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学

首页 晓拂尘
字:
关灯 护眼

第二十四章温柔可人

        二夫人感激涕零的说道:“多谢北容,”

        院外,

        管秋带着丫鬟架起杨晓拂往奴房方向走去,重伤在身的杨晓拂几次差点走不动道,但丫鬟们却依旧不管不顾,硬拖着她往前走,

        一路上不少来往的小厮与丫鬟们投来异样的眼光,让走在前头的管秋更加得意了。

        杨晓拂不知被她们架着走了多久,只觉得进了一个院内,而后又拐弯进了一间房,几名丫鬟将杨晓拂仍在了地上,

        伤口忽然一阵撞击般的疼让杨晓拂紧皱眉头,微微打开眼睛,刚要破口大骂时,管秋走进来说道:“杨晓拂,以后这儿就是你的房间了,今儿大夫人仁慈,准你在休息一天,明儿个一早便起床干活。”

        话音刚落,管秋身后便站着一位年纪与她相仿的妇人,看她打扮不像是普通丫鬟,那妇人上前抬手行礼道:“奴见过管秋姑姑。”

        管秋转身看了她一眼便对杨晓拂说道:“她是奴房里的掌事的,敬麽麽,她会教你怎么做好一个奴。”

        管秋的话语中看似平静祥和但是她那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早已经将杨晓拂踩在脚底下。

        还不等杨晓拂回话,管秋又转身对敬麽麽说道:“敬麽麽,大夫人的意思想必你已经领会到了,也就不必我多费口舌,总之一句话,不管是何人到了奴房,皆为平等对待。”

        敬麽麽低头回道:“是,请管秋姑姑放心,奴一定会教好杨晓拂。”

        管秋回头瞥了一眼杨晓拂后,嘴角轻轻上扬,转身离开。

        管秋离开后,站在一旁的四位丫鬟也跟在身后离开了狭小的房间。

        躺在地上的杨晓拂似乎还没有缓过神来,直愣愣的看着门外忙里忙外的丫鬟们。

        见她半天还没起来,敬麽麽开口说道:“杨晓拂,还躺在地上做什么?快起来。”

        看似老实本分的敬麽麽等管秋一走后便立即大声呵斥道。

        杨晓拂也是硬生生的被拉回了神,她强撑着身子站了起来,敬麽麽说道:“大夫人吩咐,你今天可以休息一天,待明日一早我便会过来吩咐你做事,若没有其他需要你就歇着吧。”

        说着,敬麽麽便转身离开,

        杨晓拂刚要说什么时,敬麽麽便将门关上了,

        她只得挪动着身子,走到一旁的小床上趴下,没想到自己居然倒霉到这种地步,不就是私自出府,顺带游了个泳嘛,居然打了自己一顿不说,还罚自己三年为奴,这什么破规矩,分明就是那个老妖婆仗势欺人,瞧见二夫人没家世,不得将军的宠爱才这般践踏自己。

        杨晓拂趴在床上,心里暗自抱怨道,想着自己当初在苏市时虽日子过得比较艰难,但也舒心,不至于现在这般,要看别人的脸色过日子不说,还要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着,

        “这特么就是命啊。”杨晓拂不想认输,哪怕是穿越到了这杨府为奴,她也一定不会就此妥协。

        忽然她想起来妈妈做的包子,那热乎乎的包子还放在她的背包里,直到出车祸之时,她还没尝一口,没想到再也没有机会了,

        下午的阳光照进昏暗的房间内,始狭小的房间有了一丝光亮,

        杨晓拂慢慢的沉浸在自己回忆里睡着了。

        内院内

        杨北容安慰好了二夫人后便来到了大夫人院子里,见她正在与其他夫人有说有笑的,杨北容也不好叨扰,正要转身离开时,被三夫人喊住。

        “大小姐,既然来了就一块儿坐下喝杯茶吧。”三夫人站起来说道。

        杨北容这才转身礼貌回道:“三娘。”

        大夫人与其他贵妇人们见到杨北容后便一副欣喜的模样,纷纷凑到杨北容的跟前问道:“天哪,这···这就是杨大将军的大小姐?长得这般倾国倾城,貌美如花?”

        贵妇们像是见着了仙女儿一般,不敢摸,却忍不住凑到跟前儿瞧着实在。

        杨北容微微行礼道:“杨北容见过各位夫人。”

        她那标致的脸上微微一笑,更像是融化了大家的心一般。

        坐在一旁的大夫人站起来笑道:“她正是我的小女,让大家见笑了。”

        一名贵妇连忙说道:“到底是杨家的大小姐,就是沉鱼落雁。”

        其他贵妇连忙附议点头。

        站在一旁的三夫人见杨北容脸上虽礼貌的笑着,但手上的绢子被她紧紧的捏在手上,分明是不喜欢被人这般瞧着。

        “各位夫人这般看着我们大小姐,我们大小姐怕是害羞了,且来这里吃口茶慢慢聊。”

        三夫人解围道。

        贵妇人们这才又转身回到了桌子上,杨北容称房里还有些女红未做完,这便要回去做了。

        得到大夫人的允许以后,杨北容扶着帘珠的手臂匆忙离开了院子。

        贵夫人们见着杨北容离开后,其中一位尚书夫人问道:“杨夫人,我来您府上吃茶聊天这么多回,怎的才第一次见着令女?”

        大夫人微微一笑说道:“小女不喜走动,平日里来我这前院也是要亲自请的,各位夫人自然不曾见过。”

        “我说呢,杨夫人您也真是的,这么好一闺女居然还藏着,我瞧着这大小姐正当妙龄,不知……杨夫人可否中意哪家公子?”

        尚书夫人挑着眉,一脸笑意的问道。

        只可惜自己生了几个闺女,没有生到儿子,不然若是攀上杨家这样的亲家也是三生有幸,祖上冒青烟。

        还不等大夫人回答,做在另一边的夫人连忙开口说道:“是啊,是啊,若谁能娶到您家的闺女,可真是洪福齐天。”

        说完,她扶了扶插在头上金支步摇接着说道:“只可惜啊,尚书夫人没有这个福气,不过我家儿子在帝宫当差,很是受夏帝器重,不知杨夫人觉得怎么样?”

        尚书夫人见她讽刺,刚刚还端着的笑脸立马僵硬,她道:“在器重也不过是个看宫门的,这帝宫的守卫皆为杨夫人的母家管束,你在这显摆不是让人瞧不起?”

        尚书夫人性子直,想到什么便说什么。

        见几位夫人发生了争执,大夫人倒是不忙慌着阻止,倒觉得很有趣。

        但这叽叽喳喳的吵起来,也着实坏了雅兴,她便开口岔开话题道:“今日都长夫人为何没有来吃茶?我还特意吩咐厨房做了她爱吃的桂花酥呢”