笑,“我没事,你接下来没戏吗?”

        “当然有啊。”顾清妍说话间也在观察她的表情,“不过我不像你,我没有那么多台词的。”

        “台词太多了很难背吧。”她面带关切的问。

        叶依依不懂她是什么意思,也只好笑笑,“也还好,不是特别多。”

        “不多的话,你怎么能演得那么差劲呢。”顾清妍步步上前把她逼退,笑脸如花,“是你的能力不强对吗?”说完她又立马解释道:“哎呀我不是故意的,你可千万不要生气啊。”

        这副白莲花的样子可是她教给她的呢。

        “清妍,你这是什么意思?”叶依依脸色有些难看,更是不相信她会这样跟自己说话,以前的顾清妍不是性子如兔吗,无论他们怎么睡都很少发脾气,就算是发了脾气也会被沈竞川一个眼神吓住。这段时间以来,她发现顾清妍越来越奇怪了,就连沈竞川的目光也落到了她身上,这让她生出了危机感。

        “是因为竞川哥哥你才生气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就误会我们了,我和他是清白的,我们……”

        “够了。”顾清妍冷冷的打断她,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她一个字都没提到沈竞川,也不知道她的脑回路是怎么想的,“你和沈竞川是怎么样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们真的没有啊。”叶依依听她这么说,心里暗自窃喜,面上却一脸无辜的看着她,“你误会我了们。”

        顾清妍看着这张面带泪珠的脸,心里有无数次的想要把她的假面目撕开给别人看看,曾经的她就是用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夺走了她身边的人,如果不是被她骗过一次,她也不可能清醒过来。

        可现在不行,她还没有往云端上走,怎么能体会从云端跌落的绝望呢!

        她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坏的彻底。

        “我误会你们什么?”顾清妍抱着臂看她,“那你解释吧。”

        叶依依心下一凉,只是重复着一句话:“我真的没有,你误会我了。”她的字字句句情真意切,“那是竞川哥哥自己想要给我的,不是我硬要的。”

        “真的?”顾清妍似乎被她给说动了。

        叶依依见她表情有些松动,立马和他撇开关系:“真的,这些东西都是他自己要给我的,不是我想要的。”

        她重复了一遍:“所以这一切都是他的一厢情愿咯?”

        叶依依忙不迭地点头。

        下一秒,顾清妍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来,抓着她的手趁机把手心的脏东西擦在了她衣服上,满脸正直:“我相信你依依。”才怪。

        见她终于露出了微笑,叶依依悬起来的心也放了下去。

        送走了讨人厌的叶依依后,她这才拿出了别在腰上的录音笔,脑子里回想起曾经她的话被人恶意剪辑后传给了沈竞川,沈竞川直接断了给顾氏的资助,对她也是冷漠至极,连她大出血难产的时候,他想的都是抽她的血给叶依依。

        一想起那个猪狗不如的男人,她就气得心肝疼。

        恨不得拿刀杀了他们!

        但冷静下来后,她发现自己根本捍卫不了沈氏的权威,不过她也算是救了沈沂琛一命,等她有机会向沈竞川索命时,能用这个救命之恩换他不出手。

        她心里很清楚,只要沈沂琛不死,沈家家主的位置就落不到沈竞川手里!

        ……

        江市拍卖会,二楼的包厢中,沈沂琛冷漠的看着底下的拍卖,眼里没有一丝中意的表情。

        直到一条手链的出现。

        那是一条淡蓝色的钻石手链,在灯光下也散发着璀璨的星光。

        “这是来自西洛帝国皇后的首饰,有意者三千万竞拍。”

        一时间全场哗然。

        原本还挺有兴趣的蒋彦立马收回了自己的哈喇子,讪讪道:“算了算了,这是送女孩的,买了一条也送不转,到时候分手也不好让人家还。”

        沈沂琛沉默不言,举起了手里的号码牌。

        “四千万。”

        “五千万!”

        “五千万有没有加价的?”

        沈沂琛轻抬手。

        “八千万。”

        他直接把价格往上翻倍。

        一时间全程倒吸气的声音更大了。

        一边的蒋彦泪眼汪汪:“沈哥……”

        拍卖师忍不住激动的喊出声:“八千万,还有没有加价的?如果没有……”

        “一亿。”

        轻飘飘的声音从旁边的包厢里传出来。

        眼见差点好事将成的蒋彦气得想过去咬死他。

        沈沂琛沉稳如松,脸上的表情都未变一下,继续加价。

        “一亿两千万!”

        “还有没有人要加价的?”

        蒋彦在心里默念:希望没有希望没有,老天爷啊我拿十年,哦不,五年的寿命做交换。

        旁边包厢传来懒散的声音:“真贵,我不要了。”

        拍卖师见没人再加价,倒数三声后一锤定音。

        见交易成功,蒋彦瞬间感动的眼泪哗哗,不枉费他花了五年的寿命交换来的,他就要伸手过去拿:“沈哥,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沈沂琛一脸嫌弃瞥他:“滚远点。”

        “好勒。”他麻溜的退后到一边去了。

        当钻石手链送上来时,蒋彦激动的手抖,健步如飞的要扑过去时,被沈沂琛一脚踹在了屁股上,他嗷叫一声,紧紧的捂着自己被踢的地方,控诉的看着他,“干嘛呀沈哥,好痛。”

        沈沂琛一个眼神都懒得给他,接过手链打开看了一眼,蓝色的钻石光如同满天的星辰一样,光彩夺目。

        他几乎是在看到这手链的第一眼就脑补了顾清妍带着会是什么样子,所以他买下来了。

        蒋彦后知后觉的也反应过来了,感情人家是有要送的人,根本不是因为他们之间岌岌可危的熟料兄弟情!

        亏他还花了五年的寿命做交换,老天爷他后悔了!

        “沈爷,你这是要送给谁啊?”他搓着手一脸的八卦。

        沈沂琛懒散的扫了他一眼,高冷如斯:“关你屁事。”

        蒋彦:“……”

        他捂着嘴戏精的呜咽两声:“你变了,你再也不是那个不是人家烟火的沈爷了,你居然会说粗话,呜呜呜……”

        “闭嘴。”

        “喳!”

        蒋彦不敢在挑战他的底线,连忙把自己的嘴巴拉上了。

        不过他也很乐观,毕竟这条天价手链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等哪天出现在别人手上,那这谜底不就揭晓了吗。

        哈哈哈,他可真是个天才!

        沈沂琛余光看到无声笑得像个傻子的蒋彦,沉默了。

        头一次开始怀疑内心,他当初是怎么和这个傻子成为朋友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